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一二一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十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二一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十一)(1 / 1)

盖尔博德刚调转马头,急促的马蹄声撞破了风雪的结界,一匹骏马从前方的雪坡狂奔下来,一名斥候紧紧地伏在马背上,一脸惊惶地回头张望。冲下雪坡的时候他没有及时地刹住马蹄,险些冲撞到伊凡勒斯子爵。斥候翻下马背,跌跌撞撞朝前走了几步,单膝跪倒在雪地里:“大人,有两人正朝此处高速接近!”

“拦下来盘问!查明身份后再放行!”

“拦不住啊大人!”斥候不敢抬头,“只能看清楚其中一人穿着骑士团的铠甲。”

“龙骑士团的人?”伊凡勒斯子爵皱眉,“你们斥候部队配备的是全北境脚力最快的骏马,怎么可能拦不住?”

“那两人并没骑马,而是骑在——骑在——”斥候一咬牙,“骑在一段圆木上!在雪地上滑行的速度很快!我们小队围堵了好几次都失败了!”

“什么东西?”伊凡勒斯子爵皱眉,“圆木?你说圆木?”

“大人,您还是自己看吧。”斥候哭丧着脸,“我赶回来报信时他们就跟上了我,一直没有甩掉……”

伊凡勒斯子爵抬起头,空气中传来尖厉的啸鸣,雪坡的另一侧突兀地升起一个庞然的暗影,周身被夺目的光晕所包围,乍一看仿佛巨鲸翻出水面时摆动的尾鳍。它沉重地落地,将大片的积雪碾到两侧,抖擞开光线的伪装继续朝前狂飙,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冲下了雪坡,在身后留下巨蟒一般狰狞的辙痕。哨兵没有说错,那确实是一段粗壮到不像话的圆木,通体呈现出凝实深沉的铁黑色,截面的直径足足有成年人的一臂,那是一棵至少有七十年树龄的龙牙松,奔腾起来的声势有如一头狂猛的野兽!两名全身披甲的骑手跨坐在这头怒兽的脊背上,坐在前端的骑手两手各握着一柄长矛,前端深深没入雪中,每次骑手在雪地上惊险的变向都会使矛身绷成一个极限的圆弧。骑手变向越来越频繁,在龙牙松落地之后他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对自己坐骑的控制,与其说是变向,倒不如说是在被动地随着惯性摇摆,那两根长矛的作用并非掌舵,而是在竭力维持骑手的平衡。

啸鸣声愈发高昂,圆木冲下雪坡后仍然不见减速的迹象。伊凡勒斯子爵不动声色地扶住剑柄,同时左手轻提缰绳,战马对主人的意图心领神会,兴奋地打了个响鼻,前蹄用力地刨着雪地。

剑刃缓缓滑出剑鞘,伊凡勒斯子爵的肢体也随之舒张开来,像是猎鹰在峭壁上伸展开双翼,金属的翎羽垂挂下来,将强烈的风切割成细小的乱流。老人沉静地注视着朝自己冲撞过来的圆木,眼神高旷而睥睨。

“那是……翼回翔?”盖尔博德认出了父亲用的剑势,那是猎鹰骑士团赫赫有名的反冲锋剑术,号称“贵族般优雅的战场技艺”,要旨在于用长剑黏住骑兵冲刺过来的骑枪偏转其方向,而后在马匹错身而过的瞬间顺势摘下对方的头颅,从偏移到枭首一气呵成,来敌往往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然身首异处。又因为使用者在施展时的身姿极尽优美,剑锋走出的轨迹飘逸华丽,像是展开双翼在空中飞翔回旋的猎鹰,因此得名——取名者是一位在王立学院进修过的猎鹰骑士。因其以短击长的凶险特性对使用者的要求极为苛刻,娴熟的剑斗技巧与丰富的搏杀经验缺一不可,而且至始至终都要保持绝对的冷静,稍有不慎这就是一门自杀的剑技!后来随着猎鹰骑士团被放逐,翼回翔便再也没在正面战场上出现过,虽然龙骑士团与王立学院都有这门剑技的选修科目,但习练者的目的更多是在于炫技而非实战——在竞技大会上玩这么一手还是很能诱骗贵族小姐的芳心的,不过那些人的下场往往都是被骑枪从马背上高高挑起摔落在地,落得骨断筋折的下场。

翼回翔,终究是一门为实战而生的剑技,“那是体现在生死之间的终极美学,我们凝视的并非骑枪,而是死神的瞳孔。”命名者曾经如此自豪地形容。

“让开!”骑手却在这时候扔掉了手里的长矛,举起右手,拇指快速地划过前额,行了个相当潦草的瑞文斯顿军礼,同时高声呼喊,头盔之下的声音隐隐约约地透出女性特有的脆亮,那竟然是个女骑士。“我刹不住了!”

伊凡勒斯子爵怔了一下,快要完全出鞘的长剑又硬生生被他压了回去,翼回翔被迫中断。他一扯缰绳,战马长嘶一声,朝右规避。同时他一把推开傻站在原地的斥候。此时龙牙松距离他们已经不过二十步了,树皮与雪地摩擦发出的刺耳的锐响像是千百把交鸣的刀剑。这时候女骑士已经无法维持自己身体的平衡了,她索性抱住身后的人一同侧身翻倒在雪地上。松软的雪与铠甲极大的缓冲了两人的身体,但她们还是滚了好几圈,最终狼狈不堪地趴在伊凡勒斯子爵马前。与此同时龙牙松快速地掠过伊凡勒斯子爵原先所处的位置,而就在这时,一抹清冷的白虹突然从老人腰间的剑鞘暴起,径直朝着龙牙松的中段切割!

翼回翔!

战马长嘶一声,尥起自己的后蹄猛踹,马蹄铁几乎是跟伊凡勒斯子爵的剑同时落在了龙牙松上!

后方传来巨大的轰鸣,龙牙松在伊凡勒斯子爵刻意地引导下撞上了路边的一块巨岩,巨大的冲击力让树干与岩石同时崩毁了,木屑、碎雪还有岩石的残片像是烟花一般炸开,一些零星的碎片甚至溅到了盖尔博德的铠甲上。

惊险脱逃的两名骑士还未来得及直起身,斥候已经拦在伊凡勒斯子爵马前,拔出自己的配剑对准两人,“表明你们的身份!”他喝道。但他还未来得及有进一步动作,另一柄长剑从天而降,将他的剑摁了下去。

“收起你的剑,斥候。”伊凡勒斯子爵剧烈地喘息着,之前的翼回翔几乎榨干了这个老人所有的精力与体力,但他握剑的手腕依然稳定,斥候只觉得压在自己剑刃上的重量像是一座不可摇撼的山岳。“请速归元帅本阵,告诉那些心急如焚的小伙子,女爵回归了。”

“女爵?”斥候茫然地应了一句,他看到女骑士从地上爬起来,摘下了自己的头盔,冰蓝色的长发失去了束缚,瀑布一般流泻下来,肆意地披散在女骑士的肩头。

“龙骑士团三级爵士伊丝黛尔,携副官宝黛丝见过子爵阁下。”伊丝黛尔重新朝老人敬了个军礼,浅蓝色的瞳孔里满是真挚的敬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