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二七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二七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二)(1 / 1)

波因布鲁。

兰马洛克爵士拄着铁胎弓站在北瓮城的城墙上,全身披挂着堡垒般严实的重甲,就连脸部被一层精铁打制的甲片所覆盖,只在眼部开出一道狭长的口。铁弓与铁甲的组合极具观感上的冲击力,他往城墙上一杵便有如一尊钢铁的巨人,而在他身侧,是三百名与他一般全副武装的波因布鲁守备军。垛口与垛口之间尽是闪耀的甲片。这支超重装射手部队是波因布鲁的獠牙,自成立之日起已经无数次地将进犯的劫掠大潮撕成碎片。他们的每一次齐射都相当于一记重拳,能够轻而易举地在密密麻麻的人海中碾出一片平坦的禁区。

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得到齐射的机会,兰马洛克带领着这支部队已经在北瓮城上严阵以待了整整一个上午,然而他们的敌人却始终没有踏入他们的射程一步——那些来自迷雾山脉的蛮子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与谨慎。他们在早上突兀地出现在波因布鲁城外,却迟迟没有开始进攻,只是围绕着城池运动,不动声色间便完成了对东西北三门的合围,现在三座瓮城外都涌动着灰白色的潮水——至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跨越七百步的雷池。对方越是克制,兰马洛克便越是不安,他知道劫掠大军总有进攻的那一刻,就像海潮总会漫上沙滩。但他宁可面对狂澜汹涌也不愿意坐看暗流涌动。对方在运动中表现出不逊色于正规军的军事素养,数万人的军队以严明的纪律性在雪原上排布的景象让他为之震撼,仿佛一团浓墨被笔尖匀开,而后绕着波因布鲁不紧不慢地括出一个规整的弧。这个比喻让兰马洛克心惊肉跳,如果说那是来自迷雾山的墨渍,那是谁在云端游刃有余地运笔?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想象力的终点是他望而生畏的禁区。

“情况如何?”一个男人走上城墙,站到兰马洛克身边,跟他一起眺望着远处的迷雾山大军。男人身上套着骑士规格的纹章甲,三根交叉排列的黑色长矛,乍一看仿佛三根展开的乌鸦羽毛。

“很邪门。”兰马洛克没看他,“放在以往,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城墙上厮杀,蛮子们以前可不会留给我时间把你叫过来。”

“确实很邪门,今年的预兆之狼堪称一个高明的战术家,数万人如臂驱使。我还以为那只存在于卡瓦拉的传记中。”男人沉重地叹息,“难怪这一周以来我们几乎跟外界断了联络。”

“瑞恩那边还没联系上?”

“这种时候还能往外派人吗?”男人摘掉头盔,给兰马洛克看自己嘴上的水泡,“那可是数万人的包围圈,信使没可能冲过去的。而通往内海的河道上全是浮冰,水路是走不通了。而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只传信的渡鸦飞回来,我不敢再把剩下的那些放出去了。城里配给那么吃紧,必要时它们都会是储备粮。”

兰马洛克陷入沉默,情况如他想象的一样严峻,他问只是因为不甘心。波因布鲁在面对劫掠大潮时从未如此被动过,刀架到脖子上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援军很有可能已经在路上了。波因布鲁断了联系,亚历克西斯公爵不可能不会意识到。只要坚持住,今年的劫掠大潮又是一次中心开花。”男人把手搭在兰马洛克肩上,用力拍了两拍。

“城里的疏散工作做好了吗?”

“王立学院那边在得到消息后立刻开始组织人手安排民众前往艾瓦索德堡的临时营地,由院长亲自统筹。这时候就算是行动不便的老人小孩都应该过了凝霜桥。你不用担心太多。”

“那便好。”兰马洛克爵士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北瓮城的防线我来指挥,你负责东瓮城的防线,第七游侠团也交给你。那西瓮城的防线谁来指挥?兰斯洛特跟着公爵大人开会去了不在城里。吉格怎么样?”

“他冲锋陷阵的勇气让人钦佩,但他始终欠缺成为指挥官的重要品质。最关键的是他此前从来没有过指挥防守的经验。‘告死天使’终究是一支突击队。”男人摇了摇头,“交给他我不放心。”

“王立学院那里呢?”兰马洛克还不死心,“学者如云的地方,总该有几个军事学家吧?”

“有倒是有,”男人一脸为难,“但最年轻的都有六十八岁了,都是当年第一次龙狮战役从前线退下来的老兵,下半辈子都没摸过刀剑,而且都落了一身病根。就算他们愿意出力,能不能指挥得动部队另说,院长那边肯定不可能放人。你死心吧。而且敌人迟早也会向南瓮城发起进攻,说不定我们要同时负责两道防线。做好准备吧。”他顿了顿,又说,“肯瑞科刚才带着他的侠义骑士往西瓮城那边过去了。”

“北境自家的事,关萨里昂人屁事?”兰马洛克猛地转过头,“他吃饱了撑的?怎么没跟着一起疏散?你没拦着他?”

“我可不会拒绝免费的援军,更何况肯瑞科还是个号称准超一流的战士。而且他严格说来应该是来自萨里昂的佣兵,最近的履历是在年初被艾尔夫万雇佣,参加了卡林德恩战役并发挥了关键作用。”男人不以为意,“我觉得他没什么疑点。”

“名义上是而已,他被收编只是迟早的事,全潘德谁不知道这老小子成天围着地狱修女汪汪叫?”

“听着,兰马洛克,”男人无奈地捂住自己的额头,“生死存亡的时候,你能暂时把政治考量搁置到一旁吗?快要溺死的人,不管是稻草还是浮木都应该紧紧抓住。”

兰马洛克一怔,低声回答:“你说得对,达哈尔。”

“等一下,你看,劫掠大潮有动静了。你眼神比较好,看一下那是什么?”达哈尔用胳膊肘顶了兰马洛克一下,另一只手指向灰潮的某处。兰马洛克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看见一队黑甲的武士分开灰潮走了出来,精良的装备与他们周围披着简陋皮甲的迷雾山战士们格格不入。队伍的前排是手持剑盾的武士,后排的武士手中则拿着……

那是——兰马洛克的瞳孔骤然收缩起来——攻城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