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四十二章 张二郎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二章 张二郎(2 / 2)

…………

酒神窑颇为奇异。

虽然各个甬道藏室深埋地下,但空气却不显得潮湿、浑浊,反而透着温润与清新,就是酒味儿太浓,徒惹人醉。

一帮人明火执仗沿着甬道前行,过了两个拐角,便到了尽头的藏室门前。

此处的空气又与别处不同,透着些微微的陈腐,想来里头的藏室弃置已久。但门锁却被打开,地上的积尘留有痕迹,看得出最近有人打开过这间藏室大门。

李长安凑在门缝处仔细嗅了嗅。

妖气肆无忌惮搅入酒香之中。

找对地方了!

他冲薄子瑜点了点头,两人一齐用力推动大门。

但铁门竟是纹丝不动,似乎门后被什么东西给顶住了。

薄子瑜赶紧叫来众衙役。

一齐用力。

咚!

闷响声后,铁门被撞开三指宽的缝隙。

透过缝隙,可以瞧见门后堆积的杂物,藏室内昏黄的火光以及两个影影绰绰晃动的人影。

“妖妇就在门后。”薄子瑜高声招呼,“大伙一起用力。”

大伙纷纷呼应。

只听。

咚。

咚。

哐!

震耳闷响里,大门轰然洞开。

众人潮水一般涌入藏室。

可下一刻,又如撞上了拦海大坝,齐齐刹住脚步。

藏室空阔而幽暗。

一行人手中七八个火把打进来,非但没使室内顿生光明之感,反而孳生了许多杂乱的影子四下晃动,愈显周遭阴惨。

而那疑是太岁妖的顾田氏,就站在藏室深处,站在光暗交错里。

她的衣襟散乱,露出大片洁白的肌肤,在昏暗中好似莹莹生辉,平添了七分的妩媚、八分的风情。

要搁平日里,就是满口仁义道德的老夫子,恐怕都会忍不住把眼珠子塞进她衣裳里。

可眼下,在场的男人们竟是没有一个看着她,仿佛那万种风情只是等闲。纵使她搔首弄姿,所有的目光也半点不留恋地越过了她,聚焦在她身后更阴暗处。

只因那里,还有另一个顾田氏。

那一个顾田氏双目紧闭倚在墙上。她上半身衣衫端庄齐整,脸上更是迥异于平日,不施粉黛。

但下半截身子却被一种巨大的、乳白色的不明组织包裹着,或者说,是从她的身体上生长出这种怪异组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占据了半面墙的瘤体,并向着四面的墙壁、地面、天花板辐射蔓延而去。

甚至于,几近蔓延到了众人脚下,好似条厚重的白毛毯。

作为主体的巨型瘤状物上,还生长着许多凸出物,细细看去,那居然是各式各样的人类肢体。边沿有一处,赫然已长出了半截人身,人身上的脸与顾田氏一模一样。

没由来的,李长安生出明悟。

那双目紧闭的顾田氏是本体,身下巨大的瘤状物是妖变后生出的根茎,瘤体上生长的肢体则是枝叶,而一开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顾田氏则是成熟的果子。

果然是一株妖魔!

“道长?”

薄子瑜的声音有些干涩。

毕竟对手是妖怪,事前再如何豪情万丈,临到头难免忐忑。他倒也不是退缩,只是本能地要向“专家”讨教一些经验。

可道士能有什么经验?唯一个“莽”字而已。

太岁本就少见,更遑论太岁妖。

这妖怪有何能耐,他哪里会晓得?

薄子瑜也是莽撞汉,没得到道士回应,挠了挠头,竟是大着胆子往前,抽出刀子,试探着向脚下的菌毯戳了一刀。

可就这么轻飘飘的一下。

几乎覆满了整间藏室的菌毯便猛地一颤,好似带着整个藏室都抖动起来。

紧随着。

那些墙角、天花板、瓦罐……上的菌毯忽的收缩回去。

无声无息。

仿若冰消雪融。

这其间。

“噗。”

却是菌毯褪去,原本裹挟、掩藏在天花板上的一个物件掉下来,摔散了架。

众人看过去,齐齐吸了口凉气。

那是一具干瘪的男尸,像是被吮去了血肉,只给骷髅留了一层枯槁的人皮,依稀能辨认出生前模样。

一惊未平。

“扑簌簌”的声响不断。

接二连三的尸体不住坠下。

衙役里有眼尖的。

“那不是城北开小赌盘的王六指么?”

“旁边那个好像是捕班的兄弟顾成,直贼娘,他不是休沐去了么?”

“穿绫罗的可是李秀才?前些天,他那小媳妇儿还哭哭啼啼告状,说这厮跟野女人鬼混不着家,怎么混成个鬼了?!”

开始,众衙役还惊叫不休,可渐渐的,尸体越坠越多,声音愈来愈小。

仿佛有莫名的森冷自满地的干尸、自藏室尽头的妖怪身上蔓延出来,冻结了言语,冻结了心跳,让藏室内一片死寂。

而这时。

“扑通。”

彷如心跳的声音从藏室深处响起。

那些菌毯尽数收回之后,本就巨大的白色瘤体又膨胀了数倍,眼下真如心脏一般跳动起来。

每一次跃动,瘤体便缩小一分,上面生长的肢体也挤出来一分。

数十下急促的跳动之后。

瘤体便缩回了原本大小,但却从身上“挤”出了数十个顾田氏……

不。

应该说“怪物”更恰当一些。

也许是应急手段,这些新出生的顾田氏除却先前生长出的部分,后长出来的身体一个比一个畸形,有腰部之下长着七八条大小不一的手脚的;有上身之下仍是上身的;有浑身长满利口的……

它们蹒跚着、爬行着、蹦跳着簇拥在母体前,而那母体又开始生长出新的怪物。

……

薄子瑜咽了口唾沫。

“怎么?”张少楠冷笑,“怕了。”

“怕?”薄子瑜一下瞪圆了眼珠,“怕死,乃公就不当这差了!”

他大声招呼。

“兄弟们,宰了这妖怪,回去大把的赏钱!”

可尴尬的是,身后半点儿回应也无。

他扭头一看,屁股后面空荡荡的,就孤零零一个李长安冲他一摊手,指了指门口。

兄弟们早就缩回去了!

躲在门口探头探脑,瞧见自家班头要吃人的目光,一个个讪讪直笑,嘟嚷着什么“有钱拿也得有命花”、“当差吃饭啦”。

抛过薄子瑜差点心肌梗塞不谈。

张少楠打量了对面一阵,突而开口:“李道士可有镇杀这妖魔的手段?”

“有。”李长安点头,“需得近身。”

道士本身是野路子,有杀伐之术,却无镇压之法,但架不住有个出身名门正派的同伙。冯翀虽说道行不高,但随身手段却多得很。此番,赠送了道士一枚镇妖符箓。

“薄班头。”

“怎的?”

“可有胆量上前,为李道长撞开一条通途?”

薄子瑜羞恼未消:“如何不敢!”

话声落地。

张少楠忽然放声大笑。

“大兄何在?二郎来也!”

提着哨棍,直冲群妖而去。

<!--over-->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