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五十五章 归路绝途(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五章 归路绝途(四)(1 / 1)

埃修没有理会阿尔达利安,只是轻轻一夹焚野马腹,将小丘甩到身后。小丘另一侧突然转出一骑,骑手在马背上伏低身子,策马疾驰,勉强跟上了埃修与他并行。却是里泰迪兰,一脸轻慢的笑容。他没有表露出任何敌意,于是埃修也没有

“厉害厉害,”里泰迪兰在马背上装模作样地鼓掌,“居然能让阿尔达利安吃瘪,想必你也可以去拉里亚混一个号角游骑的教官当当。”

“你都看见了?”埃修说,他不清楚教官贝克与阿尔达利安家族之间的过往纠葛,因此不能领会里泰迪兰调侃的言外之意。

“当然。我还以为你要把这匹烈马进献给拉菲娜·温特以换取自由。本来是想劝住你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卡西洛尔不想饱眼福,我可是想的。”他促狭地笑了起来,“你这下可是把阿尔达利安家族得罪狠了,如果哪天你成了我们诺多的俘虏,最好立刻自我了断。你们潘德人所谓的酷刑在艾拉克莱的典狱长眼中不过是些开胃的小菜,你不会想吃他们给你呈上的正餐。而且不是我说,我的那些同胞基本上都任你宰割了,你怎么就不把他们的弓箭也都收缴了啊!那些符印弓可以在你们潘德人的市场上卖出一个了不得的天价;还有阿尔达利安家族的重宝落幕弓,你居然也没拿走。真是可耻的浪费。”

“我没必要做到那么绝。此外,得罪阿尔达利安并不等同于得罪全体诺多精灵——这是我的想法。”埃修耐着性子听完里泰迪兰的长篇大论,心里只觉得莫名其妙。这位不是个诺多精灵吗?怎么言辞之间的立场听起来是在偏颇自己?

“哈!”里泰迪兰嗤笑一声,“站在你的立场,这么做似乎也可以说是给阿尔达利安家族的族长留了点面子,可惜的是他们家族没人会考虑得这么深刻。先前在长河边你跟她过招时手脚就很不干净,今天更是直截了当地威胁要剥光拉菲娜。也就是这破事拉菲娜肯定不敢往外声张,除非她想让自己继死鬼老爹之后再次使阿尔达利安家族成为艾拉克莱的笑柄——不然你也跟得罪全诺多差不多了。说真的,巴兰杜克——你应该是这个名字——我要是你,就把他们全宰了以绝后患。反正这里是迦图草原,目击者就我一个。”

“你究竟是不是一个诺多精灵?”埃修转过头去看里泰迪兰,“而且话为什么这么多?”

“我当然是个诺多精灵,但这并不代表我有义务捍卫阿尔达利安家族的荣誉利益。在被放逐之前,我是凯勒冯伊尔家族的成员——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一个与阿尔达利安家族比肩的高贵出身就行,也就吃亏在没有上古遗物传承下来,所以在艾拉克莱的元老院跟议会中话语权要稍微低一些。。至于你第二个问题,你见过健谈的潘德人,自然也会见到健谈的诺多精灵。而且你让拉菲娜这么狼狈,我看你比较顺眼。你让自己恢复了自由身,连带着我也不需要跟在拉菲娜那婆娘后面受气了。”

“先前在营地我看出来了,你跟她的护卫相处得不是很愉快。”

“我跟你差不多,都是半路被她抓进来的。美其名曰要让我戴罪立功、回归族群。我原本的计划是绕道东部大森林潜入帝国,欣赏欣赏那边女人被南部阳光亲吻出来的、小麦色泽的肌肤,结果不巧在边界撞上了拉菲娜的队伍——deutan!”在细碎的抱怨中里泰迪兰突兀地穿插了一句响亮的诺多脏话,“死婆娘要是缺人手就不能多从艾拉克莱带点人出来?我雇佣兵当得可是风生水起,干嘛要回到艾拉克莱跟那群一见血就大惊小怪的乖宝宝厮混?哦……说到这个,”他突然凑近埃修,“你需要雇佣兵吗?我可是一名剑术与箭术同样高明的诺多游侠——想必你已经在长河旁见识过了。刚刚恢复自由身,所以优惠大酬宾,五万第纳尔的雇佣合同以及六千第纳尔的周薪,你就可以同时招揽一名出色的战士,一名卓越的刺客,以及一位潇洒的浪子。”

“价格倒是不菲,却也物有所值——只是修辞,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你也许很适合在我的队伍中担任一名全方位的战斗教官。”里泰迪兰的坐骑已经开始喘息,埃修示意焚野放慢脚步。“但我得回到自己的领地才能支付你的工资。”

“嚯,你居然还是一位领主,哪个国家的?”

“瑞文斯顿。”

“在北境?”里泰迪兰脸上轻佻的笑容僵住了,“那还是算了,那地方没什么意思。渡鸦叫声难听至极;龙牙松就是一截埋在雪里不知死活的丑陋木头;女人是没有情调的悍妇;酒只是一味的烈,而没有香醇的回味;吟游诗人也不知道在干嚎什么鸟语。我可不想再去第二次。”

“你先前去过?”

“雇主的要求。”里泰迪兰漫不经心地说,“领主巴兰杜克阁下,你若是哪天背离到瑞文斯顿以外的国家,再来找我吧。各个城镇的酒馆都留存着我里泰迪兰的事迹,流言即我的足迹,传闻即我的身影。找到我应该不难,前提是那时我没有合约在身。优惠价可以保留。”

“到时再说吧。”埃修其实也没太当回事。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迦图人当中。兰道夫与扎卡尔已经将野马群清点、遴选完毕。总计有二十五头野马,其中公马六头,母马十一头,马驹八头,都是出类拔萃的良骏。而兰道夫为这群野马向扎卡尔支付的过路费换算成第纳尔则是一笔难以计量的数字,兰道夫当然不可能随身携带数额相当的巨款,这笔债务只能是日后以后勤粮草、武器防具等形式兑现。而为了保证交易的顺利进行,兰道夫还得在扎卡尔的部落中停留一段时间,顺便驯化掉马群的野性。尽管肉疼,但是兰道夫还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欣喜,凭借这半群血统优秀的野马,假以时日精心育养,便可动摇迦图人在战马市场上绝对的垄断地位。到那时,回报只会千百倍的丰厚!幸好迦图人出了一个像扎卡尔这么好说话的军阀,幸好阿尔达利安在长河边捡了个埃修·巴兰杜克回来。

“巴兰杜克阁下,这是您的半群野马,其中几匹母马已经套上了马鞍,您要的一千支箭矢都挂载在上面任您取用。”见到埃修回来,兰道夫殷勤地迎了上去,帮他指认。“您的私人事务,应该是处理完了?”

“是的,我准备启程了。替我向扎卡尔告别。”

“巧了,扎卡尔大人也委托我向您告别,同时转达歉意。‘紧急军务,因此不能送行,仅以此薄礼赠于胡撒卓尔’。这是扎卡尔大人留给阁下的礼物,一把做工精良的迦图战弓。归途凶险,一路小心。”兰道夫说完,站到一旁,好整以暇地想看看埃修该怎么带走剩下的半群野马。

埃修将战弓背到身上,抱住焚野的头,指了指那些野马,又指了指自己。“明白了?”他问。

焚野惶恐地上下晃动脑袋,看起来就像是在点头。“行,出发!”埃修跳上马背,焚野发出一声响亮的嘶鸣,野马纷纷随行。

兰道夫傻眼了,他光想着看戏,却全然忽略了埃修胯下这匹公马就是这群野马原先的首领,就算臣服于人,但仍有号令的余威。若不是有驯马师拦着,属于兰道夫的那半群野马估摸着也会被埃修拐跑。

可惜了啊,兰道夫看着群马在草原上驰骋远去的身影,暗自叹息。但是这么铺张的排场,在草原上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被“破坏者”朱达连番截杀过后,能够安然无恙回到北境的野马,恐怕也只有埃修与他的坐骑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