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九十四章 战争虎兕(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四章 战争虎兕(四)(1 / 1)

“这里就是王立学院吗?”露西安娜从马车跳下来,打量着周围覆雪皑皑的建筑。虽说是学院,更像是一座不设围墙的学城。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路边还有一块碑石,上面刻着学院的俯瞰图,还贴心地标明了这块碑石在地图上所处的位置。“真冷清啊。”她惆怅地叹出一口白雾,抱住双臂,用裘衣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一些。她转过头去看埃修。后者正在将她的行李从马车上卸下来扛在肩上。自从银湖镇出发以来,埃修一直刻意地与露西安娜保持距离。露西安娜并不意外埃修的冷淡,毕竟自己一直在想法设法地窥探埃修的秘密。

“根据契约内容,你在王立学院入学后,我们便两不相欠。”埃修扛起行李,走到露西安娜身边,“赶快去办手续。”

“两不相欠?”露西安娜嘴角微微扬起,“说不定以后你还需要我的帮助呢,巴兰杜克先生。那时候又该怎么算?”

埃修瞥了她一眼:“我为什么会需要你的帮助?”

“你想啊,”露西安娜神秘地凑近埃修耳边,“帮助厄休拉重掌北境政权以后,首先要做的,难道不是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吗?帝国一向与瑞文斯顿交好,你若是来请我,说不定我能帮你美言几句哦?”

绵软的热气呵在埃修的耳边,却仿佛是从迷雾山山巅席卷下来的凛风,将埃修的耳廓完全地冻结。他缓慢而僵硬地扭过头:“你又推理出来了?”

“是啊。”露西安娜的笑容分外得意,“半神喧闹者的高徒,不在五国之间出仕,反而拐走了一个萨里昂的子爵,两人千里迢迢来到北境当雇佣兵,总不可能是在渡鸦旗下鞠躬尽瘁吧?因为龙狮战役的关系,瑞文斯顿的贵族断层严重,老一代几乎尽数战死沙场,中生代也只有那几名公爵以及有王立学院背景的伯爵能挑起大梁,新生代也没有争气的表现。所以格雷戈里四世对封地授爵上分外慷慨,不少平民出身的冒险者只要立下战功就会被授予爵位,组成了一批介于中生代与新生代之间的少壮派。前几年他还破格授予一名探险女英雄男爵的头衔,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扯远了。不过格雷戈里四世掌权期间,在瑞文斯顿跻身政治圈简直太容易了——尤其是对你来说。只要挤进了那个圈子,厄休拉如果还有一丝复辟的念头,便迟早与你这种人脉浅薄的少壮派有接触。虽然我也想过你有可能是萨里昂派出来的间谍,但是你在中部大平原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刺杀了格雷兹家族的领袖,同时也是商人工会的代理会长,萨里昂不可能出这种血本却只为了送一个间谍进北境当雇佣兵,更何况还搭上艾尔夫万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至于这种可能是什么,我不用再说出来了吧?不过我认为,你的计划太理想化了,但你可以请我帮你做出一些细节上的规划。比如说——”

“好意心领了。”埃修扭过头去,大步向前走去,再不看露西安娜一眼,“你在王立学院一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学者。”

“学者我早就是了。”露西安娜嘟囔了一声,快步跟上埃修,“记住,我得去找院长布罗谢特才能办入学手续。”

与此同时,院长居所。

有人敲响了房门。“谁啊?”布罗谢特从书桌上抬起头,将散在桌面上的花白长须拢起,让它们端端正正地在前胸垂下。他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手稿,拿起羽毛笔在刚才中断的地方草草地写了几句话。

“客人。”门外的人回答道,用的是潘德通用语,口音很别扭,似乎还糅了一些不自然的小舌音。

布罗谢特起身开门。站在门外的是一个很眼生的年轻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颜色很深的大墨镜,将他的眼睛完全遮挡住。“有你的信。”年轻人生硬地说,递过来一张修饰精美的信封,封口处的有两条对称的飘逸线条,神气活现的,像是某个人唇角上翘起来的两条小胡子。

布罗谢特扫了一眼信封便明白了寄信人的身份,但他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认真地打量起了年轻人:“阁下是诺多精灵?奎格芬什么时候有这等本事差遣一名诺多精灵做信使了?”

对方握信封的手明显地一僵:“你在说什么?”

“行了,别死撑了小伙子——虽然你的实际年龄可能比我还要大,不过我姑且就这么喊你吧。”布罗谢特摇了摇头,“虽然诺多精灵除了瞳色,其他体征与人类几乎一模一样,但还是有可供鉴别的细节。”他伸出手接过信封,顺势在年轻人的手指上轻轻地弹了一下,“诺多精灵的手指修长而且灵活,指节也较人类的要多出那么一两个。你的大拇指有三个指节,一看就知道了。”他苍老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微笑,“既然你被人类认了出来,那么按照诺多精灵的传统,你不重新介绍下自己吗?”

“我没有遵循传统的必要。”诺多精灵冷淡地说。

“哦?一名被驱逐的诺多?那你一定是里泰迪兰。”布罗谢特准确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对方的脸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你是几十年来唯一一名从东部森林中被驱逐出来的诺多,你的大名,在王立学院的历史学者当中可是如雷贯耳。”布罗谢特低头解开信封,草草扫了一眼信纸,有些失望地垂下眉,“就这些?他没有口信给我吗?”

“有的。”里泰迪兰说,“他还让我告诉你:凛冬终于要结束了。”

“就这些?”布罗谢特拧起了眉毛,怀疑地注视着里泰迪兰,“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信使。”里泰迪兰耸了耸肩,“我要离开了。”他转身出门,与人撞了满怀。对方纹丝不动,里泰迪兰却身子一歪,朝一旁踉跄地退了两步。

“一个意外,我道歉。”埃修伸出手来,扶住了里泰迪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