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五零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五零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四)(1 / 1)

特蕾莎听到了基亚的提醒,也听到了逼近的马蹄声与头顶急坠的风声,但她仍旧无动于衷,只是紧紧地抱住基亚,然而下一秒,死亡骑士持剑的右手便齐腕而断,手甲与臂铠的联结处呈现光滑的断面,鲜血在她的上方泼洒成一大片腥红的雾。特蕾莎收起黑键,安静地注视着基亚年轻的,被血污浸染的脸,断臂的痛楚在他昏迷过去的刹那定格在脸上,几乎撕裂了他原本还算好看的五官。左肩的断口仍在汩汩地流血,特蕾莎抚平了基亚的脸,小心地在伤口周围按压起来。埃修与肯瑞科不分先后地冲到特蕾莎附近,但是却又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战士敏锐的本能让他们在此时的特蕾莎身上觉察到了巨大的、不分敌我的危险,像是海燕预感到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伤口出血量渐小,特蕾莎撕下自己的衣角包扎起来,捡起一旁的断臂放置到基亚胸前。她跪在基亚身边,双手合十,那些混乱的呢喃逐渐归于平整,整座战场都听见了她的声音:

“我们在天上的第一主神/愿人人都尊秩序的名为圣/愿你的天平与剑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赐我们秩序/救我们脱离混乱的苦厄/消灭我们的敌人/如消灭你的敌人/因为公正、仲裁、统治/全是你的/直到永远,Amen。

那是秩序教派的主祷文,字里行间充斥着无上的虔诚,在潘德帝国最辉煌时从南至北无人不会完整地背诵,哪怕是在如今信仰以国度分庭抗礼的年代,这段祷文也因其磅礴大气而被其他教派不断地套用格式。但是特蕾莎每一个音节都会刻意地停顿一下,于是这段主祷文的语气便显得既空洞又暗诡,完全背离了以神之名真挚祈愿的主旨,反而更像是一个屡次向神求助,却始终无法被救赎的灵魂在地狱深处发出来的麻木而绝望的祷告——亦或者是诅咒。厮杀在一起的男人们短暂地放缓了手上的动作,齐齐将目光投射向那名跪在雪地上向秩序女神祈祷的农妇。她周围的雪地是一片湿漉漉的血红色,仿佛那就是禁忌的异典中所记载的血池。

祷告完毕,特蕾莎缓缓起身,十二支小巧的黑键依次自袖口中滑出,在手上如屏风般展开。她踏出“血池”,步入战场,而后无声地用空寂的目光扫视,任何被她目光所触及的男人都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特蕾莎……”肯瑞科咽下一口冰凉的唾沫,“你没事——”他话语的尾音被劲烈的风声截断了,黑蛇自他的头颅旁窜过,将一名死亡骑士从马背上射翻下来。特蕾莎巧妙地利用了肯瑞科的身体作为遮挡,使得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动作,再想反应时已经迟了,黑蛇已经钻进了他的喉咙。肯瑞科僵在原地,这时候特蕾莎已经掠过他的身边,径直扑向另外一名死亡骑士!

黑蛇在凛风中接连展露獠牙,不断将死亡骑士咬下战马,特蕾莎远不止在投掷,她还在像野兽一般凶猛地扑杀!她在短时间内展示出了匪夷所思的爆发力,一名冲锋的死亡骑士跟她错身而过,特蕾莎几乎是同步转身,赫然是在三步之内追上了奔马!她握着一支黑键直接窜上马背,从后面揽住死亡骑士的脖子,将黑键从对方铠甲的缝隙间捅进去,然后大力地划拉。那名死亡骑士竟是在铠甲的保护下被特蕾莎强硬地肢解了!血液自断裂的大动脉中喷射,溅满了她的假面。特蕾莎毫不在意地跳下马背,继续奔向她的下一个猎物。投矛袭来,特蕾莎将两柄黑键在手中挥舞成交错的银光,死亡骑士的投矛丝毫没能让她的步伐慢下半分。

北瓮城的城墙上,达哈尔大尉震惊地看着那名突然开始暴走的农妇,那飞舞的黑键简直就是再明显不过的标签:“地狱修女……特蕾莎?”他转头看向兰马洛克,“你早知道了?”

兰马洛克沉重地点头,他的左手握紧了弓,右手下意识地去扶箭筒,手指反复地抚过其中每根箭的箭羽。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那毕竟是以疯名闻名于潘德的地狱修女,容不得他不谨慎。

“趁现在让回收小队撤回来!迟则生变!”达哈尔说。特蕾莎杀人的手法让他们这些见惯了血腥场面的老兵都难以接受。达哈尔大尉亲眼看着一名死亡骑士驱马撞向特蕾莎,那人大概是不堪引颈待戮,想拼死一搏。然而特蕾莎自马腹下穿梭而过,银光在一刹那闪灭出巨网的形状,而后那名死亡骑士与奔马一同支离破碎。达哈尔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胃在翻腾,他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趁现在,快撤!”兰马洛克大喝出声。黑矛骑士们回过神来,开始护着回收人员撤向波因布鲁。埃修抱起基亚,同时不忘捎上他断掉的左臂,雷恩跟在他身旁掩护。这次死亡骑士已经无暇拦截告死天使小队,因为地狱修女正在挨个猎杀他们,以最残忍的方式——堪比异教徒的方式——将他们送下地狱。顷刻间二十五名死亡骑士连同他们的战马一同殒命,无有全尸。

“特蕾莎,快回来!”肯瑞科大喊。然而特蕾莎充耳不闻,她自尸体之间取回黑键,而后赫然朝那队武装异教徒冲去!肯瑞科目呲欲裂,他一咬牙,扔下盾牌跟在了特蕾莎身后。埃修将一切看在眼里,犹豫了一下,将基亚递给雷恩怀里。

“你确定?”雷恩凝视着他。

“这两人救过我。”埃修言简意赅,而后转身,同样跟了上去。

“吉格,拦住他们!他们是在送死!”兰马洛克大吼。

两发黑键骤然向他们激射,肯瑞科猝不及防,黑键刺穿了他的小腹,甚至遏制了他前冲的势头。肯瑞科踉跄几步,栽倒在雪地上,吉格赶上将他抱起,不管肯瑞科的挣扎强行将他拖了回去。但是吉格却追不上埃修了,黑键射来时埃修所处的位置比肯瑞科靠后好些,这短短几米距离给了他避让的余地,黑键只是割开了他的肩膀,伤口随即开始愈合,埃修继续朝特蕾莎靠近。特蕾莎并没有继续狙击他,因为她已经冲进了狂信徒部队中,一瞬间钉锤与盾牌将她包围了,然而随后又被狂乱的黑键所绞碎!

“这婆娘果然是疯子!”兰马洛克气急败坏地一拳砸在城墙上,“肯瑞科脑子必然是被狼啃了才会对她如此迷恋!”他不怀疑特蕾莎有彻底粉碎那队武装狂信徒的能力——那种规模的部队最多只能充当超一流武者名头的背景布,他所担忧的是狂信徒后那依旧不见动静的灰潮。这时他注意到灰潮再度被分开,这次走出来的不是什么精锐部队,只是一个披着黑袍的人影。此时天即将黑尽,兰马洛克已经看不清黑袍下面的面容,但是凛风猎猎地卷动起那人的袍袖,于是兰马洛克看清了那人黑袍下那干瘦的身体轮廓,像是半截戳进雪地中的朽木。

“居然是地狱修女……异端裁判所还真是看得起我。”麦尔德雷注视着在狂信徒中大开杀戒的特蕾莎,幽深的光在他深陷的眼窝中闪动,“好在我已未雨绸缪地做好了预案。”

灾厄鸦再度嘶鸣起来,狂信徒开始撤退,特蕾莎紧追不舍,人群中砍杀起来。然而她过于残忍的手段决定了她低下的杀戮效率,有时候特蕾莎不得不小跑起来才能跟上狂信徒部队。埃修一直跟着她冲进了灰潮中。灰潮沉默而自发地为他们分开道路,从始至终,那些穿着灰白色皮甲的男人们都在安静地注视着这一切。丝毫没有参与其中的意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