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五十九章 蜂起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九章 蜂起(1 / 2)

日暮。

水月观。

松涛阵阵送来寒意。

“阿嚏。”

王六指打了个喷嚏,他小声骂了几句,紧了紧身上的公服,抬头张望。

别院空阔,红色的晚霞与紫色的藤萝交相辉映,色彩晕染开来,渡在壁画上,使得画上的鬼神愈加鲜活,仿佛随时都能睁开双眼,跳出噬人。

他愈加感到这山里寒气逼人。

但好在。

他瞧了瞧日头,交班的时间快到了。

王六指连忙结束摸鱼,快步回到岗位,翘首以待,可等到不耐烦了,顶班的衙役才带着一身酒气姗姗来迟。

彼其娘之!

至少迟了半个钟头。

他心里暗骂,赶紧把值班所用的符箓、法器,一股脑儿塞给这醉汉,恨不得长出翅膀,快快离开这清寒的山林、恐怖的道观,回到城里温暖又快活的赌档与女支馆里。

可交班这厮却磨磨蹭蹭,醉醺醺拉着他不停废话。

“老爷们到底怎么想的?让咱们来看守妖怪?嘿!我要有这本事,还当你的差?”

“道士也是多事。妖怪头子么,抓着了,早早杀了就是,何必关着押着,倒教咱们担心受累?”

王六指心里早就骂娘了,但为了尽快交接,只好耐起性子应付。

“说是为了拷问出潜藏的妖怪。”

“放他娘的屁,这几日风平浪静,哪儿藏着什么妖怪。”

“还为研制解药。”

“呸!都成妖怪吃人了,还救个啥?不若早早杀了,滥发个什么善心?”

王六枝随口应付,忽的瞥见一个短发道人落拓拓走来,赶忙恭声问安。

“见过仙长。”

醉汉闻声一颤,赶紧也跟着问安,那点头哈腰的模样,哪里有半分醉意?

王六枝暗里啐了一口,就知道这厮是装嘴撒酒疯,正好趁机交接,溜班下岗。

……

“辛苦了。”

李长安温声回应一句。

他没注意到两个衙役小小的撕扯,就算注意到了,也不过哂然一笑而已。

毕竟是看守妖怪的苦差事,危险又没什么油水,划水或推脱也是人之常情。

从金府挣脱梦魇,抓住妖魔头子—郎中,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这些日子来,虞眉连同她身后的镇抚司高人都销声匿迹,也不知在暗地里鼓捣些什么,却把郎中连同妖魔们都给留了下来。

这可是一帮子烫手山芋!

潇水府衙是不愿管却不得不管,整好冯翀说服了青萍真人水月观于观主出面,老爷们便顺水推舟,把妖怪们尽数关押进水月观,交给了冯翀拷问研究,并派遣了许多衙役充作看守。

先前那个王六指就是其中一员。

可在李长安看来,这纯粹就是多此一举,毕竟镇压妖魔,靠的是水月观立观百年的香火与庇护,靠的是冯翀不惜血本布下的法阵禁制,而不是这帮彷如惊弓之鸟,随时随地都准备一哄而散的衙役。

他们唯一的作用大抵是给官老爷们一个放手不管的借口,以及拦住某些人吧。

比如,整天杵着拐杖揣着刀子,在山门附近转悠的张少楠;再比如,不晓得从哪里听了二手消息,要来分块太岁肉的憨批。

想到这里,李长安摇头失笑,慢慢悠悠晃到了水月观后山石洞,关押妖魔的监牢,在这里,冯翀、薄子瑜已然等待多时。

时隔数日,三人再度聚首。

不同两个伤势没好利索的道士,薄子瑜这几日过得分外滋润,脸颊都丰盈了不少。

李长安还从他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异香。

那是多种名贵香料混合的味道,整个潇水,独一份儿……

“又去了狸儿楼?”

薄子瑜没急着开口,先递来了两壶好酒,李长安揭开红绸塞子,入鼻别致香醇。

“好酒。”

捕快嘿嘿一笑。

“三娘子的珍藏能不是好酒?”

他似是感慨,又似是自嘲。

“往日喝上半滴都是奢望,没成想,今儿借了这妖怪的光,天天都能混个肚饱。”

梦魇事件之后。

也许是出于报答,也许是心有余悸,金员外与三娘子、衙门一齐出面,多次在狸儿楼宴饮城中富豪,商议出钱出力搜捕城中可能存在的妖魔余孽。

本来这等宴会,凭薄子瑜的身份顶多在门外站岗,可一来,三人中李长安和冯翀对此不感兴趣,二来衙门中关于妖魔的事宜一直由他在负责,这一来二去,倒是让他得以敬陪末座。

但也仅仅是“敬陪”。

话是半句发不上的,带个耳朵听,带个嘴巴吃而已。顶天,散席后,能顺手摸走两壶佳酿。

几天下来。

他脸上油光厚了一层,贵人们还在吵吵嚷嚷没个准头,就是准备拿出来作悬赏的银子加了一层又一层。

到了今儿,已然丰厚到薄子瑜每每提及,都不住摇头咂舌的地步。

“那么大把银钱洒出来,也不晓得是福是祸?”

李道士小小抿了一口美酒。

“福祸成败自有天数,凡事尽力而为、不愧于心就是。”

嗯,滋味不错。

一壶挂上腰间,一壶塞给冯翀。

“说说吧,着急唤我上山,是出了什么事儿?”

这几日。

薄子瑜忙于公务。

冯翀一头扎进水月观,醉心妖疫研究。

李长安则是一边休养,一边在城中探查妖魔余孽。可惜,打郎中被捕起,城里突兀风平浪静,倒教李长安长剑空利、无处下手。

探查之事,落在实处,就成了西市沽酒,东坊吃肉,北郊看花,南城泛舟。今儿天光和煦,他正猫在青(和谐)楼里,看今年的花魁跳舞,冷不丁,就被冯翀传信叫回了这深林老观。

洞口不是谈事儿的地,冯翀招呼两人进了石洞。

才跨进来。

好似换了人间。

洞里阴潮秽臭,火光昏暗,影影绰绰里捆缚、关押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妖怪。它们或是呻吟、或是哀嚎,石室仿佛成了一座拥挤的地狱。

怪不得冯道士伤势比自个儿轻,脸色却反而更憔悴,呆在这种鬼地方,好得起来才怪。

李长安心里嘀咕,这边冯翀已领着两人到了一张厚木桌子前。

这桌子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腥臭,桌面覆着一层褐色,那不是油漆,是血水浸透木料后留下的污迹。

也无怪桌上的倒霉蛋忘了妖怪的尊严,在封镇中,涕泪横流、瑟瑟发抖了。

这是一只蚊母,就是在金府被猖将一叉放翻那只。

此刻被仰面绑着,腹部的羽毛被仔细清理干净,露出粉红色的皮肉。

冯翀熟练地聚拢光源,抄起小刀。

“这几日,我一直呆在这小小石室,就是为了研制出逆转妖变的法子,可惜我多番试验,尝尽所学,仍是一无所获,除了……”

说着,他干净利落一刀刨开了蚊母的胸腹,将这妖怪的五脏六腑展示给两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