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五十五章 梦兆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五章 梦兆八(2 / 2)

冯翀醒来之后,顾忌到外头浓雾重锁,妖魔数目不明,自己一方又是一堆累赘,几人合议,决定由冯翀开坛作法布下一个强大的结界,用来撑到虞眉口中的援手到来,而几人则为他争取作法的时间。

可不曾想,里边还没动作,外面的妖怪便飞蛾扑火似的,猛闯符箓组成的辟邪法阵。好在不计生死闯进来的都是些小妖小怪,再被符光削弱一层,已然威胁大减,就是薄子瑜用刀子贴上符箓都砍死了好几只。

可是。

数目太多了,好似源源不绝,使人难以理解,小小的潇水城哪里藏下这么多的妖怪?

更何况,那位虞差人先前可提醒过,外面的雾气里还有更厉害的!

薄子瑜苦笑着瞧了眼身后。

冯翀身披法袍,手持法剑,口中念念有词,有条不紊艹弄坛仪。

薄子瑜忽的感到一阵眩晕,他知道这是失血与劳累所致,毕竟只是凡人,纵使杀得了妖魔,也难免要付出代价。

他不由在心里催促:

“冯道长,你可千万要快些啊!”

突然。

“班头当心!”

薄子瑜悚然一惊,忙回头。

见着一头野猪模样的妖怪,撞散符光,迎面猪突而来,纵使符箓扒下了它一层皮肉,露出白森森的头骨,却也使它愈加狰狞与癫狂。

薄子瑜沉气下腰,咬牙递出长刀。

然而。

就在交锋的一刹那。

他绷直的手臂却突兀一软。

糟糕!身体不顶用……

刚刚才冒起(和谐)点儿念头,胸前便猛地一闷,身子一轻,整个人就被猪妖撅飞了出去。

人在半空,眼角的余光瞥见,那妖魔身上插着半截长刀,用更加凶猛的姿态撞向了法坛。

坛前本守着几个衙役,此刻,竟是尖叫着一哄而散,将艹持坛仪难以抽手的冯翀暴(和谐)露在了妖魔面前。

远处,张易鞭长莫及。

虞眉化作红影,飞身回援。

可是,来不及了。

薄子瑜心头一阵冰凉,甚至于,当身体重重砸在地上,都没察觉到疼痛。

完了。

他方如此作想。

可是。

“虎步龙骧,天门地户,人门鬼门,卫我者谁……”

冯翀的诵咏却仍有条不紊响彻耳旁。

法坛没事?

薄子瑜连忙撑起身子看过去。

但见法坛前不过三步处,一个雄壮的身影死死抵住了猪妖,浑身坚实如铁的肌肉将宽松的襦裙撑得几乎要裂开。

没错。

襦裙。

襦裙是女子的装束。

抵挡住猪妖的“壮士”自然是个女人。

如此雄壮的女人,场中自然只有金夫人一位。

但见金夫人吐气开声,把猪妖一个背摔,狠狠掼倒在地,再抄起一个十来斤的铜摆件。

咚!

闷响声中,冯翀咏咒激昂。

“天回地转,阴阳开辟。”

咚!

“法令到处,万鬼伏藏。”

咚!

“急急如律令!”

坛前,三生闷响,猪妖的脑袋被砸了个稀烂。

坛后,如律令下,坛仪功成,玄黄神光自坛前扩散,所过之处,厉风平息,妖魔尸体化作飞灰,房舍四面上下本已摇摇欲坠的光幕立时稳如山岳。

瞬息之间,彷如扫平了妖祟,天地平靖。

……

成了?

成了!

从绝望到狂喜只在刹那之间,屋中顷刻欢腾起来,人们此刻是又叫又闹又哭又笑,尽情发泄着生命失而复得的惊喜。

薄子瑜却注意到冯翀神色苍白、疲敝欲死。

“冯道长,歇息一下吧。”

“不行。”

冯翀却摇头拒绝。

“咱们这边是暂且安全了,李道兄在梦中可还危险万分。”

“可你……”

冯翀摆了摆手。

“无妨。”

说着,他从肘后取出一枚丹药吞下,苍白的脸上便升起些许红润。

他疲倦地笑了笑,正要说些什么。

锵!

闷声靠近的张易突然拔刀。

刀光如匹练。

悍然劈下。

…………

凌冽的刀光将人群的狂欢骤然劈断。

其实这一刀并未砍到冯翀,而是将旁边一个上来庆贺的男子劈飞了出去。

饶是如此。

薄子瑜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护在了冯翀跟前。

“你干什么?!”

他又惊又怒,不晓得张易是受了妖魔的蛊惑,还是一开始就是内鬼。

他并不信任对方,毕竟在他这个捕快看来,张易这类刀口添血的江湖客,为了钱,什么干不出来?

面对这声饱含敌意的质问与人群聚来的惶恐目光,张易把手中刀攥得死死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却不是对着冯翀,对着虞眉,对着薄子瑜,更加不是无知而懦弱的人群。

游侠儿死死盯住被他劈飞的男子。

“你是谁?”

张易的刀又快又狠,从左肩到右肋,几乎把男子砍成两截,通常,人们称呼这种人叫“尸体”。

尸体不会说话,可人群里却响起惊疑不定的低呼。

概因有聪明人发现,这人既不是金家三十七口中的一员,身上也没有穿着衙门公服。

他是谁?

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节骨眼儿上,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挑动人们紧绷的神经,更何况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呢?可奇怪的是,在这之前,居然没有任何人察觉。

人们相继发现了这一点,惊疑的低语愈来愈多,却在某一瞬间,戛然而止。

因为。

尸体站起来了。

像是午睡初醒。

“尸体”自血泊中慢悠悠起身,施施然掸了掸衣襟,身上伤口与血污居然如同掸去灰尘一般消失不见,完好无暇地站在了众人面前。

寻常的容貌,寻常的衣作,并无任何特殊之处,却怪异地使人联想起游走街头卖药的郎中。

“我是谁?”

那人自顾自笑了笑,手里却多出了一块木牌,一块神主牌,一块本该放在法坛上的神主牌。

冯翀瞳孔一缩,诧异之余,表情已然有些狰狞。

所谓坛仪,实际上就是道士自个儿打不过,呼叫祖师、神灵助拳。所以一场坛仪厉害与否,便在于请来的神力多寡。

可要是坛仪完成,神主牌却丢失了呢?

冯翀声嘶力竭。

“拦住它!”

游侠儿闻声而动,比他更快的是虞眉,早已化作鬼魅疾进,红影翻飞里一点寒芒迸出。

可是。

咔。

声音很小,是木牌折断的轻响。

嗡。

声音宏大低沉,是法阵玄光破碎的轰鸣。

虞眉先到,剑尖却搅入一团突兀出现的旋风中,竟是发出密集的金铁交鸣之声,那旋风又是一涨,向着虞眉席卷而来。风声嘶嚎,彷如无数钢刀利刃相互绞磨。

虞眉无奈,抽身而退。

张易后至,长刀一展,砍向了那人的脖颈,可是耳中突然听得猿啼声,一只黑如煤炭浑身没有丁点儿毛发的猿猴就挡在了眼前,张开身子,任由刀锋劈斩。

数息之后,张易喘息着退回法坛,双手虎口流血,刀身密布裂纹。

而此时。

屋内,身形如鼬双臂如镰、猫大如虎尾生双叉、人头蛇身鳞片青黑、色黑如炭浑身无(和谐)毛……十数只奇形怪状的妖魔一拥而入。

屋外,浓雾翻卷,隐隐听得刺耳的嚎叫,瞧见怪异的身形,似乎还有更多的妖魔潜藏其中。

群妖拱卫里。

那人笑道:

“听闻诸位正在寻某。”

“今日特来相见。”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