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六章 春之歌(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章 春之歌(六)(1 / 1)

黑色的十字架在埃修面前旋转,最后无声地静止。剑锋般修长的尾端笔直地正对着他,凹陷的纹路深深地在冷硬的生铁中蜿蜒,等待着鲜血注入并填满其中的每一条缝隙。埃修僵硬地伸出手盖住十字架,却始终生不出拿起的力气,仿佛被它牢牢吸附在桌面上。他抬起头,视线艰难地在长桌上跋涉,最后终于抵达坐在尽头的伊凡勒斯子爵:

“布罗谢特跟您说了多少?”

“很有限,只有你那被神祇所赋予的身份,与血十字誓约对你绝无仅有、强而有效的约束力——就算是神的使者,在潘德也做不到随心所欲,为所欲为。”老人平静地说,“我很高兴知道这件事。”

“那子爵想要我做什么呢?再发一次对瑞文斯顿永远忠诚的誓言?要我助力格雷戈里四世一统潘德?”埃修的声音冷峻起来,

“格雷戈里家族用了将近一百年时间,也没能将自己的统治范围扩张出北境一步——不仅仅是瑞文斯顿,旧潘德帝国分裂以来,君主们只会守着他们那些枭雄般的父辈在血与火中打拼下来的基业。巴兰杜克先生,你凭什么以为你的加入就能打破相互掣肘的五国间那微妙的平衡?而且请你放心,我并不会要求你去践行一个北境绝大部分贵族从未真心遵循过的誓言,只是需要你倾尽全力去保护一个人的周全。”

“我有拒绝的权力吗?”埃修问。

“你当然有,我并不像布罗谢特院长那般对你有救命之恩。”老人回答,“但你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过,虽然我已经是边缘人,在圆桌会议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一个听众,但芬布雷平原的伊凡勒斯家族仍然有足够的能力去刁难一名新晋的男爵,让他在北境寸步难行——实际上,他受封伊斯摩罗拉就是出于我的意见。他会发现他征召入伍的正规军都是一些好吃懒做的下等**;各个市镇的军械库会一直卡着他的供给,将他的优先级放在名单的末尾,并且会不断地有人插队;领主们举行宴会时他不会收到任何一封邀请函。但那个男爵其实原本有机会得到伊凡勒斯家族的全力支持——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支援各种物资,但是可以为他雇佣建设领地最需要的工匠,而他不需要为此支付任何一个第纳尔;同时他还能以最低廉的价格获得最优质的军械,他的私人武装精锐程度直逼瑞文斯顿守护者当中的铁卫军;而国王举办的盛宴中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邀请函上他的名字将由亚历克西斯公爵亲笔撰写。而这名男爵甚至不需要为北境付出什么,他只需要许下一个承诺,承诺他会倾尽全力去保护某人。”

埃修沉默不语,伊凡勒斯子爵既是在威逼也是在利诱,那些要挟他无法承担,那些利好他难以拒绝,可若要逐一实现,那在北境需要何等滔天的权势!莫非长桌的那一头仍然是龙与猎鹰共同翱翔的时代,而埃修与老人隔着岁月的天堑。还是说在经历了政变、降爵、孤立等一系列挫折之后,这位北境硕果仅存的长者依然能够与瑞恩的亚历克西斯公爵分庭抗礼?不,也许两者的关系并非是明面上表示出来的那样势不两立,埃修敏锐地注意到了老人话语中的某个微妙的细节,但他一时间听不出具体的言外之意。

“……保护谁?”埃修问。

“普鲁托尔。”伊凡勒斯子爵缓缓说,“姓氏无关紧要,全北境只有一个人叫这个名字,你到时便会知道他是谁。”

“我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做他的保镖,也不可能服侍他到寿终正寝,更不会为此将自己置于险地。”

“我并没有让你去做他的近侍,而且我也只要求你倾尽全力,并没有让你不惜一切。至于中止的期限,”

“那我如何去尽这保护的义务?”

“我把判断的自由交给你。当时机来临时,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伊凡勒斯子爵说,他站起身,沿着长桌走向埃修,将一柄亮银色的鹰首短刀放在他的面前,“那么,下定决心吧,准爵。还有一条路给你选,”伊凡勒斯子爵最后说,“那就是在最近的港口坐船离开,永远不要出现在瑞文斯顿。”

漫长的静默之后,埃修抬起手,以短刀划开自己的食指,将血珠滴到黑色十字架的左端:“我之鲜血,誓之枷锁,命之桎梏。”

老人接过短刀,如法炮制,将自己的血珠滴落到十字架的右端。他低声重复了一遍誓言,两人的鲜血开始沿着互相缠绕的纹理汇聚至中央,绘出迷离繁复的图案,如同千百道锁链扭曲交错。暗红的血在填满修长的凹槽后,又逐渐被黑色的生铁所吞没,只折射出一丝隐约的光泽。

““你可以走了,准爵。”伊凡勒斯子爵收起短刀与十字架,“雷恩会负责将第一批工匠护送到伊斯摩罗拉,他也是我们之间协议的一部分。”

“您还让他监视我?”

“并非如此。北境已经没有别的地方能够容纳一只猎鹰了——就算是我这里也不能。而且实际上,”伊凡勒斯子爵犹豫片刻,“我是希望你能够帮我约束他。我已经很老了,既没有耐心,也没有信心去对年轻人进行说教了。他们不会理解我的想法,我也很难认同他们的理念。”

“我以为他是你的人。”

“我在北境还有什么人呢?”老人的话语中透出巨大的悲凉,“你好自为之吧,准爵。”

埃修转过身,朝大门走去,老人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最后给你一个忠告,如果实在缺少运转的资金,北方有迷雾山脉,南边是迦图草原,尽管危险,但也潜藏着巨大的财富。千万千万,不要去寻求阿拉里克公爵的帮助——哪怕他主动提出来也要回绝。现在北境的大部分贵族几乎都在财政方面依附于申得弗,我并不希望你融入这个病态的圈子,也许你初期起步会很顺利,但往后会处处受人掣肘。阿拉里克公爵虽然在债务方面一向宽容,但也许将来哪天你会发现他会在人情一项上放下恐怖的高利贷,到那时,如何偿还已经由不得你做主了。”

埃修转过头,他看到伊凡勒斯子爵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餐厅内,手中把玩着那柄鹰首的短刀,雪亮的刀锋在老人枯枝般干瘪的手指间灵巧而活泼地翻飞、跳动,他低着头,并未看埃修一眼。阳光照射进来,明媚的光线中老人的身影是如此的孤寂,让人想起路边一株冷僻的、几乎要被积雪压断的龙牙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