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三五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三五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十)(1 / 1)

“就是他?”肯瑞科随后杀到。他看了一眼埃修,对方一身惨烈的伤痕连他看了都有些不自在,那已经很难再被称作人的身躯了,几乎就是一个被割了上百刀的皮囊,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在往外渗血。可他居然还在呼吸!隔着几步远肯瑞科都能听得清那强而有力的呼吸,一吐一纳都有着明快的节奏,仿佛一台全力鼓动的风箱。特蕾莎要救的人就是他?敬佩之余,肯瑞科心中也泛起轻微的醋意——他当然不知道这是基亚的请求,还以为是特蕾莎的临时决断。他忍不住走神:如果换做是我被围困,特蕾莎会不会来救我?

肯瑞科向埃修伸出手,想搭起他的肩膀。但埃修反而是先扶住了他的小臂,借力将自己拉了起来。“多……谢。”埃修虚弱地说,他筛糠般地抽搐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再度倒下,但终究还是站稳了身体。肯瑞科注意到埃修惨白而干瘪的嘴唇。秩序女神在上,他到底流了多少血?肯瑞科忍不住想,这人还能站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神迹。

“抓紧时间撤回防线。”特蕾莎挥动圆盾,将一个从垛口间窜上来的迷雾山战士拍下城墙,同时一剑劈倒另一名想冲上来的熊爪狂战士,她本人也被震退了两步,持剑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一路冲杀过来特蕾莎的体力消耗甚巨,她虽然可以像格里夫那样战斗,但她始终是异端裁判所的地狱修女而非马里昂斯的骑兵长,冲锋陷阵从来都不是她的强项。“不要拖延。”她喘息着说,疲态不加掩饰。

埃修不言语,抄起一蓬积雪,凝结的冰晶之间透着让人反胃的黑与红,不知道被多少人踩踏过,又被浇了几注热血才形成这般模样,但埃修仍旧送进嘴里用力咀嚼起来。冰冷刺激着他的口腔,腥臭味直冲脑门,但当那股浑浊的汁液流进胃里时还是漾起了一些暖意,体内似乎又生出了一些力气,不多,但足够让他不成为累赘。埃修从地上捡起一根长矛,用力撑住自己摇摇晃晃的身躯,那柄长剑仍然插在他的胸前。

肯瑞科环顾四周,发现他们来时的城墙再次被灰潮灌满,每过去一秒他们的处境便危险一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肯瑞科将钉锤别在腰间,从地上抄起两根狼牙棒,奋力朝前突围。他正有一肚子无处发泄的火气——肯瑞科本来已经超越了特蕾莎却又被反超,从始至终他都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特蕾莎身后捡漏,这虽然让肯瑞科保持了相当充沛的体力,却也让他感到一种难以言明的屈辱。

留存下来的体力,正好拿来开路!肯瑞科狰狞地咬牙,将两柄狼牙棒舞成狂野的旋风,所过之处尽是飞扬破碎的肢体。他以凶暴的方式驱使凶暴的武器,在灰潮中翻腾出滔天的血浪,一片无人区以他为中心推进,就连埃修与特蕾莎都不得不同肯瑞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免自己被卷进那金属的风暴中。回去的这段路几乎都是肯瑞科一个人的表演。当他们一路杀回主城墙时,所有守军都长吁了一口气,那三个人的表现实在太扎眼了,即使是冲突的攻守双方都难免走神关注。他们作战的强度之高,杀戮之盛,场面之险,使得西城门所有短兵相接的战斗与这三人的表现相比都会黯然失色。若非仍然在激战中,只怕主城墙的防线上会爆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守军的士气无形中高涨起来,迷雾山部落的攻势竟然被他们短暂地强按了下去。

埃修一回到主城墙便颓然倒下,几名后勤的医护人员想将他扶到后方进行治疗却被埃修拒绝了。他大口地深呼吸,胸膛以夸张的幅度起伏,海量的空气以平稳的速率反复进出他的肺部。他一边澎湃地呼吸一边澎湃地流汗,滚烫的汗液从周身上下的每个毛孔涌出,将埃修身上的血污冲刷干净。血与汗沿着埃修的身体流淌,最后在他身下汇聚成一滩暗红色的水洼。埃修那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过度苍白干瘪的身躯逐渐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他静静地垂着头,像是睡着了,只是那浩大沉稳的呼吸声在一片纷乱嘈杂的战场上依旧清晰可闻。医护人员们彼此惊骇地交换眼神,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的生命力顽强得几乎不似人类,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他上半身,虽然都不是致命伤,但伤势叠加起来就算是一头皮糙肉厚的冰熊也该立时毙命了。只是凑近了端详却能清楚地看见那些最细小的伤口开始呈现愈合的趋势,而大的创口则不知何时已经止住了流血——包括那道让人心惊肉跳的贯通伤。

特蕾莎正扶着城墙调节自己的呼吸。基亚担忧而自责地注视着她,可碍于肯瑞科就在一旁,他并不方便上前过问。但特蕾莎却抬头朝基亚看了过来,嘴唇无声地开合:

不用担心,我现在还好。

但基亚并未安心多少,他甚至已经开始后悔不该向特蕾莎提出求援的要求。因为他深知那种豪勇冲杀的作战风格不仅仅会剧烈地消耗特蕾莎的体能,同时也会炙烤她在“凋零蔷薇”以后便脆弱不堪的神经。那是“骑兵长”格里夫得意的战技,每每使用出来特蕾莎总会不自觉全身心地沉浸回两人相处的那段时光,既是特蕾莎·艾尔夫万最甜蜜最快乐的回忆,也是地狱修女最残酷最黑暗的回忆,起于天堂却注定要在终点堕入深渊。癫狂状态下的特蕾莎才是真正的地狱修女,那无差别倾泻的黑键犹如暴动的黑蛇,会噬咬可见范围内所有的活物。整个萨里昂只有但丁一个人能够制服癔症发作的特蕾莎,但他显然不可能在这时候出现在波因布鲁。就算现在特蕾莎没有发作,那之后呢?在他的要求下,特蕾莎主动推开了名为“回忆”的大门,释放出了自己内心的魔鬼,纵然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但原本严丝合缝的门扇间已经留下了危险的缝隙。

要不要今晚就让姐姐带我回萨里昂?基亚还在踌躇,特蕾莎突然一个箭步跨到了他的面前,接着他便感到两只手不分先后地各自落在自己的左右肩上。“趴下!”男人与女人同时低喝,同时按倒了他。基亚两只膝盖狠狠地磕在城墙上,他还没来得及呼痛,脸就已经跟冰冷的城砖亲密接触到了一起。

发生了什么?基亚眼冒金星,膝盖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他想那里的骨头应该是裂开了,随后他听到头顶传来密集而尖锐的破风声,基亚费劲地扭头,刚好看到游侠团在慌乱地散开阵型,飞蝗般的箭雨正朝他们俯冲,有人反应稍微慢了一拍,立刻被粗壮的黑色弩矢射下城墙。

糟了!基亚立刻反应过来,是那支攻城弩部队,他们登城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