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九十五章 战争虎兕(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五章 战争虎兕(五)(1 / 1)

里泰迪兰身子一摇,用肩膀震开了埃修的手。他皱着眉掸了掸被埃修碰到的地方:“走路注意点。”这一刻里泰迪兰震惊于自己柔和的语气,随后又哑然失笑。奎格芬的信已经送达,这意味着当布罗谢特接过信封的那一刻,自己被人当成车夫使役欺压的日子便宣告终结。久违的自由如同射穿厚重乌云的曙光,照得他心中一片敞亮。就连险些将他撞倒的埃修,他也生不起计较的心思——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去计较的功夫。

里泰迪兰匆匆离去。埃修注视着对方的背影,右手垂在身侧,轻轻地握拳,而后很快地张开,如是反复数次。他在回味着被震开时那一瞬间的手感,对方由全身至部位的发力技巧与自己有些相似——更准确地说,是与自己开弓时的发力技巧几乎一模一样。可他的弓术由老酒鬼所教,再进一步追根溯源的话……

“Bonvoyage!”埃修突然朝里泰迪兰的背影喊了一声。

里泰迪兰跨出去的一只脚定格在半空,他有些惊讶地转过身,友好的笑容在唇角闪现,他遥遥朝埃修点头:“Merci.”

“刚才那是……诺多的送别辞令?”露西安娜用手指捅了捅埃修,“王立学院果然名不虚传,随便碰到一个人,都会说如此标准的诺多语。”

“他不是会说诺多语,他就是一名诺多精灵。”苍老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听得懂诺多语的人,整个潘德都很难数出一双手,没想到我的门口就站着两位。来造访我这件小庐,有什么事吗?”

埃修与露西安娜同时回过头:一个须发霜白的老人站在两人面前,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们。老人不知道蓄了多久的须,数百条细长的银丝仿佛一挂瀑布在他胸前垂落。他的五官柔和,面目慈祥,可时间与阅历又为他平添了一份威严的气质。他既是一名可以亲近的老人,同时也是一位需要敬重的长者。

布罗谢特,他出身庶民,因而不具姓氏。然而他在北境的地位却隐隐然与瑞文斯顿的公爵们平起平坐,因为他的头衔是王立学院的院长,手臂上的学术之环串满了象征在某一领域颇有成果的白色石珠。而他在潘德的冒险者中也相当有名。王立学院的前任院长们大多是醉心学术,不问世事的老学究,布罗谢特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世俗作为自己主要的研究对象。他编纂了《潘德志》,共分《为商》、《布武》、《治军》、《从政》四册,为那些在潘德闯荡的冒险者提供了难得而宝贵的指引。严格说来,曾经依靠《潘德志》辨识名人政要的埃修也可以算是他的学生。

“您好,布罗谢特院长。”露西安娜难得的拘谨起来,她微微屈下膝盖,行了一个不太熟练的帝国宫廷礼,“我是来入学的。”

“南部口音?你是帝国那边派来交流的贵族子弟?”布罗谢特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居然会是一个小姑娘,你父亲也真舍得你——等一下,”他的脸色突然一沉,手沿着自己的长须一路滑下,在末尾反复捻动,“帝国的贵族小姐……懂诺多语……你是露西安娜?”

“对呀!”露西安娜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她并不意外布罗谢特能认出自己,她年纪虽小,可早已经因为能够独立翻译诺多文献而名震学术界。对于潘德学术界的学者来说,他们可能不会关心各国的权力更迭——精研政治或历史领域的除外——甚至也懒得在意是谁当上了王立学院的院长,但露西安娜·杜克斯的大名却如同一颗炽亮而年轻的新星,在他们的头顶闪耀至今。他们手臂的学术之环上可能没有串着语言学的石珠,甚至当中的大部分人对语言学都是一窍不通,但他们却共同期待着这颗还在上升期的新星到达自己光芒的巅峰,就像他们期待每一位崭露头角的年轻学者一样。

“贾斯特斯居然会舍得把自己的女儿千里迢迢地送过来……”布罗谢特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苦笑,“厄尔多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让你来波因布鲁。”他很随意地批评了格雷戈里四世一句,却突然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逻辑中存在某个难以解释的疑点:露西安娜是目前帝国律法执政官之女,身份显贵至极,格雷戈里四世怎么会冒着触怒贾斯特斯的风险,将她送来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与迷雾山部落冲突前线的波因布鲁?

而且,她是怎么穿过瓦尔雪原的?布罗谢特扫了一眼她身旁的埃修,端正而略显纤细的两条眉毛,并不是瑟尔达。

一个危险的可能性如同轰雷般在他的脑海里炸开,布罗谢特目瞪口呆地注视着露西安娜,还在捻动长须的手指不自觉地加力,几根细细长长的银丝沿着他的手背飘然垂落。他张了张嘴,声音有气无力:“你最好别告诉我,你是瞒着厄尔多偷偷跑出来的。”

“这个……”露西安娜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已经没法再隐瞒了,“其实我是瞒着我父亲从伊索斯偷跑出来的。”

“我的天……”布罗谢特捂住自己的额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放下手的时候,神情已然严厉而冷漠:“幸会,杜克斯小姐。请原谅我无法为您办理入学手续,您需要征得陛下的同意。在此之前,请在公爵府邸好好休息。”

露西安娜狡黠地笑了笑,她完全理解布罗谢特的苦衷,但是她没打算放弃,因为她很笃定,布罗谢特无法拒绝她的请求。“请先看看我的学费再说。”她从怀里抽出三张因为陈旧而泛黄的羊皮纸,递到布罗谢特面前。

“就算这上面列着的是贾斯特斯全部财产的清单,我也不——”布罗谢特的视线有些不耐烦地落在羊皮纸上,然后就再也没法挪开。他直勾勾地盯着它们,眼中渐渐窜起狂热的火焰,像是武者邂逅称手的武器,浪子邂逅心仪的女人,将先前的严厉冷漠焚烧殆尽,只剩下纯粹的渴望。他郑重地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羊皮纸发皱的边角,良久,他抬起头,用颤抖的声音说:

“这是,马迪甘《预言长诗》的手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