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三十五章 驰骋之风(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五章 驰骋之风(五)(1 / 1)

埃修伏在马背上狂奔。

数发抛射的箭矢落在他周围,埃修并不回头,只是从风声中异常的啸响去判断箭矢的轨迹,然后反手接住那些可能伤及马匹或者自己的羽箭。他掰下箭头,眼角的余光打量着从侧方迂回过来的迦图骑兵,刚锁定了一个目标,又是一波散乱的箭矢袭来。埃修不得不放弃了还击的打算,只是把身子在马背上压得更低了一些。胯下骏马密集而不规则的心跳声在他耳边如同狂乱的鼓点,马嘴嚼铁旁不停地翻涌出带血的口沫。他坐骑的体力已经达到极限了,随时可能一头栽倒。可身后迦图人的攻势依然紧凑如初。

这是埃修深入迦图地盘的第三天,他没能找到野马群,反倒是被一大批迦图骠骑兵从草原腹地撵了出来。

他一直在截杀迦图的马队——或者说迦图的马队总是在试图截杀埃修。为了留下可供问话的活口,埃修一直克制自己不肆意砍杀,为此放跑了不少眼力劲不错的迦图人。然而落到埃修手中的俘虏要么压根听不懂潘德通用语,要么听懂了,口音却烂得一塌糊涂,埃修甚至还听到了几个诺多精灵语里的单词——都是非常难听的脏话。如此对比下来,最初那个通用语说得磕磕巴巴的迦图骑手反而成了矮子里的大元帅。

埃修留了个心眼,动手前先开口喊上几句,看看谁听得懂并应声,但这个法子并不是屡试不爽,因为迦图人大多懒得勒住缰绳跟他废话,冲上来直接动手,于是埃修又得盲选。没等到他问出个所以然,附近的部落已经知道草原上来了个煞星,手中的战斧锋利得匪夷所思。

流言最后惊动了一名军阀,他出动了八十来名迦图骠骑追杀埃修。兴许是从漏网之鱼口中听说了埃修非凡的身手,而且也打算谨慎地对待,军阀专门为埃修“量身打造”了一套战术对策:不近身与埃修拼斗,八十骠骑组成口袋状的阵型,以有规律的箭矢齐射将埃修往南驱赶。埃修屡次变向,尝试突围,但都被骤然密集的箭雨射退。迦图人充分利用了己方坐骑脚力与体力的优势,游刃有余地把控与埃修之间的距离。而埃修也充分领教到了迦图人娴熟的弓马技术以及严明的纪律。如今游荡在草原上的迦图人当然不可能是多年前随奥萨入侵潘德的那一批,但是优良的军伍作风似乎作为传统保留了下来。

埃修已经被撵了整整四个小时,他倒是还能支撑,可他的骏马却已经没法继续负荷如此高强度的追逃战了。心跳声与血沫只不过是若干危险讯号中最为显著的,没过多久埃修便感觉到身下骏马一个骤然的趔趄,踉踉跄跄又踏出几步后便沉重地摔倒。埃修原本调整平衡快速翻滚起身,但他很快又改变了主意,只是握紧了狼斧,随着骏马一起倒地。

来吧,埃修维持着趴伏在地上的姿势,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失去了意识,但他其实早已浑身绷紧,默默地听着后方迦图人的马蹄声。如果对方以为大功告成,冒冒失失地靠近他——最好是那名发动围剿的军阀亲自上前——那么埃修敢保证,自己的斧刃绝对会将来者连人带马劈成两段。被迦图人当成猎物一般戏耍了那么久,埃修现在极其光火。

但是马蹄声突然静止了,而后是无数道尖锐的破空声——迦图人压根没有上前的打算,而是直接对埃修发动了齐射!

“!”埃修即刻单手撑地跳起,在自己变成筛子前狂奔出箭雨的范围,马蹄声紧随其后——追逐继续。迦图人很快震惊地发现这个开始徒步逃亡的猎物速度竟然不逊色于自己胯下的战马,口袋阵型差点就没兜住他,如果他们起步再慢那么几秒钟,埃修就要从口袋的边缘逃出去了;同时埃修也无奈地发现自己全力的奔跑依然没能摆脱这伙迦图骠骑。他其实还能进一步提速,但迦图草原地势平坦,全无掩体,除非埃修能一口气将距离拉开至目力所及的极限之外,不然还是不要无谓地浪费体力为妙。

迦图人一直将埃修追到萨里昂的边境才有所收敛。这里是那位臭名昭著的凯德伦男爵的领地,在他还是一名势力雄厚的无赖骑士头头时,曾经给陷入与帝国战争泥潭的萨里昂带去不少麻烦。后来归降于乌尔里克五世以后便被打发到拉里亚北边的勇盾堡,专门跟长河以北的迦图人与东部大森林的诺多精灵打交道。此后迦图与诺多两方便不情不愿地迎来了一个专门打秋风的搅局者。凯德伦本人也非常钻营,到手的迦图马匹与诺多货物一律上供,部分运至拉里亚,部分运至王城——当然免不了揩油,但即便是些微的油水也让他赚得盆满钵满,据说他自己还饲养了几名诺多女奴。

迦图人跟诺多精灵不是没找过凯德伦的麻烦,但是乔装打劫这种事凯德伦做起来简直得心应手,很难留下把柄,甚至一度引发了草原中两个部落的内讧。当然诺多精灵一般懒得收集证据,但凡有些许嫌疑就直接打上门来。而这时凯德伦却又搬出了拉里亚的救兵,教官贝克这尊超一流武者亲自坐镇——可想而知阿拉马公爵对这头长河的看门犬还是颇为器重的。诺多精灵虽然是天生的射手,但是在手持天穹之弓的号角骑士团总教官面前,依然有些不够看。诺多领主阿尔达利安在射艺的比拼中落败,还被迫剃成了与教官贝克一致的秃头,听说回到东部大森林以后便因为怒火攻心一命呜呼,他的独女接过了家族大权。此后无论是迦图人还是诺多精灵都尽量避免涉足长河南岸。

因此,在埃修游过了长河以后,迦图骠骑们便开始踌躇了。他们已经看出来埃修已经是强弩之末,在洇渡时不止一次地险些被暗流卷至河底。可南岸却是那只苍蝇的地盘,也许他的斥候早就得到了消息,大部队正等着他们过桥呢,自己这八十来人指不定还不够人家一口吃的。

“撤!”军阀一马鞭狠狠地抽在马屁股上,不甘地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