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十二章 春之雷(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二章 春之雷(六)(1 / 1)

“不能以您的名义中止,哪怕这一方法最为有效。”威廉将军紧紧盯着场下仍在鏖战的两人,“到目前为止,凛鸦竞技场十连战的内幕知者寥寥。但在我与瑟坦达相继登场后,就算戴着面具,恐怕也有很多心思活泛的贵族猜出了我俩的身份。若是在大庭广众下以国王的名义叫停他们,只会进一步坐实他们的怀疑。您目前还是竞技场唯一的金主,可一旦流言传开,势必会有不少领主想要分一杯羹,而且竞技场难免会流失很多挑战者,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观众的热情。在知道凛鸦竞技场守擂的阵容如此豪华以后,很多佣兵都会望而却步。”

“威廉,你真的很不一样。北境很多贵族都看不起你,认为你跟那些迷雾山里的蛮子没什么区别,可他们会有你这样清晰的思路吗?除了非议与诽谤之外再无别的长处。”格雷戈里四世由衷地赞叹,“如果不是高地部落更需要你这样睿智的领袖,而且战场上也不可能缺少你这样勇猛的战士,我真想让你担任瑞文斯顿的内务大臣。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用武力强行分开他们?瑟坦达可是超一流的武者,能跟他旗鼓相当的,想必不会差到哪去——什么时候超一流武者这么廉价了?先是院长推荐了一个疑似超一流的巴兰杜克,没多久又冒出来一个。”

“陛下,超一流武者的评判并不是基于他个人的武力,而是看他战绩彪炳到了何种的程度。潘德所有超一流武者都有过以一己之力逆转战局的记录。您的弟弟之所以是超一流武者,是因为当年他以一己之力截断了萨里昂军队的补给线,又将老布伦努斯派出来的援军击溃,最后萨里昂人因为寒冷与饥饿而被迫从凛鸦城下撤军。据说他至少宰了四百个萨里昂人。一方面是他卓越的战斗技巧使然,另一方面则是他那匪夷所思的耐力——就算是四百头温顺的绵羊,让一名屠夫去宰都会累到瘫痪。而这,就是一流与超一流之间的差距了。在战场上,我最高的斩首数目是三十六,而无论是瑟坦达还是道格拉斯,若是没有另一名超一流武者去牵制他们的话,杀敌的数量只会数倍于我,因为他们能够长久地在前线停留而不需休息。我一开始还跟那名挑战者缠斗了二十分钟,但我很快就感到了疲劳,直到现在双臂还犹如灌铅那般沉重。那人的体力消耗并不会比我少,却依然能在瑟坦达的攻势下坚守,甚至反扑。当初在申得弗竞技场,瑟坦达与道格拉斯可是足足激战了一个小时。”威廉将军仍旧在关注场地内的战况,瑟坦达已经逐渐放开了手脚,以厮杀的态度去应对埃修的攻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非但没有放缓攻守的频率给自身争取喘息的时间,反而愈发地激进奔放,不断地给对方制造新的伤势,却始终没有一人能够占据明显的上风,局面一时间陷入了一个微妙却又血腥的平衡。

“那么该怎么办?”格雷戈里四世问,“按照一名超一流武者只能由另一名超一流武者制衡的说法,那么我们只能快马加鞭去申得弗请道格拉斯了——说不定还要顺带请动天琴圣地的圣女,毕竟铁熊只对她言听计从。”

“陛下,现在不是开玩笑的好时候。”威廉将军说。

“我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格雷戈里四世微笑着说,“威廉你肯定已经有了计划,只是在等合适的时机,不然你早就应该催促我派出前往申得弗的信使了。”

“正是如此,陛下。”威廉将军回答,“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一旦中止这场比斗,胜负该怎么算?”

“第十场算和局,给他前九场的奖金,就当成给我们又一位新男爵的发展资金了。”格雷戈里四世大手一挥,“接下来你全权处理,只要保证下面的那两个人来见我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

“如您的旨意,陛下。”威廉将军敬了个别扭的军礼,转身离开包厢。他找到竞技场的负责人,劈头就问:“你前段时间从银湖镇招募了一些佣兵来帮助守擂,其中有一个人被你安排到了第八关,很能打吗?”

“非常能打!”负责人肯定地说,“铁卫中队长也不及他。”

“叫他来见我。”

阿德萨斯来得很快,他朝威廉将军微微躬身:“早就听说过带领高地部落投奔瑞文斯顿的威廉酋长,见了面觉得一如传闻中那般精明干练。”

“你说风凉话的本事也不比那些贵族差,佣兵。”威廉将军面无表情,“你准备一下,待会跟着我把场上那两个人分开。”

“介入到两名超一流武者之间的战斗可不在我合约的内容中,”阿德萨斯双手环胸,懒洋洋地靠在墙上,“你得另外加钱。”

“五百金龙。”

“成交,您可真是个慷慨的雇主。”阿德萨斯直起身子,“那么直到场上的那两人分开之前,请随意差遣我,威廉酋长。”

埃修与瑟坦达的恶战仍在继续,但是前者已经先一步露出了疲态,毕竟他经历过了九连战,精力与体力都不如后者那般充沛,尽管还未步入下风,但攻势的衔接已经不如先前那般紧密凶猛,瑟坦达立刻抓住机会开始反击。但这时两人身侧却刮起了劲烈的风,如长桌一般宽阔的铁片朝两人中间劈斩过来,如果埃修与瑟坦达不立刻分开的话,那么他们的手臂便会被立时截断。两人的注意力在这时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偏移,阿德萨斯与威廉将军立刻各自闪到埃修与瑟坦达身后,死死地擒抱住两人。

“够了,瑟坦达,国王有令,立刻中止!”威廉将军低喝,瑟坦达虽然战至酣处,但终究没有失了分寸,很快便停了手;另一边阿德萨斯却没那么顺利,他才架住埃修的肩膀,埃修立刻原地起跳,强行往后栽倒顶翻阿德萨斯。“还不快来帮忙?我跟他可不像你们这么熟,说停就停!”阿德萨斯大喊,埃修在他的钳制下并不安分,一边激烈地扭动一边往身后使出强劲的肘击,敲得他五脏六腑一阵气血翻涌。威廉与瑟坦达一拥而上,好不容易地按住了埃修的手脚,止住了他的挣扎。观众席上已经是一片哗然,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是第十一关?”三人都听出了埃修语气中低沉的怒意,而后他的胸膛急剧地起伏,呼吸声狂潮一般澎湃!他本已被制服,却在须臾之间爆发出更加狂野的力量,威廉将军与瑟坦达大惊,各自往手上加了力道,但阿德萨斯却倒了霉,他本来就不以蛮力见长,埃修猝然发力后最先挣脱了他的钳制。埃修支起上身,刚想对另外两人饱以老拳时,他的肚子响亮地“咕噜”了一声,那被压榨出来的怪力骤然消失。埃修向后仰倒在地,有气无力地咒骂了一声,不再挣扎。

“比赛被勒令中止,国王陛下担心你们两人打下去会出事。第十场算你们平手,前面九场的奖金依然发给你。”威廉将军长出一口气,而后狠狠剜了一眼站在场地边缘的负责人,做了个隐蔽的手势:上来圆场,全然不理会负责人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让一名超一流武者来守擂,真是大手笔。”埃修吃力地站起来,“那就带我过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