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六五章 癫狂终焉(九)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六五章 癫狂终焉(九)(1 / 1)

凄厉的号角声划破晦暗的夜幕,并不如何安稳的睡眠垮塌了,雷恩惊醒过来,有那么短短的几秒钟他被身上冰冷的盔甲压得动弹不得,就连呼吸也很艰难。帐篷里一片黑暗,沉甸甸地压迫眼皮。号角仍在响着,雷恩下意识地将手伸到枕头后摸索,直到坚硬的剑柄温和地与他的掌心相贴合。他握紧了剑柄,用力将长剑抽了出来,剑刃与剑鞘的摩擦声振聋发聩,睡意被碾得稀碎。雷恩窜出帐篷,四下张望。死寂的夜色仍旧盘踞在波因布鲁中,但确实有些微的晨光从乌云之中透出来,将被火光所割据的视野勉强地牵连起来。天确实亮了,但又仿佛从未亮过,昼夜在波因布鲁已是一个永恒模糊的概念。

有两个人正对坐在篝火旁,一个人正垂头打鼾,雷恩能依稀地辨认出那是萨拉曼。他有些意外,他跟萨拉曼认识的时间很短,但这名诚恳而忠实的达夏汉子给他留下了相当可靠的印象——他并不是那种在守夜时会睡过去的人。另一人则背对着雷恩,后背的轮廓浸泡在浓郁的暗中,看不真切。他应该是察觉到了雷恩审视而警惕的目光,缓缓转过头来。他的整张脸都是朦胧的,只有眼神亮得仿佛晨星。两人视线对上的时候雷恩有一刹那的失神,那一瞬他以为朝自己看过来的是他故去的导师,里奥德雷爵士。雷恩对那了然而通透的目光再熟悉不过也再亲切不过,他总能在那道目光温和的注视下受到激励。只是那目光并非里奥德雷爵士的专属。雷恩第一次见到伊凡勒斯子爵时,那名曾经被称为北境柱石——现在依然也是的老人有着与里奥德雷爵士相同的眼神。这两位猎鹰骑士是同时代、同高度的人物,先后担任猎鹰骑士团的总教官。两人的命运虽在第一次龙狮战役后有所不同,路途却同样坎坷,他们的目光自然相似得理所当然。但此时此刻他们都不可能出现在波因布鲁。

“你好,雷恩。”那人说。通过声音,雷恩终于认出了他。是埃修。难怪萨拉曼会在篝火旁打鼾,想来应该是埃修接替了他守夜的岗位。雷恩慢慢地走到埃修身边,这时候萨拉曼终于茫然地抬起头,他打了个响亮的哈欠,四下寻找着号角声的源头:“什么情况?”

“这是预警号兼集结号,迷雾山大军有所动静,但现在还没表现出攻城的意图。”雷恩一边聆听号角节奏的变化,一边注视着埃修的侧脸。仅仅只是经历了一夜,这个面相年轻的强悍佣兵突然间就沧桑起来。但很快雷恩又觉察出些许不同,他的导师,乃至于伊凡勒斯子爵都是因为苍老而沧桑,过往的岁月通过细密深刻的皱纹铭刻在脸上,因而他们的注视总附带着时光的厚度。但埃修却不然,他年富力强,所以他眼神中的重量同时来自于生命热烈的朝气与深沉长彻的思虑,也许他只是因为坎坷的经历而沧桑——就跟雷恩自己一样。本应矛盾的气质在他的目光间和谐地共存。他沉静地坐在火堆旁,火光将他映衬得庄严如雕像。他自然而然地就承担起主心骨一般的角色,不动声色地解除了雷恩临时指挥的职务。“去把安森叫起来。”他说。

一队黑矛骑士在他们身边列队站定,吉格伍长站在队伍的最前列,他是来迎接他们——或者是他们当中的某一个人。吉格先看了眼埃修,而后目光落到雷恩身上。雷恩犹豫了一下,低声对埃修说:“守备长官已经指定我担任吉格伍长的副手。”基亚重伤,埃修失踪的那段时间里,兰马洛克原本是指定肯瑞科担任吉格的副手,不过吉格极其不情愿——他对于萨里昂人的成见并不会比兰马洛克更少。他强烈要求兰马洛克更换人选,于是雷恩便莫名其妙地被推了出来他心里隐约明白这大概是因为兰马洛克在那次战场搏击中认出了他使用的“猎鹰隐手”,兴许是想顺水推舟卖伊凡勒斯子爵一个人情。不过这就不是雷恩所关心的了,他与吉格举行了一次潦草的作战会议,吉格一开始并不是很待见雷恩,但在知道他是由伊凡勒斯子爵亲自指定给埃修的联络官以后态度便有所好转。而雷恩随后也表现出了让吉格肃然起敬的战术素养。他帮助吉格敲定了守军的阵型与编队,重新调整了几名关键战力在城墙上的站位。如果说先前吉格的布置是在西门糊了一张纸,那么雷恩毫无疑问是以铁皮重新加固了一遍。只不过雷恩也知道如果不是埃修消失了整整一夜,这个职位应当属于他——这跟战术素养无关,纯粹是因为他够强。

“是吗?”埃修的语气中听不出起伏,他的注意力似乎完全不在这里,“那我就听你指挥了。”而后他也压低了声音,“你没把安森放到最前线吧?”

“没有。”雷恩回答,“他跟萨拉曼都在预备队里,我跟你在第一梯队。”

“很好。”埃修点了点头,抓起长弓背在身上,“那守城时我会服从你的指挥。现在出发吗?”

“这并非由我来决定。”雷恩瞥见萨拉曼将睡眼惺忪的安森从帐篷中拽出来。除了被布罗谢特扣在王立学院养伤兼软禁的基亚以外,剩下的人已经悉数到齐,这支早已残缺的队伍已经整顿完毕。他朝吉格点点头,拇指用力划过双眉。

“出发!”吉格还礼。他将埃修几人并入他的队伍,朝西门前进,经过肯瑞科的营地时,肯瑞科也带着侠义骑士加入进来。地狱修女赫然在列,她戴着一副踱银的金属面具,腰间挂满了无鞘的黑键。吉格警惕地扫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站到队伍的最后方。

号角声戛然而止,便可后再度断断续续地响起,每一声的间隔都短促而尖锐。吉格立刻加快了脚步,一行人匆匆穿过内瓮城。医仆已经在达姆士的指挥下忙活起来,他们在巨大的坩埚间穿梭,将雪水倾倒进容器中,然后开始点火,角落中风干的燃血甘草与干净的绷带成捆成捆地堆放在一起。白须垂腰的老人环抱着双臂注视着他们走过。当埃修走过他身边时,两人的视线在目光中无声地交汇。

“布罗谢特院长——官,”吉格的舌头别扭地拐了个弯,“西门守军已经集结完毕。”

“好好打。”布罗谢特说,“手推车都准备好了吗?”

吉格用力点头:“应长官的要求,已经准备完毕——虽然我并不觉得会有使用的机会,那些蛮子不可能踏上波因布鲁的城墙!”

“希望如此。”布罗谢特漫不经心地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