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三十七章 驰骋之风(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七章 驰骋之风(七)(1 / 1)

草丛微微摇晃,埃修将狼斧横在身前,谨慎地站起。对方正拿着一柄绘满花纹的短弓正对着他所处的位置,弓弦拉开,箭矢蓄势待发。由于趴伏的角度问题,埃修无从判断他发起突袭的位置,不过根据那些高频而致命的射击、以及对待那名诺多俘虏遗体的举止来看,此人应该也是东部大森林的一员,可他的瞳孔却如同黯淡的琉璃,折射出晦暗的棕——碧绿的瞳孔是诺多精灵与大陆人类区分最明显的性状,这反而让埃修有些拿不准对方的身份了——他面对的究竟是一位如假包换的诺多精灵,亦或者只是一名射艺高超且富有同情心的游侠?虽然此人会说诺多语,但又不是会说诺多语就是诺多人。诺多的文字很难掌握,但交流用的言语接触久了多少有所了解。据说银雾游侠团专门编写了诺多语的发音手册,要求所有正式成员都必须掌握——当然这都是在还未被白鹿堡的埃尔德雷德侯爵整肃前的轶事,现在的银雾游侠团只不过是一支萨里昂侯爵的私属部队;就近来说,埃修自己就能说一口流利的诺多语,而在迦图草原上,别看会通用语的迦图骑手简直如同珍稀动物可遇不可求,而会骂诺多脏话的迦图骑手却是一抓一大把——而且花样还不少。

“Jepassisas(我只是路过)”埃修试探地说,“Jem’envais.(这就离开)”

“oui?(是吗)”游侠拉紧的弓弦略微放松,箭簇低垂,指向地面,似乎相信了埃修的说辞,“Ilyaquelquechosesurtonépaule.(你肩膀上有什么东西)”

埃修下意识地朝自己肩膀上看了一眼。他视线甫一转移,劲烈的风声便袭至面前。埃修条件反射一般地偏过头,即便如此脸颊还是被箭头割开一道深及口腔的血痕,凉凉的晚风与温热的血液“咕噜咕噜”地漏进嘴里,埃修狠狠啐了一口,折腰躲开第二枚朝自己射过来的箭矢。在伤口愈合前,别说对发音要求极其严格的诺多语,埃修现在说不定都很难将通用语讲得利索。不过现在已经没有继续谈判的必要,埃修举起狼斧,将第三枚箭矢磕飞。他大步向前,冲向游侠。

“……”接连的三次射击收效甚微,这名目击者反应之机敏有些出乎游侠的预料,他飞身后退,伸手在腰间的箭袋一抹,八根羽箭跟随着他修长的手指掠出。游侠飞快地拉动弓弦,弓臂上的花纹随着他的动作闪灭,他一口气连发八箭,而那些花纹也闪灭八次——他拉弦的幅度并不大,可箭矢离弦而出时却快到只留下一道模糊的影。

埃修对此的感受最为直观,无论对方究竟是何身份,他的射艺显然远胜一般的诺多精灵,弓便是他手臂的延伸,而他一人就足以泼洒出箭雨,至于他手中的武器,想来是一把在潘德各地黑市都有价无市的诺多符印弓。迎着高速且强劲的箭矢向前并不轻松,埃修精细地挥动狼斧,以斧头将飞来的箭矢逐一撞至一旁。他每前进一步,箭矢的威胁也随之更进一步,有时候埃修不得不做出大幅度的规避动作。而且游侠也不是单纯地站在原地发箭,他在长河旁灵巧地游走,一边飞奔一边朝埃修泼洒箭矢。埃修不想贸然去抓箭回掷,诺多符印弓射出来的箭矢在这个距离下快到埃修没有把握去精确地捕捉,他若是伸手去尝试,唯一的结果就是在五指合拢之前箭矢就已经从手掌的罅隙间掠走。

但是埃修在等待。虽然诺多符印弓可以极大的减少拉弓时的体力消耗,但每一根射出去的箭矢都是实打实的,更何况为了压制埃修,游侠正以极高的频率控弦,有时弓上闪灭的符印都跟不上他的速度。游斗了一段时间后游侠缠在腰间的两壶箭筒都已见底,当他的手在腰间摸了个空时,埃修也终于如愿以偿地逼至了十步以内。不过这时埃修身上也是血迹斑斑,但大多都是较浅的伤口,转瞬间就结起了痂。

游侠并没有与埃修近身战的打算,虽然后者并未突破他箭矢的封锁,但过程中埃修所展现出来的惊人反应与力道控制无一不在暗示游侠他所面对的极有可能是一位白刃战宗师。他甩掉已成累赘的箭筒,将它们踢向埃修,继续后退。

被踢出去的箭筒追上了游侠,凶猛地撞击在他的胸口,而后散架。游侠一阵气血翻涌,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使得他失去了平衡,仰面倒地,另一个箭筒失去了目标,从他正上方飞过去,在身后的一株杉树上撞得粉碎,还给树干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凹陷。游侠勉强撑起身体,发现自己皮甲下的护心镜已经四分五裂。他漏算了,对方不仅仅是一个白刃战的宗师,就连投掷也是顶尖的好手,而击倒他的武器却是他亲自送上。游侠还想抵抗,他刚握紧短弓,然而狼斧已斩至面前,锋利的斧刃在离他鼻尖仅剩半寸时突兀静止,唯独风声烈烈。

“你要去哪?”脸颊上的伤口还未愈合完全,而且埃修也懒得继续用诺多语交流,“声东击西,手段不错。”

““Morituritesalutant!”游侠瞪着埃修,高喊一声,挺起身子朝斧刃撞过去。埃修并不想让此人莫名其妙地死在自己手里,迅速撤回狼斧,但是对方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他的反应,逼退埃修后迅速从鞋底摸出一截无柄的短刃,灵活地绕至埃修侧方,手中短刃扎向后腰。

这家伙或许真的是一位血统纯正的诺多精灵,脾气臭,性子硬,就是手段脏了一点。埃修一脚将短刃踢开,攥住游侠的手腕,将他自下而上提起,在空中甩了一百八十度以后狠狠掼在地上。这一下并不致命,但足以让人在短时间内丧失活动能力。埃修看到两片近乎透明的水晶薄片从对方眼眶里被震出来,瞳孔颜色也随之不复先前的灰暗,而是一片亮丽的碧色。

“有点意思。”埃修伸手在半空中截住那两片水晶,送到眼前端详,同时不忘踩住游侠的,“我还以为诺多精灵从不屑于掩饰自己的身份。”

一声弦响,埃修没有听到箭矢的破空声,但危机意识却迫使他立刻抬脚。一道扭曲的空气自他脚底掠过,长河旁的一簇草丛被割为两半。埃修慢慢的扭过头去,一个女人就站在不远处的小丘上,手里拿着一张长弓,弓臂被紧实的白布包裹着,弓弦仍在轻微地颤动不休,一种难以观测的波纹正随着抖动有节奏地扭曲周围的空气。女人的瞳孔呈现出黯淡的灰色,她居高临下地与埃修对视。“凡事总有例外,巴拉杜克阁下。而且你有一件事说的不对,伪装对于诺多精灵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尤其当这个手段有助于达成崇高的目的。现在,请您从我的护卫旁退开。Lève-toi,RiteDylan(站起来,人名)”

“Oui,madame.(是,女士。)”游侠——亦或者是诺多精灵捂着胸口艰难地起身,蹒跚地朝女人走去。埃修目送着这位在潘德语中名为“里泰迪兰”的诺多精灵渐行渐远,没有任何动作,甚至狼斧都安静地垂在身侧。原因无他,女人的身旁,还站着四名张弓搭箭的游侠,,弓臂上的符印正散发出亮银色的光芒。他们的瞳孔同样是一片晦暗的灰,想来眼眶中也有一对水晶薄片。

六位诺多精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