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五十六章 梦兆九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六章 梦兆九(1 / 2)

梦中。

月夜水乡。

青石巷道,薄薄的雾气漫出来卷过石桥。桥下,无声倘佯的水波上,乌篷船儿微微摇晃,一副繁华落幕后的淡泊恬静。

可惜……

“轰!”

临街阁楼上骤然爆起烟尘,残砖碎瓦飞溅里,断肢血雨纷纷而下。

两道身影冲出月空,落在血雨“簌簌”泼洒的石桥之上。

两人落地的姿态不可谓不轻盈,却踩得桥面中央凹陷,紧接着,桥面两侧突兀翘起,猛地往里一合。

桥底翻转过来,竟是一张巨大的怪脸,眼睛弯成一条细缝,腮帮子鼓动着,仿佛在咀嚼着什么美味的食物。

可很快,石桥妖怪惬意的神情突然凝固,眼睛和腮帮子同时鼓到了极致,便有凛冽的剑光自石缝中漏出,旋即,这剑光大涨,妖怪霎时间支离破碎。

乱石堆里,少女一边提剑乱砍,一边崩溃大喊: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没有触动契机,为什么大家都变成了妖怪?!”

还能为什么?

旁边的李长安暗自嘀咕。

还不是冯翀一走,你这梦境主人家被魇谋了朝篡了位,这梦中的江山不属于你了呗。

不过这时候,也没功夫细说,后头还有追兵咧。

李长安一把拽住无能狂怒的少女,就往桥边一个青石巷道钻去。

才进巷口。

巷子深处忽的冒出十来张人脸,人脸后却不是人的躯体,而是类似蚯蚓的虫躯,他们相互交缠着蜂拥而来,瞧得人头皮发麻。

“不可能!”

少女又瞪圆了丹凤眼儿。

“丘伯伯一家子只在城墙根下活动,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管它可不可能,逃命要紧!”

道士提住她的后领,三两下,跃上屋脊。

时值云翳消散。

夜空呈青灰色,彷如死人的背脊,血月就是皮上的烂疮,涌出源源不绝的腥臭月光浸泡小城。

极目远眺。

月光下,或凄厉、或古怪、或刺耳的嚎叫此起彼伏,无数奇形怪状的妖魔从深巷、从人家、从街头、从水底,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要将这妖城中唯二的活人分而食之。

见着这一幕,少女总算是理智了些,她一咬牙。

“跟我来。”

“去哪儿?”

“我的洞府。”

片刻后。

“你管这玩意儿叫洞府?”

两人跟前,一栋飞檐斗拱的高楼直上云霄,字面意思的直上云霄,这高度哪里是洞,分明是要把苍穹捅出一个洞来。

真正的潇水城不可能有这么玄幻的建筑物,所以,这栋楼大抵是少女对梦境最后一点掌控。

“要你管!”

少女白眼一翻,奔入楼中。

群妖的嘶鸣咬着屁股撵上来。

李长安无暇多想,紧随其后。

…………

梦外。

就像被恶狼包围的羔羊,抵抗似乎只会是无用之功,徒劳刺激猎食者的食欲而已。

堂上。

妖魔的头头,那个自言为妖疫幕后元凶的“男子”,暂且称呼他为郎中吧。他用一种平和而挑剔的目光在人群中来回审视,彷如考究的食客在案板上挑肥拣瘦。

屋外。

浓雾翻卷着,数不尽的妖魔掩藏其中,发出怪异的嚎叫,窥视着屋中生灵,只等一声令下,便一齐涌入饕餮一场。

人们已被恐惧死死攥住,别说逃跑,就是哭也不敢哭出一声。

然而,此时的薄子瑜心中却反倒一片平静,恍惚且茫然,甚至有一丝丝莫名其妙的滑稽。

他回首四顾。

李长安依然盘坐在法坛旁,双目紧闭,沉睡未醒。

虞眉依旧寡言少语,可在那张鬼面之下,却能听见沉重的喘息声。

张易还是那副冷峻的神情,有条不紊地扯下袖口包扎虎口,再拔出了另一柄长刀。

而冯翀……

“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