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六三章 癫狂终焉(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六三章 癫狂终焉(七)(1 / 1)

埃修收起弓,扩张的意识须臾间聚拢回身体,曾经将每一寸细节向他敞开的北境逐渐被黑色的迷雾再次笼罩。他又站在了北瓮城的城墙上,被禁锢在躯壳的囚笼中,耳聋,目盲,虚弱。回归后的短时间内埃修的一举一动都让他自己感到魂不守舍的陌生。埃修花了一段时间才重新适应——巨人的视界让人迷恋却也让人心悸,可那睥睨的高度并不属于他,埃修只是凭借着乌尔维特之证才被容许站立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当他坠落回自己凡人的身躯时,便不由自主地承受了坠落的冲击,灵魂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触痛,而虚幻的痛觉却真实地反馈给了身体。埃修重重地跪倒在地,拄着长弓喘息,坚毅如他也在这突如其来的痛楚面前被迫使发出低沉的呻吟。之前俯仰北境的快感依然如同迷幻剂一样萦绕在他的脑海中。埃修很努力地去抵抗再次将弓张开的诱惑,好在他最终成功了。

埃修重新站起来,发现特蕾莎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开——也许是在他与巨人对话的时候便离去的,她并没有留下来去问麦尔德雷究竟如何,似乎她知道只要埃修松开弦,那名异端的主祭便必然会被狂暴的乱流剐碎,就跟雪原上那头巨狼的下场一样。埃修跟巡逻到北瓮城上的卫兵讨了根火把,走下城墙。返回驻地的道路更加安静,埃修一个人的脚步声枯燥而单调。兰马洛克分配给他的营地中原本有十多张帐篷,但现在只剩下五张立着。埃修带到波因布鲁的佣兵本就不多,上午的攻城战已经将他在银湖镇招募的人手打空了;下午基亚更是受了重伤,生死未卜。唯一还有战斗力的只剩下萨拉曼、安森与雷恩——如果安森也算战斗力的话。安森与雷恩已经睡下了,萨拉曼正在守夜。见到埃修回来,萨拉曼惊喜而热情地拥抱了他,这个来自达夏的汉子从来不会克制自己的情感。埃修注意到萨拉曼双臂的袖口下都缠着厚厚的绷带——他受的伤大概也不轻。

“头儿你回去休息吧。”

“不用,我还不困。”埃修摇摇头。

“那也好,咱俩一起守夜。”萨拉曼说,“一个人守夜很无聊,有个伴就好多了。要不是城外大军压境,说不定咱俩还能喝两杯,马车里还有几小桶从银湖镇带过来的上品麦酒——哦,忘了头儿您不喝酒。”他讪讪地笑了。两人在火堆旁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埃修想知道基亚的情况,但是萨拉曼也说不上来,只说他正在王立学院中接受学者的治疗。很快两人就无话可谈了,只能取了些狼肉条来烤,然后百无聊赖地坐在火堆旁听木柴“噼噼啪啪”地燃烧。萨拉曼的注意力一直在往埃修手中的乌尔维特之证上飘,但他却克制着一直没有去过问。没过多久,埃修就听到萨拉曼打起了轻微的鼾声——血战与守夜让他已经疲倦到了极致,但还是撑到了埃修回来。

埃修倒没什么倦意,他煮了一锅雪水,将剩下的狼肉条全部扔进锅里,又将兰马洛克输给他的干粮取了几份,坐在火堆旁慢慢咀嚼起来。他安静而快速地将足够两名壮汉吃一整天的食物扫得干干净净,而后抬头仰望漆黑的天穹,等待着第一缕晨光穿透乌云。他知道,今天过后,他与预兆之狼就该为了获得命运的垂青而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惨烈厮杀,将有一人踏上宿命的终焉,而另一人则得以苟延残喘,直到下一场仲裁来临。

乌尔维特之证在埃修手边轻微地振动,埃修却不想理会它。他闭上眼,很多人的脸庞在他脑海中闪现,老酒鬼、杰诺、萨拉曼、杰弗里、施耐德、但丁、基亚、特蕾莎——这张脸在他的脑海中定格了很久,旭日与冻原交错着闪现。最后他在漫长的时光中逆流而上,兜兜转转间又回到了雅诺斯巷陌间的老宅,老巴兰杜克背对着年纪尚小的埃修,喝着劣质的麦酒;而小埃修背对着埃修,看着老巴兰杜克喝酒。雅诺斯的阳光照射进来,老酒鬼阿拉里克·冯·布洛赫躺在阴暗的角落,被空的酒坛所围着,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父亲……”埃修闭着眼睛,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您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战死,还是为了预言之子战死呢?”

……

瓦尔雪原。

瑟坦达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将长矛从一名熊爪狂战士的胸腔中拔出,左臂的鸢盾横扫出去,将一名骑着骏马冲上来的迷雾山战士连人带马砸翻到雪地上。在对方爬起来之前,瑟坦达用鸢盾沉重而锋锐的底端磕碎了他的脑壳。他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周围的劫掠大军依然来势汹汹,狂澜般不可一世,但他们军队一般严整的气势与魄力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方式垮塌下去。他刚冲入灰潮时遭到了强而有力的阻击,那些迷雾山战士们明知道不是他的一合之敌但仍会在毅然用自己的身躯拦住他的枪尖,在生命消逝的前一瞬发动悍戾的反击。这种冷酷而血腥的搏命打法极大地延缓了他前进的步伐。瑟坦达进,则会添一道伤口;退,则那名迷雾山战士倒下后的空缺则会立刻被填补上。然而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人用这种以命换命的,瑟坦达毫不费力地凿穿了他们的阵线,顺利地与伊丝黛尔汇合。

“伊丝黛尔,你没事吧!”瑟坦达高喊。他在听说伊丝黛尔只是稍作休整便再次投入前线后便强烈要求出战,格雷戈里四世拦他不住,只得由着他去。

女骑士已经杀得性起,一身铠甲都被鲜血染红。她全然没有理会瑟坦达的呼唤,带着自己的护卫队再次与涌上来的灰潮碰撞在一起,瑟坦达想跟在她身旁,却悻悻地发现卫队的阵型将女骑士保护得很紧密,并没有留给自己站在伊丝黛尔身旁的空间,他也不好意思硬挤进去,只能站在一旁协助进攻。他一人杀戮的效率也仅比他们略微逊色,一行人在劫掠大军中高歌猛进,很快抵达了灰潮的腹地。乍一看迷雾山的大军在这支小部队的进攻下溃败,但伊丝黛尔与瑟坦达都很清楚这与他们完全无关,应该说是他们借着溃败才得以如此深入。一路杀来他们看到雪地上横陈着很多异教徒的尸体,甚至还能看到死亡骑士小队被熊爪狂战士围攻,原先这两支精锐给瑞文斯顿的军队造成了极大的伤亡,现在却开始彼此厮杀。

是内讧了吗?瑟坦达还在惊讶,却听到了宝黛丝在惊呼:

“天哪,那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