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六十七章 孤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七章 孤坟(1 / 2)

藤萝没有根茎。

或说,城中的藤萝没有根茎。

李长安在城中一番探寻,发现了一个令人咂舌的事实。

潇水城中,遍布每个角落的紫藤萝居然都是同一株。

他沿着紫藤蔓生方向,踏遍潇水,从午时寻到深夜。

不知不觉。

已然身处城外无名山腰。

周遭风声凄厉,雨声潇潇,怪木婆娑里鬼影丛生。

而回首来处。

潇水城坐落于夜雨之中,只瞧得见朦朦的灯火与一个隐隐的轮廓。

若是将李长安探寻的路线在轮廓里画出来,则会发现,藤萝之于潇水,譬如血管之于躯体。

血管最终都会通往心脏,而藤萝最终都源自……李长安回身望去,一座熟悉的山门卧在深林,门匾上写着三个字。

水月观。

……

水月观虽在深林,但不算冷清。

因着山上关押着妖魔的缘故,县衙派了不少的差役、弓手上来守卫。

这些家伙平日本就疲懒,今儿见下了大雨,更不肯老实值守了。一个个缩在廊道里、屋檐下,拿出悄悄带来的酒肉、赌具,各自扎堆躲雨玩乐。

冷不丁撞见李长安,便一顿鸡飞狗跳。

胆颤之余,又有好奇。

俩道人,不是一个在山上守妖怪,一个在山下砍妖怪么?今儿晚,怎么姓李的也上来啦?

道士可顾不上他们的疑惑,他的眼中,只有不断向道观深处延伸的藤蔓。

终于。

他找到了一处小院,一处偏僻的、无人涉足的小院。

道士打量着这个院子,越打量,便越是诧异。

这院子的格局、布置竟然同俞家邸店一个模样!

同样的回字形廊道,同样的精致庭院,同样的高大槐木,同样的藤萝环绕。

只不过。

眼前的院子老旧一些、破败一些。

庭院中间的槐木也不如邸店里那一株枝繁叶茂,似乎得了病害,掉光了叶子,只有光秃秃的枝干刺出雨幕。

尤其不同的当然是环绕院子的紫藤萝。这里的藤萝长着根茎,扎根于泥土,正是遍布潇水的藤萝的源头。

而且……

道士提灯细看。

藤蔓深处居然掩藏着一座坟墓。

一座简朴的、孤零零的土坟。

谁的墓?

李长安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他隐隐有个预感,所有的疑问都将从这座孤坟中得到答案。

不假思索上前,拂开缠在墓碑上的藤蔓。

积尘的碑文一点点在眼前揭开。

“闾山不孝弟子俞……”

“李道友。”

身后。

突兀的呼唤,教李长安尾椎炸立。

他猛地回头。

“于真人?”

但见雨幕之后,青萍真人于枚站在门前,手中提着一盏灯笼,幽幽火光映出她苍老的脸上满是唏嘘。

她眼中含着缅怀,细细打量着这院中的一草一木。

“这是老身一位故人曾住过的院子,自她死后,已有数十年未曾开启。不想再度涉足,却是因为李道友。”

李长安已不自觉扶住了剑柄。

“真人在寻晚辈?”

青萍真人点了点头,又幽幽叹了口气,身形都似乎随之又佝偻了几分。

随后出口的话声很轻,轻得在雨中几乎听不真切;又很重,重得只言片语,便让李长安心神撼动。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水月观后山。

妖魔“监牢”深处。

另一场对话正悄然上演。

“冯道长精通药理,当知‘卫气’为何?”

昏惨狭室,充斥着挥之不散的血臭。

重重封禁里,郎中依旧被铁钩挂在石壁之上,与前几日不同,如今的他被剜去了眼睛,割掉了耳朵,砸烂了手指,挖出了髌骨……可谓尝尽人间酷刑,折磨得不成形状。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