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五十章 叵测之旅(十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章 叵测之旅(十二)(1 / 1)

埃修并未去关注对方派出多少人来与他打第二阵,他只是夹紧马腹,一门心思地想要追上赤色公马。然而很快埃修发现双方之间的距离看似紧跑几步就能追上,实则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尽管他骑乘的同样是在这片草原上生长的优良骏马,然而其素质却在各个方面都被公马大幅度地碾压。除此以外,公马并不需要担荷骑手的重量,如此一来速度的差距便更加分明。这是一场注定徒劳的追逐。公马游刃有余地遛着埃修,时不时还回头去看,五官之间的运动排列出一个相当人性化的嘲讽表情。而就在这时,朱达那边的三名骑手也已经拍马赶到。这些不速之客引起了公马的警觉,它四蹄发力,瞬间化作一道红烟绕到了马群的另一侧。骑手们同样追不上公马,截住埃修却也绰绰有余——而且这正是他们原本的目的。

埃修迅速扫视一圈,这轮出阵的三人装束与先前被他斩杀的两名亲卫一致,手持着修长的套马杆,杆身用柔韧的木头制成,末端系着套索。套马杆近手的那端绑着一块皮革,露出些许锋利的寒光,那赫然是一块尖锐的铁片。在经过如此改造过后,这些骑手手中的长杆既能用来套马,也能调转方向成为长度惊人的骑枪。

没有任何示警与前兆,三骑在对埃修完成合围的同时也已悍然朝他发动攻击。并不是同时出手,而是打了一个绝妙的时间差:拦在埃修前头的亲卫率先出手,手中套马杆一扬,末端的套索灵活地翘起,如软鞭一般抽向埃修。埃修举刀便砍,然而经过头阵的断矛削指刎喉以后,他手中的马刀已经出现了损钝,而且套索的柔韧程度亦远超埃修的预料。这一刀终究是没能直截了当地斩开绳索,刀刃反而在半空中被套住。骑手顺势往回一扯,套索以刀背为受力点收紧。没等埃修发力扯回,身后两侧的两根套马杆也到了,一根挽住埃修坐骑的脖颈,一根则是从天而降,缠住了埃修的脖子。

埃修左手松开缰绳,拽住套索,不让其在自己脖子上收紧。尽管论力量埃修占有绝对的优势,但他一时间却难以同时兼顾三个方向的角力:他持刀的右手此刻还在半空与人僵持;胯下的坐骑已经被套索强行拧转过头,不由自主地以免被勒到窒息;而埃修的左手更是腾不出空当。

决断只在临场的瞬息之间。埃修毅然松开右手,任凭马刀被人摘走。他以被缴械为代价解放了自己的右臂。如此一来三面夹击的困境突然迎刃而解:埃修接连扯断了束缚自己与坐骑的索套。尽管有头阵的前车之鉴在,骑手知道埃修一旦抓住长杆,随之而来的压倒性怪力随时有可能将他们扯离马鞍。但他们却没有立时松手弃杆,只是紧急从埃修身旁摆开。但他们的反应如何跟得上埃修?两条套马杆刚有所动静立时被埃修握住,可这时那名缴了埃修马刀走的骑手已经调转了套马杆,皮革被扯落,雪亮的矛头高挺起来径直刺向埃修!

埃修被迫回避,两名骑手得以抽回自己的套马杆,他们同样调转杆身,扯下矛头上的皮革。三骑在埃修周围以小碎步连转,矛尖却很少往埃修身上招呼,甚至一直在刻意避开埃修手臂所能触及的范围,转而往他的坐骑身上戳刺,也不贪图一击毙命,而是在不停地制造轻微的伤口。

非常精密的协同作战。埃修不得不承认这三人应付起来极其棘手。尽管第二阵人数仅比头阵多了一人,可带给埃修的压力远不止是二加一那么简单。三根套马杆组成的连环攻势将他限制在了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里。而在失去了马刀以后,埃修也再难发动强而有力的反击。细密的创口遍布他胯下坐骑的全身,鲜血正在淋漓地流淌。接连受创的痛楚已经让这匹迦图战马丧失了继续作战的勇气,任凭埃修如何驱使都瑟缩不前,生怕受到更大的伤害——这便是被阉割后的坏处了,尽管脾气更温顺,更容易驱策,却不复悍勇的血性。也许这三名骑手正是看准了这点才采取如此的策略。迦图人确实对马匹非常了解。更何况埃修也才在今天骑上这匹马,他们俩之间的“交情”显然不足以让战马为埃修做出牺牲。

“很不妙啊……”兰道夫喃喃自语。尽管在驯马与战斗这两方面他都是不折不扣的门外汉,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担忧埃修此时面临着的凶险局面。那三根往来穿梭的套马杆让他眼花缭乱,而每道出现在埃修坐骑身上的新创亦让他提心吊胆。不过兰道夫关切的重点主要在于争马最终的胜负。如果埃修不能连下三阵,那么两人之间关于野马的分配协议自然不可能生效。

“没什么可担心的,朋友!”一只宽厚的手掌有力地勾住兰道夫的肩膀,亲切地拍打起来,“朱达亲卫之间的配合确实有些门道,肯定是经过了极其严格的训练。不过他们这些小手段对我们的胡撒卓尔充其量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干扰而已。实际上,我已经听到大草原之风正将那三人的死期吹得离我们越来越近。”

“您何以这么笃定呢,扎卡尔大人?”兰道夫苦笑,“您给巴兰杜克的佩刀被对面缴走,给他的战马即将因为失血过多而瘫痪。落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失去武器,失去坐骑怎么能叫落败呢?”扎卡尔抱着双臂,自信地微笑,“对于胡撒卓尔来说,那不过是寥寥几根雄狮用以招摇的鬃毛而已。我只在意一件事情:那三个只敢拔毛的蠢货,之后该如何面对怒狮挥舞出来的獠牙与利爪?”

真是无趣,说是争马,不就是换个形式的打打杀杀?里泰迪兰打了个哈欠,跳下马背,寻了个宽敞的草地躺平,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惬意地眯起眼睛。他一边感受草原上和煦的阳光通过全身每一个裸露在外的毛孔灌注进自己体内,一边畅快地叹息。他刚想打个盹,四周却立时汹涌起欢呼的声浪,愉快的心情与睡意都在霎时间被吞没、震碎。

“d,你要赢不能早点赢吗?!”里泰迪兰气急败坏地翻了个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