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八二章 癫狂余韵(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八二章 癫狂余韵(六)(1 / 1)

埃修的脚终于触到了实地。

他此前一直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漂流,如同一截即将朽坏的圆木,意识在沉浮之间一片一片地剥离、下沉,又在黑暗的最深处重组,最后……回到了这里。

头顶是一片惨白的天空,悬挂着一轮漆黑的太阳,深渊般的颜色将距离感完全地吞噬了,仿佛极远又仿佛极近。周围是林立的石柱,以森严的序列排布,有如严整的军队在广袤的地面上铺开,于视线的尽头与惨白的天际交接。

埃修知道自己在哪了,他缓缓转身。

一尊秩序女神尤诺米亚的塑像伫立在埃修前方不远处,没被雕刻出五官的脸无声地“凝视”着他。一头通体雪白的山猫卑微地匍匐在雕像的脚下,讨好地舔舐着秩序女神粗粝的足尖。这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猛兽,体型比起埃修在瓦尔雪原上遭遇的那头巨狼还要健硕,两根暴突的雪亮獠牙自上颚探出,寒芒闪耀如剑,不难想象这对利齿刺入猎物身体时是何等的残忍情景。然而这头猛兽此刻却乖巧地如同家宠,身姿压到最低,肚皮连同四肢完全地与地面相贴合。它皮毛凌乱,鼻青脸肿,眼眶开裂,似乎曾被人骑在身上饱以老拳。

埃修掌心一沉,他突然意识到那柄缴获自沃夫伯格的战斧正被他握在手中。莫名的力量驱使着埃修的双脚,他不由自主地朝秩序女神像走去。山猫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自发为埃修腾出了空间。

埃修在神像面前站定,战斧将他的手举起,悬停在秩序女神左手天平的上方。埃修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松开——

哐当!

战斧沉重地落地,斧柄在坠落时仿佛要从他的掌心中撕下一块皮肉。埃修一个激灵,睁开了眼。

他全身包裹在暗红色的泥茧当中,埃修慢慢挣动手脚,泥茧随着他的动作破裂,碎片“窸窸窣窣”地脱落,最后彻底崩解。埃修翻身下床,险些栽倒在地,踉跄了一下后才艰难稳住脚跟。他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肢体此刻仿佛不属于他。埃修扶着床慢慢踱了几圈才勉强消除掉那种难以言喻的生疏感。他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地面与墙壁皆是用相同材质的石砖制成,砖头缝隙组成的纹路单调而乏味,唯独那扇大开的木门稍微为这阴沉的空间添了些许颜色。埃修的掌心仍旧火辣辣地疼着,他将右手举到面前端详,深红色的血迹几乎覆盖了整张手掌,斧柄坠落时顺带撕掉了一大片凝结的血。埃修将战斧捡起,小心翼翼地跨出房门。石室外的走道上,燃烧的火炬沿着阶梯一路往上,下方的阶梯则遁入无法洞见的黑暗中。埃修犹豫了几秒,沿着火光的指引拾级而上,穿过一道门后,视野豁然开朗,一座座城塞般的书架立在面前,几乎要与天花板齐平,夹板之间都密不透风地摆满了书籍。书架旁旁边放着梯子方便攀爬取阅,不过周边空无一人,大概是因为门前拉起一条封锁带的缘故。

埃修跨过封锁带,在书架与书架间穿行,当他跨过第二条封锁带后,便看见了不少穿着灰布长袍的学者,从书架旁取下一本书,或是站在原地翻看,或是就近寻一把椅子坐下细读;有学者取了梯子去取高处的典籍,同样有需求的人便在梯子下方耐心等待,上下间尽然有序;偶尔有学者匆匆地与埃修擦肩而过,朝他看了一眼便不做理会。埃修意识到自己接近全裸,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跟一个莽汉无异,手中的那柄战斧更是让他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埃修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要早点离开,途中他甚至与露西安娜打了个照面,不过她完全没注意到埃修,只顾着把脸埋进一本厚重的古老书籍中。她完全不看脚下的路,却丝毫不担心磕碰到桌椅,明显已经是对这里的陈设烂熟于心。

埃修逆着人流的方向穿过长廊,随后便进入了礼堂,走到礼堂大门前,埃修微微失神,站在门外力抗灰潮仿佛只发生在不久前,现在是什么时候?他又在床上躺了多久?埃修正在胡思乱想,有人推开了礼堂大门,达姆士手中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浓汤,两人视线相接,都愣了一下。

“倒也省了我一番功夫,把这碗汤喝了。有点烫,本来走到你那温度正好。”达姆士将大碗递到埃修面前,埃修接过来,慢慢地喝着。“想必你已经见识过王立学院的图书馆了,院长提前打了招呼,说若是有个只穿着短裤提着大斧的猛男出现在图书馆里,该干嘛干嘛。”埃修沉默地听着。浓汤品不出什么滋味,不知道用什么食材烹煮的,确实有些烫,但对埃修来说并无所谓,在肠胃适应了温度以后埃修吞咽的动作便迅猛起来,喉结大幅度地滚动,直到碗底朝天,才递还给达姆士。达姆士接过碗:“院长让你醒了以后去他的居所找他,如果他现在不在的话就在那里等候。你认路吧?”

埃修点点头,走出礼堂。达姆士看着他离开院子,长出一口气,这半个月来一直都是他负责照看昏迷不醒的埃修,甚至没有医仆帮手。好在埃修的身体情况比较让他省心,食物从来都是只进不出,不然在那密闭的环境里处理排泄物真是一种折磨。尽管达姆士也并未因此耽误学院里的事务,但肩头总归是少了一个担子,他也可以在图书馆里好好逗留一会了,他先前看上了一本介绍大漠植物的大部头,心痒很久了。达姆士招了招手,一名医仆跑过来从他手中接过碗。达姆士一身清爽地前往礼堂后的图书馆,半路上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给埃修准备一套衣服。

不过……应该没问题吧?这个时间段正是课时,没多少人会在学院中走动,应该不会引发什么没必要的骚乱。

院长居所的门虚掩着,埃修在门前犹豫了一会,推开走了进去。屋内没人,埃修在书桌前坐下,安静地等待起来。这间小庐不大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小床,一张书桌,以及两面书架。书桌上除了墨水与羽毛笔之外,就是堆叠起来的手稿,书架上也没有书籍排列,只有一摞又一摞并未装订成册的厚重稿纸。埃修的目光在书桌上扫过,被一张素描吸引了视线。对象正是他手中的狼斧,画师的笔触精细,甚至连斧柄周身斑驳的血迹也通过交替的黑白色块完美地还原,连同埃修紧紧握持斧柄的那只手也画了进去,皮层下弓弦般紧绷的青筋棱角分明地保留在羊皮纸上。埃修慢慢阅读地着素描旁的文字:“由埃修·巴兰杜克缴获自第三代预兆之狼,疑为初代预兆之狼所持之狼斧,经由铁匠之手重铸。”后面有一行极小的备注“并非阿齐兹手笔,工艺风格不似潘德之属,更迥异于梅腾海姆。”羊皮纸的下半部分又附了一张旧斧的原图,跟埃修曾经持有的乌尔维特之证那般粗犷,却又极具古奥的威严,狼斧旁同样有一行文字,“收藏于瑞恩,后失窃,已确定落入北境异端手中。”

“院长,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费斯德纳?”门外有人在交谈。

“费斯德纳有你没你又没区别,也不会少收半个第纳尔的税,还是说你突然愿意打理封地里的内政了?”

“我宁可去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破事,也比在王立学院当个教授好,更何况那个小姑娘只对知识感兴趣,院长就不要强人所难了吧。”

“你以为我不知道?”布罗谢特说,“露娜学习的劲头太猛了,动辄就熬夜。我担心她的身子骨扛不住。波因布鲁不同伊索斯,没有侍女一天到晚照看。”

“好吧,那您的想法是?”

“晚上抽出点时间锻炼锻炼她,让她累到没有精力熬夜,只能睡觉。先规范作息以后再慢慢加强训练力度。”

“啊?这起码得三个月往上吧?万一期间边境有了战事怎么办?”

“别闹了,萨里昂跟帝国此前分别在卡林德恩平原与达夏大漠吃了好大一个败仗,菲尔兹威那边似乎又在闹内讧,而你觉得我们瑞文斯顿在跟迷雾山部落死磕完后,还有余力去四处出击吗?别说三个月了,半年之内谁动刀兵谁欠收拾。”

说话间,伊丝黛尔跟布罗谢特跨进门槛,前者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书桌后的埃修,她一个箭步拦在布罗谢特身前,“你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