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三十章 雪之瞳(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章 雪之瞳(八)(1 / 1)

接下来的半个月埃修都分外忙碌,他将铁卫与龙骑士打散、混编进巡逻的民兵队伍里,萨拉曼、雷恩、多诺万各自带领一队,负责驱逐、肃清村庄周边盘踞的盗匪,剿匪持续了将近一周,成效显著,游荡在雪原上的强盗很快知道这座偏远的村庄不知何时来了位精干的领主,手下的兵虽然不多,但都是正儿八经的精锐,收拾他们这些乌合之众绰绰有余,于是纷纷躲进了密林之中。期间埃修也在刻意地帮助赫菲斯托以及其下属工匠在伊斯摩罗拉中建立话语权,粮食配给、司法纠纷、税务统筹等事务一应交给工匠长定夺,就连民兵在结束日常的训练与巡逻以后都要将武器统一交还至工匠营地。不过赫菲斯托对此很不满,在私底下对埃修大发光火:“现在还不到你当甩手领主的时候!分粮、算账这些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而且多少需要一些学术修养,帮了也就帮了。唯独司法这块你必须亲力亲为,武力只能够树立一时的威信,而公正的仲裁却可以使你被长久地拥护。”为此赫菲斯托不惜以罢工相要挟,埃修无奈收回了成命,每天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召开领主法庭——别看工匠长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实际上需要埃修仲裁的大多是鸡毛蒜皮的琐事,而且伊斯摩罗拉太多年没有领主了,陈年的破事积攒了一堆,好在村庄一直存在外患使得矛盾没有进一步激化,然而随着伊斯摩罗拉周边不再有强盗出没,这些矛盾又渐渐凸显出来。最让埃修头疼的一点是这里的村民跟强盗与迷雾山部落打了多年交道,举止亦有十足的匪气,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事实最终证明赫菲斯托不愿意经手村民纠纷是无比正确的,如果没有埃修这么一位绝对生猛的仲裁者在首席上镇着,每次领主法庭恐怕都会不可避免地演变成斗殴现场。埃修主持法庭时赫菲斯托来旁听了一次,他没有过多地干涉,只是在法庭结束以后对埃修的仲裁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其中有几句颇有分量:“……你需要编写一部作为参照的临时法典,有了准则之后仲裁起来很容易,而且也能有效地管束村民——王立学院内应该有专门研究律法的学者,找机会去咨询一下他们就行。”

埃修条件反射地想推脱出去:“这时候不应该找些有学术修养的人吗?你应该有所研究,要不——”

“必须是出自你手,哪怕从图书馆里抄一部现成的。”赫菲斯托打断了埃修,“这样哪怕日后村庄有了专门调解纷争的仲裁官,他的判决也依然以‘你亲自撰写’的法典为参照。”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埃修已经明白了工匠长的言外之意。

期间伊斯摩罗拉又遭遇了几次规模较小的灰潮,都是有惊无险地守下,横陈在村庄外的尸体则在一个夜晚意外地引来了大批饥饿的狼群。多诺万原本都已经组织好民兵准备应付狼群了,但是埃修却严令众人躲进石屋不得接战。一来狼群的攻击性与纪律性堪比预兆之狼率领的灰潮,二来驱赶狼群势必要消耗大量的火把,埃修与赫菲斯托——尤其是赫菲斯托——都不想将储量不多的木材浪费在这里。最终只有埃修一人留在外头。好在狼群大多都只是在村庄外挖刨尸体,只有一些不安分的雪狼循着活人的气味进了村庄,然后被埃修悄无声息地扼杀,没有惊动狼群——雪狼天性记仇,如果被这么大规模的狼群惦记上,伊斯摩罗拉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举步维艰。凌晨时分,狼群退走,村民们出来将被埃修解决的雪狼开膛剖腹。每家每户都分到了一串不少于十五斤的狼肉条。狼皮则被妥善地保存起来——擅长处理毛皮的“南冕座”工匠此刻应该还在温德霍姆选购鲸皮,在他们回来之前这些狼皮都没法成为商品。而那些外出的工匠也不可能自己找回伊斯摩罗拉,如何将他们接应过来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矩尺座”与“圆规座”两队工匠的工作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矩尺座”还好,他们已经规划出了一条相对安全的行商路线,直抵奥登堡辖区,只是极度缺乏开辟与维稳的部队;“圆规座”依照赫菲斯托先前的指引确定了几座矿脉的具体位置,盘踞在那里的盗匪倒好说,甚至不需要集结部队,埃修亲自跑几趟就能解决,只是矿脉位置离村庄太远,在密林太深,一时半会没法建立开采营地。赫菲斯托也不着急,打发工匠们干起了伐木的苦力。

很快迷雾山盗匪也很少“光顾”伊斯摩罗拉了,民兵部队的压力减缓了很多,村庄的事务也如埃修与赫菲斯托预计那样逐渐步入了自我运转的正规。趁着这难得的当口,埃修带着十个民兵沿着冰流返回至先前遭遇灰潮的地方,收割了大批还算完整的鼻子,连同此前剿匪的收获,在波因布鲁狠赚了一笔,一度榨干了黑矛骑士团的资金运转,达哈尔大尉不得不宣布赏金季提前中止。这笔第纳尔埃修除了用来采买赫菲斯托嘱咐的物资以外,其余全留着做伊斯摩罗拉日后发展的公共资金。

埃修也没忘记去王立学院的图书馆搜集了一些律法相关的文献,根据自己主持领主法庭的经验,半誊写半编撰地鼓捣出了一册临时的《伊斯摩罗拉律典》。这项工作比较耗时间,埃修因而在波因布鲁停留的时间稍微久了点,听到风声的布罗谢特立刻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目的很明确,就是来帮因为发赏金差点揭不开锅的黑矛骑士团止损。他先是以极不合理的价格逼迫埃修支付了文献的借阅费用,在此之前埃修从来没听说过去王立学院借书需要付钱。不过埃修还是就范了。理由也很简单:黑矛骑士团——亦或是王立学院——垄断了瑞文斯顿境内的渡鸦驯养,学者们培育出来的渡鸦远胜过骑着快马的信使,在一场战役举行之前,最先动起来的一定是腿上绑着征集令的渡鸦。而某位新晋的领主如果不想让自己在北境又瞎又聋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得罪王立学院为好。随后布罗谢特又在渡鸦的要价上狮子大开口,一口气让埃修将已经到手的赏金硬是又吐出来将近三分之一,姑且算是帮黑矛骑士团回了些血。不过吉格伍长听说了以后有些过意不去,私下里找到埃修承诺让告死天使小队做些事情。送上门来的免费雇佣兵岂有不要的道理——如是一来那些外出采买工匠返回领地的安全问题迎刃而解。

埃修带着民兵、资金与律典回到了伊斯摩罗拉,而后便开始准备前往迦图草原,他本来想多带点人手,但是赫菲斯托不让:“你溜可以,但别带着劳动力一起溜,敢带走一个人老子就罢工。”埃修当然不可能拗得过工匠长,因此他穿过凝霜桥的时候,身边只有一匹马,一柄斧,还有一大串用来牵引马群的缰绳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