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五六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五六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十)(1 / 2)

埃修曾经孤身猎杀成群结队的雪狼,但就算是当中最强壮的头狼在这头巨狼面前也会显得既孱弱又卑微,直觉告诉他这只野兽只会比狼群更加难以应付。人性与兽性在它身上完美地共存,摇荡出庄严而神圣的谐律。巨狼自乌云之下的黑暗走进月光笼罩的范围,并未高调宣示自己的出现,然而仅是投射眼神便展示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以致于埃修与特蕾莎都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它不怀好意的目光,随后便是它本身。

手杖的震动愈发强烈,似乎随时会有什么东西从木的桎梏中脱出。埃修几乎快要扶不住它了,他将身体的重心全部挪到左脚,站稳后松开右手,任藤蔓垂下将手杖吊在半空中。可就在这时原本缠得很紧的藤蔓从埃修的手腕上滑落,手杖直直坠入雪地,离开埃修的手心后它便立刻安静下来,浑然便是一截毫无生气的木头。埃修讶异地看向手杖,随后他明白了手杖的“意图”: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埃修走神的那一瞬,巨狼动了起来。它的动作奇快,爆发力更是强悍得匪夷所思,发力的那一瞬它所站立的雪地飞扬炸裂。巨狼在雪地上狂奔,四足拨出重重雪雾,在身后形成飘渺而离散的烟尘。巨狼第一时间找上了埃修,埃修侧过身体张开双臂抱住它的脖子,想要将巨狼扼翻在地。然而巨狼灵巧地扭动起来,油亮的皮毛在埃修的手臂间柔顺地滑动,它轻松地自埃修的钳制中窜了出去。埃修伸手扯住巨狼的尾巴,手腕一翻将其绞住。他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发力拽断,巨狼却在这时转过头,朝埃修脸上喷了一口腥臭的空气。它的嘴里尽是尸体腐烂的味道,埃修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险些窒息过去。海纳法被迫中止,巨狼一个甩尾将埃修抽倒。它转头咬向特蕾莎,后者翻身规避,顺势一个猛子扎下河,再冒出来时她手中已经拿回了黑键。特蕾莎窜上河岸,奋力将黑键刺入巨狼的咽喉。巨狼的肌肉瞬间绷紧,将刀刃死死地卡在脖颈之间。黑键再难寸进,特蕾莎刚想抽身后退时,巨大的狼首自上而下将她拍倒在地。巨狼踏住特蕾莎,低头咬向她的咽喉。

一柄手杖砸在巨狼的脑袋上,砸歪了它的嘴,连带着它小山般的身躯都一个踉跄。巨狼眼中流露出明显的痛意,转过头惊疑不定地盯着那根倒飞回埃修手中的木棍。

那股恶臭仍然在埃修的脑海中盘旋着,在感官中带起一片混乱的连锁反应。他甚至都没有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只是在看到特蕾莎陷入险境后他不假思索地找了个离手边最近的东西砸了过去——所幸身旁的雪地上插着一根木棍,不然埃修就只能捏雪球了。好在卓有成效,但巨狼仍旧踩着特蕾莎。埃修晕乎乎地接过手杖,一种异样的违和感在他心中升起,似乎有人在心里告诉他:这么用并不合适。

那应该这么用?埃修左手握住手杖的中段,右手自然而然地扯开藤蔓,像是拉开一张弓的弓弦。手杖的两端大幅度地弯曲,与藤蔓形成了一个饱满而完整的圆。

对了,就是这么用。

手杖的深处传来一声裂响,一张完整的长弓自木头与藤蔓的碎片之间脱出。它形貌原始,外表简陋,没有任何多余的雕镂与装饰,却自带浑然天成的威严。无形的力量驱动着埃修的手臂,他澎湃地吸入汹涌的空气,进一步地发力将弓弦扩张到极致,那一刻盛大恢弘的幻象在他身旁铺展,仿佛一幅笔触森冷残酷的画卷:绵延的山脉在地平线上缓缓坍塌,白骨堆积成新的山脉;遍体鳞伤的苍龙倒在自己的血泊中,瞳孔中的光如同摇曳的烛火渐渐熄灭;猎鹰自天空坠落,紧闭的鹰喙中渗出漆黑的血;乌鸦与秃鹫盘旋在它们的尸体上空,鸣叫声欢快而贪婪。幻象一瞬即逝,埃修重新回到雪原,他感觉到无形的气流在弓弦与弓背之间汇聚,又在月光下折射出朦胧的实体——那赫然是一根修长的“箭矢”!

交给你了。

它就交给你了。

它就暂时交给你了。

它是什么东西?

它是我的证明。

你又是谁?

我名为——乌尔维特,射手与狩猎之神!

男人的声音如同浩荡的洪钟,埃修浑浑噩噩地松开手,复位的弓弦发出一声激越的铮鸣,气流汇聚而成的箭矢带着狂啸声激射而出。巨狼毫不犹豫地转身狂奔,四足再度扬起雪雾,想要离得越远越好,然而箭矢须臾之间便追上了它,将它魁梧的身躯淹没在锋利的乱流中。

巨狼的动作定格了,无数道深刻的血痕自皮毛下绽出,仿佛那一瞬千百把刀剑加身,将它斩切得支离破碎。巨大的血口缓缓地自巨狼的咽喉裂开,它的头颅坠落,身躯轰然倒地。

埃修拄着长弓,无力地跪倒在雪地中,剧烈地喘息。他很想干呕,但却没有吐出来任何东西。那一箭不仅仅将他所剩不多的体力粗暴地榨取干净,顺带也将他的右臂割得鲜血淋漓,个别地方甚至可以见到森森的白骨。过了好一会埃修才能勉强地起身,他慢慢地走到特蕾莎身边,伸手将她搀起,特蕾莎这次再没挣扎——她也已经精疲力竭。“你到底是谁?”特蕾莎看着他问。

“大概……是预言之子吧。”埃修耸了耸肩,很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语气竟然是如此地随意,也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但是有一点是再清楚不过的:是他主动抓起了手杖砸了过去,也是他主动扯开了藤蔓。他做出了选择,并不后悔。哪怕时光回溯上无数次,那张长弓都注定会在他手中解放。

其实感觉也并不是那么差。埃修默默地想。“走吧。”他说。

特蕾莎沉默地点头,她刚想迈步,却朝前扑倒在地,连带着埃修也跟着一起倒下。两人摔倒在一起,脸贴得极近。埃修看到特蕾莎青白的脸上挂满了凝固的冰晶,微弱而冰凉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她先前为了取回黑键又跳下了河,这让她的体温进一步降低。埃修犹豫了一下,张开双臂抱住了特蕾莎。

“放开!”特蕾莎试图推开埃修,但她实在没有力气了,只能用力咬住埃修的喉咙。她的牙齿也是冰凉的。

“得罪。”埃修忍着疼说,他开始澎湃地吐息。但这次并不是为了积蓄力量,只是反复地让巨量的空气进出肺部。他的体温逐渐升高,如同一座全力运转的风炉。热量通过两人紧贴的躯体传递,冰晶逐渐融化。在热量面前特蕾莎的身体略显羞怯地瑟缩,但是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便又贴紧了埃修。

“咦,格里夫,你刚才去哪啦?”冻原开裂,特蕾莎松开了嘴,抬头时灿烂的笑颜展露在埃修面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