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十八章 春之霾(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八章 春之霾(二)(1 / 1)

离开申得弗后,埃修原本打算在芬布雷平原上再度拜访一次伊凡勒斯子爵,尽管老人未必会给他正面的答复,但任何消极的反应都可能是微妙的讯息,哪怕是闭门不见也会为埃修留下推断的空间。然而芬布雷堡的位置偏离大路实在太远,那作为临时的护卫队长,埃修并不能随意离开队伍,更不能擅自将北境的王储带领至曾经质疑国王王位合法性的人面前,否则会招致极大的争议。埃修无奈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反而是普鲁托尔在穿越芬布雷平原的时候无意中提及到了伊凡勒斯子爵的坐骑“凛风”,埃修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尽管普鲁托尔为埃修难得的开口感到精细,但遗憾的是,他与伊凡勒斯子爵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想近距离地观摩一下那匹寿命极其悠长、单凭嘶鸣就能勒止群马的神骏。

才踏进芬布雷平原,埃修便碰上了几支打着苍云猎鹰旗的队伍,自然是隶属于伊凡勒斯家族的部队。他们与埃修共行了一段距离,直到接近亚历克西斯公爵的辖区才调头离去。在瑞恩近郊短暂地休整补给后,队伍便进入了瓦尔雪原。盗匪从这里开始显著地密集起来,佣兵也出没得愈发频繁,往往是每走出一段距离就有厮杀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雪坡后面传来。只要不是发生在眼皮底下,埃修并不会强行插手。然而在深入雪原的腹地以后,那些厮杀声反而消失了,雪原上一片空旷死寂的颜色。埃修一开始还不以为意,但当道路延伸至两道坡度陡峭的雪坡之间时,他才生出了警意。此处的地形简直是为了埋伏而设计的,雪坡后面是成林的龙牙松,能供一支规模不大的部队轻易地藏身,只要有充足的远程火力便能居高临下地发动打击,还有树木当天然的掩体。而又因为雪坡斜度很高,踏雪攀登颇有难度,因此受埋伏的一方只能在道路中受挨打的窝囊气。埃修与雷恩曾经在穿越此处的时候遭受过一波不像样的伏击,好在两人皆是轻骑,稍一提速便立刻将第一波来袭的箭雨甩在马后。然而当下队伍中大多是重甲的步兵,还有一辆负载沉重的马车,行军速度不堪入目。但埃修虽然有所警惕,但并不如何重视,寻常盗匪的箭矢,别说射穿正规部队的铠甲了,能不能在铠甲表面上留下划痕都存疑,因此埃修也只是收缩了队型,将铁卫聚拢在马车周围。

袭击来得出乎预料,没有任何讯号,纷乱的箭矢已经伴随着尖锐的破空声降临至马车的上空。众多披甲的人自雪坡顶端冒出,居高临下地朝埃修一行人射击。但护卫队的成员到底是格雷戈里四世旗下的精锐,在听到箭羽破空声的时候,不需要埃修指挥,铁卫与龙骑士已经自发地架起盾牌,立在马车所有可能的死角之前。拉车的驮马惨嘶一声倒下,而后那些备用的马匹也相继被射成刺猬——这伙伏兵分工明确,北坡的人负责朝马车射击压制卫队,南坡的人则射杀马匹。埃修并没有携带盾牌,他跳下马背,接连地腾挪,顺手从半空中抓了两根箭矢,找准机会反手回敬掷杀北坡上的两人。在他所处的位置被一波迅猛的箭雨覆盖前,埃修已经看清了两侧雪坡上伏兵井然的阵型,立即意识到这伙人绝非寻常的盗匪。

埃修一个飞扑,顺势从一具千疮百孔的战马尸体上抽出一面备用的盾牌,而后一路翻滚到马车边遮挡箭雨。密集而沉重的震感透过盾牌反馈到小臂上,埃修的臂膀都微微发抖。对方使用的弓弩出乎意料地强劲,一直都在对下方进行密集的压制,却不冲下雪坡肉搏。埃修绕着马车转了一圈,娴熟地转动盾牌接应其他人,同时也大致摸清了伏兵的规模:南北方向约莫各自盘踞了五十人,清一色披着轻盈链铠,装备重弩,他们面前的雪地上则是插满了弩匣。

“北境的勇士,跟随我冲锋!”普鲁托尔高喊一声,从车厢中跳出来,他已经换上了铁卫军的甲胄,左手持盾,右手握斧。他才一露头便招致了南北伏兵的集火,如果不是埃修见势不妙硬把他拽下马车,两边又有铁卫拼死来护,否则普鲁托尔极有可能要步那些骏马的后尘。

“这伙人纪律非常严明,战术执行力很高,不可能是瓦尔雪原上的盗匪,如果不是其他国家的正规军,那就是顶尖的佣兵部队。这是一波有预谋的、针对殿下的伏击。”埃修用两只手撑起盾牌,防御着来自正前方的箭矢,但是已经有箭头开始突破盾牌的夹层。

“您是超一流水准的武者,破局应该不难。”普鲁托尔转动着手里的短斧,他也知道这伙伏兵是冲着自己来的,原因无他,自他露面开始,箭矢基本就落在他的周围。

“杀光他们没有难度,”埃修回答,“但在这期间我无法护卫殿下周全。”

“哪里的话,爵士,”普鲁托尔笑笑,“有机会可以向学者们请教下战阵的知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极限的。而且王室卫队这种小场面见得多了。”他举起短斧,用力敲打着身后的马车,“北境的勇士们,结龟甲阵!”

一声令下,龙骑士与铁卫举着盾牌,以普鲁托尔为中心层层合拢,在密集的箭雨中组成了一个巨大而严密的堡垒。普鲁托尔有条不紊地下令,于是龟甲阵开始缓缓地朝北坡逼近,找了个相对平缓的坡度开始攀登,整个过程中,架起来的盾牌纹丝不乱,始终维持着规整的形状。“南坡就交给您了,爵士!”

箭雨“噼里啪啦”地砸落,“龟壳”虽然在冲击中剧烈地晃动,却始终没被撬开丝毫的缝隙,每一步都前进得极为坚实与强硬。护卫队逐渐接近了北坡的伏兵,对方并不打算跟他们短兵相接,开始有序地后退,但盾阵适时打开,若干柄短战斧旋转着掷出,立时将伏兵打了个措手不及,而还没等他们还以颜色,盾阵便及时合拢,继续逼近。伏兵中不知道是谁怪叫了一句:“草,忘了‘苍龙隐手’还能这么用!”

苍龙隐手!

就跟龙骑士团在国立骑士团中是个异类一般,龙骑士们的骑士隐手在诸多大名鼎鼎的骑士团隐手中也有“别致”的名气。并不是什么做工精良,杀伤力强悍的利器,就是一柄短小精悍的战斧,甚至都没如何开刃,用来当伐木斧都嫌迟钝。跟菲尔兹威良好工艺打造的飞斧不同,由于短战斧的斧柄由沉重的龙牙松木材制成,斧头的金属分量又不足,因此重心非常靠后,并不适合投掷,但是凭借其重量,就算隔着铠甲也能砸得人气血翻涌,短兵接战前一通乱扔倒也能有效地干扰敌人。虽说名义上是骑士团的隐手,却在瑞文斯顿的军团中大规模地配备,倒也是符合龙骑士团不受瓦利德斯宪章约束、特立独行的作风。这一轮飞斧并没有对伏兵造成有效的杀伤,但却延缓了他们的步伐,还没来得及重整阵型,一个人影已经越过龟甲阵跳上了北坡,手中形制狰狞的战斧大开大合地砍杀。

龟甲阵散开,普鲁托尔目瞪口呆地注视如同虎入羊群般的埃修,转头看向南坡,那里已经成了惨烈的屠宰场,满地都是支离的躯体,大部分人连佩剑都还没来得及拔出就被埃修凶狠地一斧两断。那柄狼斧锋锐得匪夷所思,因此埃修的杀戮也高效得匪夷所思。普鲁托尔终于亲身见识到超一流武者这个名号究竟承载着何等程度的暴力。埃修一斧头就斩翻了面前的三个人,有些佣兵反应比较快,直接端起重弩对准埃修击发,然而斧刃准确地自箭头中间切过将箭杆箭羽一分为二,而后毫不停留地将重弩连同握持的手臂斩断。剩下的伏兵解散阵型四下奔逃,却被埃修从后面追上一斧一个干净利落地砍倒,有几个漏网之鱼没跑出多远距离也被徒手掷出的弩矢从后脑贯穿眉心。而当埃修将狼斧别回腰间,沉默地返回普鲁托尔面前时,呼吸甚至平稳得像是才进行过一场悠闲的散步。

“人们都说超一流武者是被神明赐福的战士,我现在已经有些相信了。”普鲁托尔敬畏地说,举起手朝埃修致以军礼,龙骑士与铁卫们同样如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