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二十九章 截杀(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九章 截杀(三)(1 / 1)

埃修冷冷地注视两骑远去的背影,没有动用手里箭的杀招。他们前来的时候如同摧折山林的劲风,虽然之后被埃修迎头痛击,可在撤退时也不见张皇,从容中暗藏着反击的锋芒。输阵不输人,这是埃修的评价,他们的表现并没有辱没死亡骑士的名头,潘德最恶骑士的威风是建立在如山的尸骨上和相应的浓稠鲜血中,而不是那一身狰狞铠甲博取来的。哪怕前前后后死在埃修手里的黑骑士已有一掌之数,但这并不会让埃修轻视他们几分。

实际上他也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了,埃修跟上还没来得及跑开的杰弗里,默默地脱下链甲,这种套头式的盔甲需要举臂过头才能卸下,埃修的动作很轻柔,右臂以小心翼翼的幅度抬升,尽力让左臂承载链甲的大部分重量。在将右手抽出来时埃修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他的右肘在袖管里卡住了,为此他不得不求助于杰弗里:“帮我抽出来。”

埃修的右臂终于滑了出来,他闷哼一声,脸因为剧痛扭曲了一瞬间。杰弗里倒抽一口冷气:埃修的右臂已经肿胀起来,紫黑色的淤血堆积了整条小臂,仿佛是一条青紫的肉虫,正是它卡住了袖管。如果那名祈求者眼光再毒一点,一定会注意到埃修在格开他短杖后右臂便软绵绵地垂在身侧,战斗力骤减一半不止。“这是……怎么回事?”杰弗里惊疑不定地问道。

“旧伤。”埃修低头看了一眼,在小臂上划了一道十字,让血流着。从角斗场逃出来前他被冰熊扇了一巴掌,臂骨开裂,本来以他的体格三周就能愈合,但却是建立在不进行高强度肉搏的前提下的。而三名黑骑士与一名祈求者的截杀根本不会留给埃修任何放松的余地,全力施为下他的旧伤还是爆发了,疼痛在筋肉上翻江倒海,小臂上像是有无数刀片起落。

“那之后我的安全怎么办?”

“只是右手暂时没法动弹而已,我还有左手。”埃修淡淡地说。

两匹马甩着尾巴渐渐远去,少顷,马里昂斯方向赶来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仿佛是平原上掠过一浪赤潮,赤潮上屹立着一杆睥睨的雄狮旗,旗帜翻飞间雄狮横眉怒目,沐浴在盛大的火焰中。这支部队声势张扬,马蹄践踏大地的声音整齐划一,如同同时擂响数十座堂鼓。只有狮骑士团的中坚部队才有如此让人叹为观止的纪律性,但这些骑士们的装备却并不是统一的亮银雄狮甲,当中有些人的装备相当寒酸,身上混搭着突击剑士跟轻骑兵的制式防具,乍一看有些不伦不类,骑在狮子战马上甚至有些滑稽可笑,可他们的眼神肃杀沉郁,那是只有百战的老兵才能在战火中淬炼出来的眼神,与他们对视,像是隔着一厘米凝视刀尖。

骑士们很快到达了埃修跟死亡骑士们交手的地点,为首的骑士举起右拳,百来骑齐齐勒马,极动转为极静,激扬的鼓点戛然而止,却像是喝水吃饭一般自然。

“灾厄鸦袭击?”骑士翻身下马,仔细查看尸体,却没有发现任何可能的致命伤,而尸身也很完整,不像是灾厄鸦所为,那些嗜血成性的恶禽可不会温柔地对待猎物,前几天塞文克罗堡就有一名哨兵被灾厄鸦啄去了眼珠,幸好只有一只,不然莫说是眼睛了,他连全尸都不会留下。骑士心念一动,将尸体翻了过来,神情一凛:两具尸体的额头都透出一枚锋利的金属片,他抽出一枚金属片,却发现那只是一截被掰断的箭头,材质也是羽箭中的大路货,他将手又伸到尸体的后脑,摸了一手黏稠的粉红色。

“像是一个抠门的射手。”副官站在骑士身边,打趣道。“杀完人还不忘拔出箭杆。”

“不是。”骑士拭去手甲上那些说不清是血还是其他什么让人作呕的黏浊物,细细端详着手中的那枚箭头,“这是人为掰断的,这两个人是被掷杀的。”

副官震惊,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骑士手中的箭头,在他看来那只是再普通不过的铁片,却在人手中爆发出了不逊色于致命暗器的杀伤力。“会是黑骑士所为吗?”他压低了声音问。

“他们扔矛挺准,可玩不了镖。很像是达夏那些蝎子的手笔。”骑士说,“牧马人苏丹?不,不是,帝国攻势如此咄咄逼人,他犯不着来挑衅我们。”

“那会是?”

“这两人身份还不确定。跟巡逻队通报一声后,继续赶路。”

“是,肯瑞科大人!”

卡林德恩平原。

今日的白刃战已经进入尾声,双方从正午激战至日落,指挥者都是绝代的名将,在卡林德恩堡前上使尽了浑身解数厮杀,你吃了我一队突击剑士,我反手就折你一个步兵方阵。艾尔夫万公爵仰仗着兵力优势,打得极为奔放,攻势似潮水般一浪更比一浪高,好几次险些就逼近了卡林德恩堡的城门,而凯洛斯执政官在正面战场上已经隐隐有招架不住的趋势,毕竟他只带了三千余人,算上卡林德恩堡的守军也不过五千之数,而最精锐的暗影大队已经被他抽调出来交给奥古斯塔娜去伏击布伦努斯了,军力上输了不止一筹。用基亚子爵的话说,凯洛斯能凭着这良莠不齐的五千人跟他父亲大人在正面战场上死抠上一天,这就已经完全配得上潘德第一名将的称号了。

卡林德恩堡城头,凯洛斯执政官立于城头边,神采奕奕,指挥了一场将近五个小时的鏖战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精力,反而让他的眼神愈发明亮。他看着艾尔夫万公爵向前推进了将近数百米的阵地,感叹道:“人多就是好啊。”他说的很随意,没有什么英雄气短的无聊情绪,更像是一句漫不经心的牢骚。

斯科莱鲁站在凯洛斯执政官身后,尊敬地注视着男人宽厚的背影,这种人仿佛生来就具备云淡风轻的优雅,肩上扛着一座山也会轻描淡写的说话,站在他身边就会就会获得无穷的勇气,只要跟随着他,哪怕是陷入千军万马的包围中也屹然不惧。

暗影军团只知凯洛斯,不知马略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大团长是一位草包,哪怕他们跟新帝国再不对付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追随在他的身边。

“大人,已经准备好了,可能的后果已经在给西多利厄斯将军的信中告知了。”斯科莱鲁低声说。

“好的。”凯洛斯点点头,“艾尔夫万今天打得太奔放了,已经隐隐地偏离了他固有的战术风格,”他眯起眼睛,“这会渐渐地导致他在最重要的时候做出最错误的决断,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么斯科莱鲁,”他转头,谦和地询问,“明天艾尔夫万被诈进城里时,要不要跟我去拜会一下特蕾莎小姐?”

斯科莱鲁单膝下跪,一字一句如吐金石:“愿随大人出生入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