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四十六章 叵测之旅(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六章 叵测之旅(八)(1 / 1)

“你需要我帮忙去驯服那匹头马?”埃修说,“对此你开出的价码是?”

兰道夫原本预想了一大串的说辞,却被埃修的开门见山硬生生堵了回去。好家伙,是巴兰杜克本人的性格原本就那么爽直,还是在北境被熏陶出来的结果?彼此试探的阶段就这么被粗暴地略过,径直来到了待价而沽的环节。兰道夫重新整理了一番语言,小心翼翼地开口:“您若是成功驯服了头马,可以带走一半的马群,扎卡尔索取的过路费我会一并支付,您不用为此付出一个子儿。如果巴兰杜克先生愿意让出头马,我也会付出相应的价码,”他停顿片刻,打算试探一下埃修意愿的底线,“我可以说服阿尔达利安——就是坐在车厢内那名诺多领主——将狼斧交还给您。”

“说服?”埃修不动声色,“我不觉得你在她面前有什么话语权。”

“我的主人与诺多一族有深厚的交情,因此我还是能——”

“那么你根本不必一路上为她驱车。”埃修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兰道夫,他上路伊始就注意到了兰道夫对待车厢中人低声下气的态度,在驾车时他甚至不敢挥鞭抽打那两匹拉车的精灵马。就算他真的能说服阿尔达利安,但这点付出就想换得一匹凶悍至极的迦图野马吗?这个秃脑袋里装的生意经铁定是萨里昂出版的。“至于狼斧的事也无需你去操心。阿尔达利安已经应允过会将狼斧归还。”

阿尔达利安的承诺能相信吗?兰道夫不有腹诽,谁知道她会使唤你多久?当然这些言语以及佐证的轶事他不会告诉埃修,年轻人想吃亏就由着去吧。兰道夫现在需要考虑他还能拿出什么重量级的筹码,而且其价值足以打动埃修。

兰道夫先是满满地斟了一杯马奶酒。他已经半醉了,尽管思路仍然清晰,但是斟酒的手却在微微颤抖。他当然不是要向埃修敬酒,只是为了拿出接下来的筹码,他需要一些酒精来赋予自己胆气,同时进一步麻痹自己谨小慎微的神经。他一口饮尽,深吸几口气,掏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巴兰杜克先生,您听说过‘盐矿’吗?”

埃修摇了摇头,示意兰道夫继续。

“那您可曾知道‘炉火与锻造之神’阿齐亚兹的传说?”

“略有耳闻。”埃修隐隐约约地记得赫菲斯托同他提过那么几句,不过他当时并未刻意去记,经由兰道夫提醒后,原本模糊的印象重又被勾了出来。

“虽然名字叫做盐矿,但实际上并非矿脉,应该说是一座隐蔽偏僻的铁匠铺,售卖‘凡人所能制作出的最好的武器’,交易的货币并非第纳尔,而是一粒瑰美的蓝色宝石。同时那里亦是阿齐亚兹的居所。我的主人曾经亲自到访那里,并嘱咐我将具体的路线绘制成地图。之后我负责保管并物色合适的买家。巴兰杜克先生,我敢断言那是全潘德最昂贵的一张羊皮纸,而且不会再有第二份!阿尔达利安领主一路上对我威逼利诱,,但若是阁下愿意出让头马,我——”兰道夫被酒精熏得涨红的脸痛苦地缩紧了,额头中央堆叠出密密匝匝的皱纹,仿佛丘陵一般,一直向上绵延至光秃秃的脑门。过了几秒后他艰难地再次开口,声音无比沙哑低沉:“我会以这张地图作为报酬。”

有趣。埃修沉吟起来,他现在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那些传说的真实性。兰道夫与赫菲斯托并不一样,一人是逐利的商人,一人是皓首穷经的学者,两人获得讯息的渠道并不相同,但关于“炉火与锻造之神”的只言片语却有惊人的重合度。兰道夫那挣扎的模样并未触动埃修,尽管那张地图也许真像兰道夫表现出来的那样价值连城难以割舍,但是当下埃修并无需求,一来他已经有狼斧,二来就算他寻到了盐矿的所在,也没有什么可供交易的蓝色宝石。

见埃修一时不出声,兰道夫以为对方并未相信他的说辞:“我以主人的名誉担保,这并非随意杜撰的空谈。半神“喧闹者”阿拉里克·冯·布洛赫正是由主人一路护送往盐矿,现在应该仍在那里休养。”兰道夫的语气愈发急切,“阁下!阿尔达利安领主同样想通过这张地图知晓他的位置,虽然她现下拿不出一颗龙泪宝石做交换,但是以阿尔达利安家族的财力,等她回到东部大森林以后这份地图必然易主。这是您现下唯一的机会!”兰道夫说得口干舌燥,不得不又往自己碗中添了浅浅一层奶酒润喉,原本有些激动的情绪借着这空当迎来了片刻的缓和。兰道夫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一匹迦图野马冲昏了头脑,巴兰杜克未必能顺利在驯马的竞争胜出,这些话其实应该在一切尘埃落定后再抛出,但是不知为何他却先入为主地断定埃修必然会成为那匹头马的新主?也许巴兰杜克就是在担心这点,这笔交易若想皆大欢喜,必然是以成功驯服头马作为前提。若是无功而返,巴兰杜克岂不是白白帮他跑腿,还让迦图人看笑话?

一念及此,他又开口试图补救:“当然,此事无论成功与否,阁下都将获得一笔价值五万第纳尔的馈赠作为酬劳。”

“头马我要自己留着,马群与你分一半。”埃修抬起一只手掌,示意兰道夫不用再说,“地图你自己留着吧,卖给谁我并不在意。”

“巴兰杜克阁下,您确信你能够驯服那匹头马吗?迦图草原上野马群的领袖可不是寻常的骏马,脾性暴烈,不仅食草,生肉也来者不拒,几乎与猛兽无异。驯服它的过程可能比一场真刀真枪的搏斗还要凶险。”兰道夫一时难掩脸上的失望神色,但是半群迦图野马想来也能发掘出一些做种马的好苗子,假以时日也许可以打破战马市场被迦图与达夏共同垄断的局面。

“当然。”埃修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似乎那匹头马已经是他的囊中物,只能他伸手来取。兰道夫一时语塞,他原本还想打消巴兰杜克那莫名其妙的自信心,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论起搏斗,潘德上能强过巴兰杜克其实屈指可数。此人自从逃出雅诺斯的角斗场以来,战绩何其彪炳?先是于王城萨里昂刺杀“秩序之鞭”后全身而退,又在泊胡拉班奇袭菲尔兹威军粮草得手,当然,最能证明他强悍的个人武力的自然是在波因布鲁城中直面迷雾山部落的劫掠大潮并手刃预兆之狼。尽管埃修·巴兰杜克现在还未在大陆范围内有显赫的声名,但是在奎格芬遍布潘德的情报网下,其人的事迹通过第纳尔与第纳尔的流通显露无遗。如此看来,兰道夫更应该担心埃修会不会用力过猛失手把那匹头马给宰了。

“既然如此,那便一言为定。”兰道夫说,“我这就去起草一份契约,阿诺!”他喊了一声发现无人应答,才想起来自己的随从已经被自己派出去清点人手。兰道夫干笑一声,掩饰尴尬。他扶着桌子撑起身躯,摇摇晃晃地走出帐篷。埃修跟随他走出帐篷。

兰道夫很快写就了一份契约,尽管羊皮纸上的字迹不太好看,但其中的条款都能看清。两人重复确认一遍,都无异议,埃修签字,兰道夫盖章。

“朋友,你们的私事谈完了吗?”远远地传来扎卡尔洪亮的声音,夹杂在密集的马蹄声中间。他已经换上了一身米斯龙德铠,马鞍上挂着长刀与短弓。他大摇大摆地驱马来到兰道夫身边,丝毫不顾忌不远处诺多游侠杀人一样的视线,“我们要出发了!”

“这就来!扎卡尔大人,”兰道夫应道,“我身边这位巴兰杜克先生将代表我的主人出战!”

“好,我也要见识见识胡撒卓尔的能耐!”扎卡尔抚掌大笑,“为胡撒卓尔备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