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八十六章 癫狂序曲(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十六章 癫狂序曲(二)(1 / 1)

“你确定兰马洛克会来见你?”在波因布鲁南门外的风雪中,特蕾莎如是问道。她易了容,原本精致的脸现在粗糙得跟一名在田地里劳作终生的农妇无异,每一道皱纹里都透着沉浊的黄土味道。她对外宣称的身份是肯瑞科的平民侍女。

“当然。”肯瑞科笃定地说,“前几年我跟他在迦图草原深处并肩作战。当然那时候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只当是一个颇有势力的贵族冒险者。我们甚至还驻扎在一起,相互认出来以后还差点火并。要不是扎卡尔不长眼过来劫营,我跟他之间肯定会躺一个。”他偷眼看了看特蕾莎的反应,后者平淡地应了一声,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肯瑞科有些郁闷地闭上了嘴,这一路来他想着法子跟特蕾莎搭话,却无一例外地撞上了冰山,撩不出一点情感上的火花。几名跟了肯瑞科有一段时间的侠义骑士在他身后忍着笑。看肯瑞科碰了一鼻子灰后强行压抑的丧气表情是他们这段旅程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在这几名老兵看来,一直在追求地狱修女的肯瑞科居然会费着心思讨好这个没有一点姿容的侍女简直有点不可理喻。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还接连吃瘪。跟肯瑞科闯荡了有一些日子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头儿对女性的杀伤力有多强。那一头火焰般耀眼夺目的金发,大理石雕塑般刚毅而不失优美的脸部线条,情感迸发时眼中焕发的光彩,以及那身经百战磨练出来的铁血气质,无论是对涉世未深的少女还是风韵犹存的贵妇都有着毒药般致命的吸引力。然而那名侍女却始终无动于衷。是不是吃惯了精致鲜嫩的小牛排,想啃啃牛骨头换个口味,却崩了牙齿?老兵们满怀恶意地想。

肯瑞科知道部下在看他的笑话,但他不在乎。他知道特蕾莎也不在乎。可是两人的不在乎似乎并不在一条轨道上。

暴风雪仍旧在狂啸,城头上却响起弓弦的铮鸣,像是吟游诗人的手指用力地拂过鲁特琴,余音如同被巨石激起的水波般扩散。一根修长的箭矢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走出一条近乎笔直的轨迹,径直射到肯瑞科的脚边。箭头似有意似无意地蹭开了他鞋尖的毛皮。与此同时一个浑厚的,跟这支箭矢一样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居高临下地响起:“肯瑞科,你不在萨里昂好好做你的佣兵头头,跑到波因布鲁干什么?”

“我干——”肯瑞科瞥了眼身边的特蕾莎,没敢破口大骂。“兰马洛克你装什么大尾巴鹰?你还在迦图草原帮我收拾过扎卡尔呢!照你这个逻辑,萨里昂是不是也该授你一个爵士头衔?我跟萨里昂的合约上周就到头了。现在到你这赚点外快不行?废话少说,放我进去。你要是怕我后面还跟着七八千萨里昂的军队,不开门也罢。”

“笑话!当年三万人的迷雾山土著兵临城下,老子都敢开城门把他们放进来宰。我会怕你那区区七八千人?开门,放他们进来!”兰马洛克轻蔑地喊,“当然,你要是怕里面藏着三百刀斧手的话,现在滚蛋也可以。”

“看你那德性,还刀斧手呢!从守护者兵团抽调出来的?别忘了当年是谁的阵线先顶不住迦图骑兵的冲击的!”肯瑞科反唇相讥,“结果我还要分兵救场。”

兰马洛克勃然大怒:“要是没我的游侠团射住阵脚,你也不是一样会被冲得七零八落?”

“没我顶在前面,你游侠团就是迦图人的一盘菜,人家想怎么吃怎么吃。”

“你到底进不进来?”兰马洛克一拳砸在城垛上。不过他没法反驳肯瑞科,当年他精心混搭的步兵阵线被迦图骑兵轻而易举地撕开,远程部队几乎是不设防地暴露在马蹄之下。若不是肯瑞科及时带着一小队侠义骑士过来填上了缺口,波因布鲁直属的第七游侠团起码会死伤一半——全军覆灭也是有可能的。他确实欠了肯瑞科一个人情——哪怕来自一名萨里昂人的人情让他一直引以为耻。

肯瑞科得意地一笑。这场口舌之争他到底占了上风。

进了城门,不友好的目光便立刻如同箭雨般攒射过来。虽说萨里昂与瑞文斯顿仍处在休战条约的保护下,但是于两代龙狮战役扎根下来的仇恨的种子已然在这三十年间成长为参天的巨树,将两国人民笼罩在互相敌视的阴影之中。休战条约只能约束出格的举动,但对情感无能为力。哪怕是街边玩耍的孩童,仍旧懵懂的眼神中也带着清晰如刺的敌意。似乎是出于报复,兰马洛克为他们划出来的临时驻地刚好处于风口,猛烈的气旋随时有可能卷着积雪冲开营帐。

“不能给你们太好的地段,”兰马洛克倒是实在,“因为我不想给。”

“%¥#%¥&……”肯瑞科用很难听的语言咕哝了几句,“有酒吗?”

“没有。”兰马洛克说,“波因布鲁现在实行配给制——当然你们不在其中。我希望你们带够了干粮,饿死在城里的话我还得找人把你们埋了。”

“你这个借口太拙劣了。”肯瑞科撇嘴,“波因布鲁穷归穷,但也没捉襟见肘到这种地步。”

“实际上,你们是这一周来唯一进入波因布鲁的队伍。”兰马洛克注视着肯瑞科,“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兰马洛克的眼神不像是在开玩笑,肯瑞科警觉起来:“整整一周?什么意思?”

兰马洛克答非所问:“我已经打了招呼,你们可以自由进出波因布鲁。但是肯瑞科,看在当年的份上,我提醒你:别离开波因布鲁太远,外面的风雪中藏着前所未有的危险。今年的外快,没往年那么好赚。”他转身就走,没有留给肯瑞科发问的余地。奇怪,太奇怪了。兰马洛克皱着眉头,他总感觉肯瑞科的动机没这么简单。在萨里昂当一周的佣兵能赚的第纳尔比在波因布鲁剿一个月的迷雾山盗匪还要多,肯瑞科不远千里横穿迦图草原肯定另有所图。

仿佛有芒刺抵住了他的后背,兰马洛克全身的肌肉悚然地绷紧。他下意识地转头,却看见肯瑞科正在跟他身后的侍女轻声交谈着。

奇怪,太奇怪了!兰马洛克轻轻挠了挠后背,那里仍旧流窜着轻微的电流。

“相当敏锐的人。”在兰马洛克转头的一瞬间,特蕾莎及时收回眼神,“等暴风雪停了,我要出城看看。波因布鲁现在的情况应该跟迷雾山与异教徒脱不了干系。”

“我跟你去,两个人可以互相照应。”肯瑞科说。

“自便。”特蕾莎冷淡地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