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三八章 命运的囚徒(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三八章 命运的囚徒(一)(1 / 1)

迷雾山大军对波因布鲁的第一次进攻在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之后便在狼嗥声中宣告终结。然而纵使潮水重新退回城外的雪原,瓮城上的守军仍旧沉浸在血腥的余韵中难以自拔。有些资历的老兵都很不适应,他们驻守波因布鲁多年,已经不是第一次抗击劫掠大潮,因此也深知迷雾山部落的顽强与凶悍,他们的攻势在士气与规模被彻底击溃之前不会终止,所以他们的进攻从来都只会发起一次,不成功便成仁。与他们作战并非是在单纯地比拼人力的消耗,而是还要在此之上进行意志的角力——瑞文斯顿总能获胜,但绝不会轻松。可今年他们反常地撤退了,而且撤退的意图是如此地坚决,老兵们看着那些在撤退时被砍翻的迷雾山战士的尸体,他们的致命伤无一例外全在后背。在双方厮杀最激烈的时候这些蛮子毅然决然地转身,然后倒下,似乎比起眼前的敌人,还有别的存在具有更高的优先级,那一瞬他们的纪律性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会是什么?更有资历的老兵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他们没有告诉身边的战友。

“不太妙啊。”北瓮城上,兰马洛克目视着城外灰压压的劫掠大军,达哈尔大尉跟在他身旁。外瓮城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穿着灰白色皮甲的尸体,他们一路走过来颇为费劲。两人的铠甲上都有着不少或深或浅的凹痕,那是硬抗刀剑的结果。达哈尔大尉要更狼狈一些,他的右肩甲整个碎裂开来,包括其下的皮甲与棉甲的垫层都被搅得稀烂,血的红晕在乱絮中缓缓地洇开。在东瓮城指挥作战的时候他险些被一柄巨大的狼牙棒当头扫中,若非达哈尔大尉的反应够快,裂开的就该是他的头颅而非右肩的甲胄。

“东门的伤亡清点得如何?”

“四百七十八人轻伤,三十四人重伤,五人阵亡。”

“你那里没有出现攻城弩部队吗?”兰马洛克有些意外。

“有,不过我让游侠团盯得很紧,在他们登上城墙时就集火处理掉了,没给他们列阵的机会。你那里如何?”

“二百八十三个轻伤,二十个重伤,没人战死,但是有几个伤得特别重,腰都被狼牙棒砸断了,学院的医生也没太大把握救得回来,就算救回来了下半辈子也是个残废。”兰马洛克绷着脸,“而且我们药品储备太少了,光靠燃血甘草这种透支人体的东西又能支持多久?”

“你之前为了全歼了北门的攻城弩部队,动用了‘龙咆’吧?”

“你知道了?”兰马洛克偏过头看了达哈尔大尉一眼。

“听到了。”达哈尔大尉指指自己的耳朵,“动静那么大,想不注意到都难,用了多少支?”

“三百零一支。”

“齐射?太浪费了,你们每人也就只有十根‘龙咆’。”达哈尔大尉皱皱眉头,“还是尽可能实施精准狙击为好。”

“那可是攻城弩,我担不起风险把他们放进精准狙击的射程内。”兰马洛克冷冷地说,他指着自己铠甲上那些被攻城弩贯穿后留下来的孔洞,“如果不是学者们精密的计算,我现在还有命跟你在这里说话?运气已经够好了,一轮齐射就全歼了他们。如果真要算笔账,那你告诉我,一名守备军跟一支龙咆箭哪个成本高?”

“……是我越权了,你才是守备军长官。”达哈尔大尉低声说,“抱歉。”

“西门的伤亡情况呢?我到现在还没见到那边的临时指挥官过来报备。”兰马洛克不想再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他用力将脚边的一具尸体踢下城墙,转而将话题重新拉到伤亡上。

“我已经派人去催了,吉格说还在清点。”

“所以临时指挥官是吉格吗……”兰马洛克捂住额头,心情进一步恶劣,“如果鲍里斯还在就好了。”

“这个名字以后决不能在任何一名黑矛骑士与王立学院的核心学者面前提起。我之前应该提醒过你。”达哈尔大尉说,语气沉肃得让人感到陌生,似乎仅仅只是提起这个名字就冒犯到了他,“他已经背弃了黑矛骑士团的誓言。”

“可这么久了也没见你们撤去他的职位,他名义上依然是黑矛骑士团的骑士长!”兰马洛克强调。

“而鲍里斯背叛的是黑矛骑士团,而不是瑞文斯顿,而任何一名骑士长的任免都需要经过亚历克西斯公爵与国王陛下的同意,院长很早以前就已经撰写了信函申请免除鲍里斯的骑士长职位,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事情很复杂,但鲍里斯是属于黑矛骑士团的内部事务,你只需要知道他是主动选择离开的就行。黑矛骑士团表面上是三位骑士长,但实际上就只有我与吉格。”达哈尔的语气与眼神都让兰马洛克感到陌生,他对鲍里斯叛逃一事知之甚少,实际上,若非布罗谢特向瑞恩与凛鸦城派出了传信的渡鸦,他还不知道那位未来的代理团长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北境。而黑矛骑士团给出的措辞也很暧昧,并未称呼鲍里斯为叛逃者,而是“弃誓者”。背弃了什么誓言?他问过很多相熟的黑矛骑士团高层,但都闪烁其词,而当他找到达哈尔时,他给出的回答跟今时别无二致:“这是黑矛骑士团的内部事务,鲍里斯是主动选择离开的,你只需要知道这个。”

“不等吉格了,军务方面他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效率也低下得可怕,等他清点好伤亡指不定敌人都已经开始第二波进攻了。”兰马洛克突然说,“直接去西门问他,我顺便确认狼嗥的源头是不是在那里,你是要回到东门还是跟我同行?”

“……一起吧。”达哈尔说,“我也很在意这一代的预兆之狼究竟是什么样的。”

少顷的沉默后,两个人同时朝城外眺望,雪原上的灰潮仍在缓缓地铺展,乌云之下,迷雾山脉的阴影巍峨得让人不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