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第四十二章 叵测之旅(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二章 叵测之旅(四)(1 / 1)

勇盾堡。

凯德伦男爵站在自己城堡的望楼上,手持一根单筒望远镜,用两根手指缓缓地校正旋钮,直到将那支正往迦图草原方向前行的队伍从头至尾尽数套入视野中。两天前,这支名义上的萨里昂商队才一进入他的辖区,凯德伦便立刻从哨兵那得到了消息,但早在哨兵报信十八个小时之前,一只银王鸽撞碎了他卧室的窗户,捎来了一封被蜜蜡封存的羊皮纸,其上的命令短促且潦草,但口气极其强硬:不得对这支商队有任何想法,否则后果自负。并无落款,只有一个暗红色的匍匐雄狮印。凯德伦曾经被施耐德抓着头发强迫记住这个印章,这是乌尔力克家族授予萨里昂商会会长的王室印记,任何盖上此印的命令只有国王才有权力更改。凯德伦立刻意识到那不是自己区区一介边境男爵能够招惹的对象。

凯德伦当然不敢妄生事端,只是他很难在这种方面上约束自己的部下——劫掠这种勾当做太多次难免就会沾染上盗匪的习气:散漫,狡猾,只会被利益驱使。凯德伦直系部队的大部分指挥单元由早期跟随他的无赖骑士构成,在对外作战时或许还会听从他的号令,可一旦到了他们心照不宣的“领地内务”,一个个都阳奉阴违起来。刚入驻勇盾堡时凯德伦没少带着这些无赖骑士对路过的商队揩油,他现在已经不怎么去干类似的勾当了,一门心思地钻研如何将迦图人与诺多精灵之间的浑水越搅越浑以便从中获利,但他的部属却将这项活动作为“传统”保留了下来。而且近来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好在这支由萨里昂商会会长盖印庇护的商队武装力量并不薄弱——三十名配备投矛的重甲雇佣步兵,二十名拉里亚的巡狩哨兵,二十名雇佣弩手,十五名巴克利火枪手,此外还有五名配弓的轻骑兵,就一支商队而言,如此规模的护卫部队已算雄厚,就是凯德伦自己带一支部队都未必能够轻松吃下来,因此他完全不担心自己的那票手下会愚蠢到带着十来个人去找茬。

但是凯德伦渐渐地觉得有些不对劲。昨天他莫名其妙地损失了一队押送俘虏的轻骑兵,在长河旁找到了他们死状凄惨的尸体。但真正的损失其实是一名被那支小部队看管的诺多女精灵。凯德伦其实很清楚自己的部下为何会出现在长河边,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士兵在偷偷摸摸地背着他搞类似的小动作,不过他并不介意。不能自己独占着酒坛不放,偶尔也得让手下润润嘴。拉里亚的拍卖行从来不会重视诺多女精灵的贞操,相反,她们的纯洁象征着野性与危险,那些对此有情结的富豪往往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一开始凯德伦以为自己的轻骑兵是遭到了诺多小队的伏击,然而自从蒂尔多·奥拉冈·阿尔达利安在勇盾堡下败北便鲜有诺多精灵在自己的地盘上出没,凯德伦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目击报告了。此外嫌疑最大的自然是那支“刚好”驻扎在附近的商队。

凯德伦默默地调转望远镜,他看到自己去年才招揽的一个无赖骑士正带着几名轻骑兵鬼鬼祟祟地缀在商队后面,还装模作样地朝勇盾堡放出了一只信鸽。凯德伦很清楚那只信鸽脚上没有绑任何东西,那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讯号,接下来那个蠢货就会以自己的名义截停这支部队,试图揩油。

一支游骑快速地脱离商队,在马背上张弓搭箭,他在短短三秒钟连射了五支箭矢!而自己的部下连同那些轻骑兵无一例外都是头部中箭栽下马来。

望远镜自凯德伦的手中滑落,镜片在望楼的砖墙上磕得粉碎,他瞠目结舌地望向平原上那个微小的黑点,喃喃自语:“他妈的……这是诺多精灵的射法?”

凯德伦很相信自己的眼力,尤其是在他与诺多精灵打了那么久很不愉快的交道以后,更是刻骨铭心地体会到那些绿眼睛在弓箭上惊人的造诣,那浑然天成而又流畅自如的连珠箭落在凯德伦眼中让他条件反射般地感到畏惧,埃尔德雷德侯爵手下最出色的银雾游侠也不过能够连射四箭,而且还不能完全保证准度。

“符印弓、精灵马、还有……诺多的箭法……”联想到那扇被银王鸽撞破、至今还没修缮的窗户,凯德伦微微呲牙,展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从怀中摸出信笺,三五下撕扯开,将印有匍匐雄狮的纸片揉捏成一团弹出望楼。他双手扶在石墙上用力深呼吸,但仍然觉得火焰越烧越旺。“后果自负?施耐德会长,你自己的失察,可怪不得我。”凯德伦含混却不屑地嘟囔一声,快步走下望楼,他脚步非常急促,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传令下去,把南边巡逻的哨兵都调到长河附近,抓紧巡逻。召集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如果发现那支离境商队接近长河立刻报告。”

“大人,要派出斥候盯着他们吗?”

“免了,看紧边境就行。”凯德伦摆了摆手,盯梢一支有诺多游侠巡逻的商队?他还没那么幼稚。“取一只银王鸽来,我要给异端裁判所写封信。”

……

商队穿过长河没多久,几名战斗骑兵远远地迎了上来。他们认出了队伍悬挂的旗帜,而后认出了兰道夫,大声打起招呼。兰道夫同样用迦图语朝他们问好,同时扔过去几袋上好的烈酒。随后这些骑兵接替了埃修与里泰迪兰的位置,一路护送着他们。游侠们则被召回到阿尔达利安乘坐的马车周围。

兰道夫握着缰绳的手背都绷紧了,他一边用迦图的方言跟一名战斗骑兵聊天,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反复地打量着附近游侠的脸色,生怕一不小心就爆发出冲突。这时一个念头没来由地涌上他的脑海:他们不会是想借助我接近并暗杀一名迦图军阀吧?还是说年轻的阿尔达利安要以落幕弓屠杀整片迦图草原,帮助自己的家族在艾拉克莱建立威望?尽管自己的主人一直在诚恳地履行当初协定中的义务,而作为交换,诺多当前的族长也不会贸然东部大森林外引发大规模武装冲突,只是考虑到阿尔达利安家族,尤其是上代族长蒂尔多·奥拉冈以往的“显赫事迹”,他便觉得自己的臆测并非不切实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