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六十九章 狂徒之刀(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九章 狂徒之刀(二)(1 / 1)

特蕾莎盯着桌上一束在水晶瓶中盛放的月季,神情恍惚。能运进皇宫的自然都是蔷薇花园出产的上品,嫩黄的花蕊铺展在如玉一般剔透的花冠中,一缕浅淡的黄色洇进了层层展开的花瓣,水珠沿着叶络滚动。晚宴的喧嚣骤然离她远去了,像是那个肩膀宽厚的年轻人跨越生死,跨越时空再度微笑着坐在她身旁,手里捧着一朵含苞的玫瑰。基亚看着心不在焉的姐姐,不由得难过起来,他知道特蕾莎又在思念骑兵长格里夫。

“晚上好,艾尔夫万小姐,我能请你跳支舞吗?”有人从水晶瓶中拈起那朵月季,递到特蕾莎面前,彬彬有礼地说。

特蕾莎面无表情地抬头,映入眼前的是一张笑容和煦的脸,蒙特沃·凯德伦男爵一脸希冀地看着她,眼里的爱慕炽烈如火。毫无疑问,这又是一位特蕾莎的追求者。

基亚皱了皱眉:“蒙特沃,上次肯瑞科是不是揍你揍得还不够狠?”

蒙特沃似乎没听见基亚的冷嘲热讽,依旧目光灼灼地看着特蕾莎。基亚摇了摇头,真是个有其父必有其子,他无奈地想。蒙特沃男爵的父亲便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凯德伦子爵,在被乌尔里克五世招安授勋之前,他可能是潘德最为显赫的流寇之一。他将家道中落的贵族子弟纠集在一起,成立了一支草根骑士团,自诩为侠盗,实际上却做着黑吃黑的勾当,在潘德大陆上四处闯荡的冒险者也是他们的目标。后来,那些出身名门旁系,抑郁不得志的年轻人也跑来加入,他们的规模不断地发展壮大,当萨里昂于第二次龙狮战役大获全胜,乌尔里克五世从繁密的战报中抽身而出,开始对这股势力正眼相看的时候,他们的装备已经不比正规军逊色多少了。狮心君王处理这支流寇的方式非常利落,他直接调集重兵包围了凯德伦,给出了两条路:要么接受招安,带着一个子爵的名头滚到勇盾堡跟诺多和迦图打交道;要么被萨里昂骑士的洪流就地剿灭。凯德伦只权衡了一秒钟的利弊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很快就变成了迦图与诺多最厌烦的苍蝇,凯德伦不仅仅劫掠他们落单的巡逻队,甚至还在他们大打出手时坐收渔利。在公国上层贵族圈中,他是最不被人待见的那一个,别人见面时还客气地称呼他为子爵大人,背地里却不屑地喊他“无赖骑士头头”、“乖张的暴发户”、“毫无礼仪可言的俗人”。

蒙特沃接受的是正规的贵族教育,但父亲那死缠烂打的草莽气息早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他曾经在公众场合大言不惭地说要让地狱修女融化在他温暖的胸膛,马里昂斯的重骑兵还没来得及倾巢出动,肯瑞科就已经将他暴揍了一顿,扬言见他一次扁他一次。不过今晚肯瑞科并没参加宴会,蒙特沃又厚着脸皮找上了特蕾莎。

特蕾莎静静地看着蒙特沃手中的月季,对方的邀约对她而言仿佛只是刮过耳边的一阵清风。没多久蒙特沃的手臂酸了,脸上的笑容僵了,就连脚也开始发麻,可特蕾莎依然没有回应,她转过了头,对基亚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基亚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问的是今晚之后自己就不再是艾尔夫万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他自然不会将自己跟埃修一夜间建立起来的友谊告诉特蕾莎,所以他很诚实地摇了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是没有人注意到长桌的这个角落,看见稻草人一样杵在地狱修女身边的蒙特沃,自然少不了几声讥讽的笑。蒙特沃的脸色却依然自然,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将重心放在另一只脚上,手中的月季又殷勤地往前递了些许。长桌的另一边突然有人嚎了一声:“儿子加油!”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力。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凯德伦子爵在起哄。这时基亚都已经开始佩服凯德伦家族一脉相承的厚脸皮了,他们可以不要脸,但是艾尔夫万家族却不得不在大庭广众下陪着他们一起丢脸!艾尔夫万公爵的眉头已经锁在了一起,这是他动怒的前兆,但他知道凯德伦子爵那个无赖肯定会振振有词地用什么“小辈间的事情”来搪塞过去,到时候颜面尽失的还是艾尔夫万家族。凯德伦家族?他们的字典里大概从来就没有过类似的词语。

特蕾莎低垂眼帘,不让自己彻寒的眼神被人看见,但她的手已经悄悄地握紧了,指甲刺进手心,指缝间满是淋漓的鲜血。基亚的心揪紧了,他最担心的就是姐姐的精神状态,若是蒙特沃再不识好歹地纠缠下去的话他唯一的下场就是血溅长桌,到时可就不是能不能收场的问题了。

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来帮他们解围了,有人从后面掐住了蒙特沃的肩膀,蒙特沃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猛地向后带翻,月季脱手落在地上。一个倒悬的,闪亮的,一眼望不到发际线的头皮映入蒙特沃颠倒的视界,拉里亚的教官贝克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胡闹。”他押着蒙特沃回到凯德伦子爵处,将他一把推到凯德伦子爵的怀里:“看好你的儿子。”

“是,大人……”凯德伦子爵诚惶诚恐地说。教官贝克对他有救命之恩,当年若不是教官贝克出手搭救,他恐怕已经被震怒的诺多精灵倾泻过来的箭雨射成筛子了。整个萨里昂,唯二能震住凯德伦子爵的除了当年调集重兵将他撵遍中部大平原的狮心君王,便是眼前这位不苟言笑的教官贝克。

基亚心疼地掰开特蕾莎的手,发现她的手早已被鲜血染红,像是盛开大片的蔷薇。他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地唤了一声:“姐姐……”

“我……还好。”特蕾莎像是惊醒过来一般,却不看基亚,“不用担心,我已经能自己照顾自己了。父亲很好,基亚很好,马里昂斯一切都好……”她自言自语,声音渐低,眼中像是有大雪纷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