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三十一章 驰骋之风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一章 驰骋之风(1 / 1)

迦图草原一开始另有其名,王立学院中最古老的史料记载了它原本的名字“帕忒特卢那姆吕佛狄”(patetlunamreverti),意即“归月之原”。而它如今的名字“迦图”的发音甚至并不在潘德本土语言之列,其中游荡的迦图部落亦不是大陆的原住民,他们原本是奥萨入侵潘德时跟随的雇佣兵团,前身为巴可斯本土的游牧民族,奥萨看中了他们在马背上出众的战斗技巧,雇佣他们在远征军中担任骑兵先锋。然而随着奥萨趁巴可斯帝国内乱宣布独立,实现了从军事家到开国皇帝的转变,他的重心也逐渐从开疆辟土迁移至巩固君权,于是迦图骑兵那庞大的军费开支便成了累赘——这伙满脑子只有鲜血与荣誉的雇佣兵显然不适合收编,于是在奥萨的默许下,迦图人脱离了帝国的军团,在潘德大陆找到了一个与家乡相似的地域厮混——即与东部大森林接壤的广袤草原,回归到原始的氏族式结构中来。他们自然而然地从雇佣兵过渡回游牧民,毫不拖泥带水,毕竟无论是在战场上杀人还是在草原上放牧他们都得心应手。而随着迦图人的进驻,大草原也有了新的名字:迦图草原。潘德从此又有一块土地成为了侵略者的殖民地,而且沦陷得比南部地域还要彻底。唯一能让人感到安心的是迦图的部落之间并不是铁板一块,氏族各自拥立军阀,为了草场、水源、粮食还有女人混战不休。

潘德的商人们既畏惧迦图,又喜欢迦图。作为流寇,他们远远强过普通的马匪,军纪严明,会采取简单的战术,机动性无人能及,各国商队——尤其是与迦图草原毗邻的萨里昂与瑞文斯顿——都深受其扰。这片草原曾经是绝佳的走私通道与露天交易场,只要想方设法渡过拉里亚长河,之后便天高君王远,不受任何律法的掣肘,相比起来,地势险峻、猛兽盘踞的门德尔松山脉就很让人望而生畏了,更何况它还处于瑞文斯顿、萨里昂、菲尔兹威三国交界,哪怕走出了山脉也有随时被卷入战场的风险。可自从迦图人在草原中发展壮大以后,就连从拉里亚出发的商队都会尽量选择绕道门德尔松山脉,原因无他,因为迦图人的马实在太快了,前一刻他们或许才刚在地平线上露出行踪,但要不了多久他们便开始端起长矛在箭雨的掩护下朝商队冲刺。鲜有商队能够在被迦图劫掠部队盯上后还能安然无恙地穿过草原;然而迦图又绝非普通的流寇,他们不仅仅是天生的骑兵,在马匹配种方面也颇有心得,巴可斯帝国的纯血战马在与当地草原的野马杂交后生出来的混血战兽脚力强,耐力足,在马市上有价无市。因此各国商人们削尖了脑袋都想与迦图人打好关系,与一些相对“友好”的迦图部落进行贸易——第纳尔在迦图草原并不好使,真正能流通的“货币”只有淡水、粮食与有生育能力的女人。不过迦图人能够对外输出的特产远不只是战马,他们还是全潘德规模最大的诺多猎手。自从迦图人入驻草原以来,东部大森林永无宁日,诺多的巡逻队时常被深入森林的迦图袭击。若是想买一些诺多的艺术品做家居装饰,或是精良的诺多武器装备收藏,亦或者一个美丽娇嫩的诺多女精灵暖床,只要给出的粮食够分量,迦图人都会想法设法给你弄到手——虽然是无法无天的流寇,但他们意外地重诺。埃修此行虽然重点在于捕获马匹,但若是条件允许,他也希望能与草原上几个迦图部落打好关系。若是哪天埃修有财力组织起商队进行跨境贸易,冰流——迦图草原——长河这段道路必须要打通。跟全体迦图称兄道弟当然不现实,但给一两个军阀留下印象也足够——不一定非得是正面的,那往往需要付出大量财帛,只要够深刻就算是达成目的,而埃修很自信自己在让人印象深刻这方面很拿手。

越过艾瓦索德堡镇守的边境线,空气中渐渐弥漫起春天湿润的暖意,但迦图草原与北境比邻的边缘仍然处于迷雾山脉寒流的波及范围之中,放眼所及尽是一片灰白枯败之色,偶尔可见植被稀疏的荒地。不过随着埃修愈发深入,由北向南,自西而东,草原呈现出丰富而繁荣的渐变。到后来埃修也不清楚自己在草原中具体的位置,当他第一次勒住马蹄,回首望向来路的时候,迷雾山脉云遮雾绕的虚影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以外,而他置身于一片波涛汹涌的绿浪之中。

埃修停马其实并不是特意为了赏玩风景,一些迦图骑手不知何时盯上了他,跟在后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确认埃修孤身一人之后。见到埃修停下,他们大大咧咧地策马逼近,绕着埃修狂奔炫耀坐骑脚力,同时大呼小叫。不过这些骑手好像并不隶属于同一个氏族,见埃修没有脱逃的意图,他们随即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方,为首的两名骑手开始用难懂的语言争吵起来,也许是在争夺埃修的归属权。

埃修握住狼斧上的手稍微松开些许,静静地观察起这两伙迦图骑手。在他左前方的有七人,装备虽驳杂,但大体都还在轻装的范畴里,主要是各式各样的皮扎甲,主武器是长短不一的骑枪,马鞍旁别着短弓与无鞘的马刀;而埃修右手边的六人就有些奔放了,从布甲到铁甲五花八门,武器更不统一,甚至有人扛着沉重的大木槌,浑身上下都在诠释着“杂牌”为何物。为首的骑手在自己的皮甲外套了一对色泽暗沉的金属肩铠,埃修的目光才扫过去便立刻被吸引住了,那对肩甲的工艺实在太精美了,其上的纹理如同藤蔓与枝叶一般纠缠、延展,呈现出曼妙的图案,混杂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护具当中显得格格不入。

当埃修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对肩甲、揣测它的来历时,那两伙迦图骑手的争论终于得出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你,潘德猪!”那个肩甲极其精美的迦图骑兵用极其生硬的通用语对埃修说,“你的斧头、马匹还有衣物归我们,你的肉体——”他指向另外一方迦图人,“归他们!”

埃修看了那名骑兵一眼,盘算着自己从马背上跳过去后该从哪个角度挥砍才不会伤到那对肩甲。他并没有刻意地掩藏自己的意图——实际上,狼斧早在对方话音刚落时就举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