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十七章 援救(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七章 援救(一)(1 / 1)

三天后,铁匠铺派人送来了埃修的纹章链甲,同时也宣告了他在拉里亚的逗留到此为止。在一个晨雾迷离的清晨,埃修策马出城。站了半夜,正掰着指头等换岗的卫兵很随意地瞥了埃修的背影一眼,张嘴打了个哈欠。

埃修的目的地是坐落于潘德内海西岸的银湖镇,三天以来他一直在恶补潘德的风土人情,知道这处地方是潘德佣兵工会的总部,是渴望冒险的热血青年们的好去处,也不乏从外大陆漂洋过海而来的探险家。潘德大陆战乱不休,鲜有安生的桃花源,就算是蜗居在城里指不定哪天也会被潜入的异端盯上成为预备祭品——说起来帝国人还要更闹心些,防火防盗防异端,他们还得再防拜蛇教。常年混迹于野的,无论是投军、跑商,亦或是当一个佣兵,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再三权衡后,埃修选择了去当一个佣兵——他并不认为自己甘愿成为一个被发号施令的士兵。其实拉里亚就有佣兵公会的分会,注册在哪里都能完成,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尽可能的远离帝国边境,处于瑞文斯顿、菲尔兹威边境的银湖镇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帝国忙于应付萨里昂达夏这两个虎视眈眈的邻居,爪牙暂时还伸不到潘德大陆的北部,是真真切切的天高皇帝远。埃修对帝国怀有刻骨的仇恨,但他理性地克制着自己,不让那仇恨在自己的血管中澎湃的燃烧。急吼吼地拉起一支队伍,打劫商队,屠戮村民,最后倒在正规军的围剿之下,最多临死前硬着嘴喊几句“帝国猪”?如果这样的话,老酒鬼只会怀疑他在雅诺斯跟埃修相处的这十年是在对牛弹琴。

埃修要毁灭帝国,他要亲眼见证着雅诺斯在屠城的火光中陷落,将崭新的巴兰杜克家旗插遍每一个帝国贵族的头骨。但他个人的力量在雄踞潘德一个半世纪的帝国面前就像一个妄图撼动大树的蚍蜉般渺小,勇气可嘉,更可笑。

要更强啊!埃修攥紧了手中的马缰,人力有时而穷,只有手上有一支军纪严整,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部队才能在潘德立足。成立自己的佣兵小队只是第一步,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光杆司令?不过据说瑞文斯顿境内游荡着迷雾山的劫掠小队,瑞恩的龙骑士团对此开出了高价悬赏,倒也是赚外快的途径之一。

一日疾驰,在路上射杀了几个不长眼的毛贼,埃修总算是赶在日落前到达了克温村。然而他却被一群全副武装的民兵给拦在了村外,而且看他们这如临大敌的架势,埃修估摸着自己表露出接近村庄围墙的意图就会立刻招来飞蝗般的箭矢。

“怎么回事?”埃修站在弩箭的射程外,远远地喊话。得到的回应却微不可闻,埃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他的喊话方式是经过老酒鬼特训的,洪亮,穿透力十足,三百步外都清晰可闻。可对面的民兵有这功底吗?扯着嗓子吼了几句,埃修却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我途径村庄,请求借宿一晚!”

对面一阵骚动,不知是在商量些什么,而后终于是推了一个民兵出来,他缓步朝埃修走去,半个身子都缩在盾牌后面,显然是十分忌惮埃修挎着的短弓。埃修自然看出了对方的顾忌所在,解下了自己的箭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那个民兵松了口气,喊道:“克温近来有山贼侵扰,已进入戒严状态,还请这位冒险者绕路而行。”

埃修尝试了交涉几句,对方却是不肯松口。看着对方眼中的戒备,埃修恍然,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前来骗开门的山贼的奸细了吧?但这怀疑却也合情合理,克温对岸就是强盗横行的山林,时不时就有人过桥来打秋风,常年与这些狡黠的山贼打交道,克温人也在不断的吃亏中变得无比精明,都知道提防奸细了。

只不过……村里人还是太淳朴啊,就算是有奸细,也该是从北门渗透吧?毕竟山贼们主要的活动区域还是在克温北面的山林,哪有绕半个山头,还专程自南大道打马过来的奸细?埃修望着村庄北部腾起的狼烟,哭笑不得。

民兵们也是哗然,他们没有受过正经的军事训练,连哨兵都只是一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当他们听到南边有个人骑着高头大马接近村庄的时候,被山贼侵扰得有些神经质的他们几乎是一股脑地挤到了南门。山贼们也是觊觎了有段光景了,看到北门的民兵一下子少了大半,哪肯放过这天上掉馅饼的美事,直接冲了过来,没费多大力气就推倒了村门。若不是站岗的民兵拼死点起了狼烟,只怕是山贼们都冲到村中心了民兵们还在南门跟埃修对峙。

民兵们纷纷回防,可跟埃修交涉的那位却是坐蜡了,他有心跟着兄弟们一起回村救援,却又要防着埃修突施冷箭,纠结万分。埃修哪管那么多,拍马前冲。

“你!”民兵又惊又怒,下意识地拔剑砍向埃修。埃修随手拨开,沉声道:“我来帮你们杀山贼!”

“快快快!抢******!”小头目肩上扛着个不断挣扎的少女,一脚踹翻了想抢回自己女儿的老汉,正想给这不知死活的老家伙补上一刀,忽然破空声起,一支羽箭精准地撞开了刀锋。小头目一愣,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谁放的箭,居然被逃过一劫的老汉趁机扑倒在地,死死地扼住了喉咙。

小头目又惊又怒,反手去掐老汉,他年轻力壮,自然不惧一个老头。谁知道他之前扛着的少女惨叫一声:“爹!”而后疯了一般地扑上来抓他的脸。小头目惨叫一声,想举刀砍死两人,又是一枚羽箭飞来,将他握刀的手腕死死地钉在了地面。

两箭救下一对父女的埃修并未放松,山贼们在成功进村后立刻化整为零,喊杀声哭喊声随处可闻,更有几处房屋已经起火。但当埃修赶到时却只能看到山贼们狂笑的背影,像是漫过海滩的潮水,留下一地狼藉后又飘然退走。怎么回事?他有些茫然,倒是几个大难不死的民兵愤恨地把手中的兵器摔到了地上,咒骂着。几处草房噼噼啪啪地燃烧着,夹杂着妇女儿童的啜泣声,拿着武器的男人们脸色灰暗,不知所措。

“我的小女儿啊!!”凄厉的哭喊声打破了尴尬,之前那个被踹了一脚的老人跌跌撞撞地扑到埃修跟前,“英雄,救救我的小女儿吧!”

“恩人,救救九妹吧,求您了!”老汉的女儿也来哀求埃修,父女两人的哭声震天,引得其他人也跟着嚎啕起来,哀鸿遍野。老汉哭的时候偷眼看了看埃修,却发现对方脸色如常,此时正在皱眉思索着什么。

村民的哭声很心烦,但是在角斗场听惯了死人哀嚎惨叫的埃修不至于被这点噪音扰乱心神,他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伙来了又走的山贼目的是什么?但如果周围有任何一个克温的居民能听到埃修的心声的话,一定会明白无误地告诉他:因为他们只是山贼。

这几乎是克温与山贼间长期斗争的惯例了,就像是羊圈、猎狗跟狼群之间的关系一般。狼们趁着猎狗们疏于看守的一瞬间果断出击,叼上几只羔羊就扬长而去。不恋战,也不敢恋战,真要让屠遍了整个羊圈的话,那势必就会激怒羊群的主人——村庄的领主,到那时正规军出动,他们这些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是对手?

潘德的山贼们,在摸爬滚打中多少也总结出了打劫的经验之谈:只要他们不触犯领主的根本利益,那么他们就只需要跟同为乌合之众的民兵打交道。或许会有些宅心仁厚的领主派治安队过来,充其量也只能打消山贼们进村的念想,并不耽误他们拦路打劫杀人越货。埃修也是涉世未深,一时间有些想入非非。

“村长别哭了……”几个村民的劝慰让埃修回过神来。这是克温村长?埃修打量着这个貌不惊人的老人,有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村长也是同理。村庄遭此劫难,不先安抚村民清点损失,反倒哭哭啼啼,虽然丧女之痛人之常情,但现如今却是起了个坏头。

罢了,正好去探下这股山贼的虚实。埃修最终还是答应了村长的请求,除了主动请缨的民兵意外,还有几个小伙子跃跃欲试地想跟着埃修去,但埃修一看他们这伙毛躁样就有些头大,难道他们以为山贼都是一捏就碎的面瓜?不过他倒不介意多几个帮手。策马前埃修随口问:“村长你有几个女儿?”

村长一愣,如实回答:“七个女儿。”

埃修:“……”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