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十六章 失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六章 失手(1 / 2)

今夜的酒神祭是格外的热闹。

水道上。

道士与鬼面女在一艘艘画舫间飞身相逐。

长街上。

薄子瑜领着一帮衙役撞散人群卖命狂奔。

“让开!让开!”

“衙门办案。”

衙役们喘着粗气,盯着前头的鬼脸女,像是瞧着一堆银子,直勾勾眼冒绿光。

可薄子瑜瞧着渐渐甩开他们的两人,却是头皮发麻,暗自叫苦。

这两人都是横行无忌的主,在一艘艘画舫上大大出手,可殊不知,能上画舫的客人哪个不是非富即贵?

这不,鬼面女钻上画舫,把上头的一干客人胡乱推向身后当了盾牌。几个年轻公子哥倒霉,上一刻还在临栏吟咏,下一刻就被通通扫进了水中。

薄子瑜心惊肉跳。

遭了。

那是学政家的公子和书院的一帮秀才。

转眼间,道士又横冲直撞进了一艘画舫,收势不住,把席上一块屏风撞了个稀烂。

薄子瑜头皮发麻。

完了。

那上头是吴道子的真迹,是县令每年都要拿出来炫耀的宝贝。

不一阵,两人又转战到另一艘画舫上,吓出了一对光屁股的男女。

薄子瑜脑子一懵。

怪了。

那不是县丞大人和他那儿媳……哎?

薄子瑜复杂的心路历程略过不谈,李长安是猜想不到,也顾不上的。

他纵身在画舫间飞掠,嗅着鬼面女留下的花露水的味道,已然渐渐淡薄。

寻思着是否该痛下杀手,譬如,赏她一记风火雷!

可一来身处闹市,恐怕伤及无辜;二来,心里确实有许多疑惑未解。

终究按下心思。

又是奋力一跃。

“砰”的一声,撞进了一艘画舫的尾楼。

顾不得周围乱糟糟的呵斥与惊叫,循着气味儿,再次奋力一冲,却是撞进了一团烟雾当中。

…………

今夜里。

最受欢迎的节目,除了胡大娘的戴竿绝技,就属李家画舫上,据说是重金延请来的西域幻术师——石火罗所表演的烟幻术了。

此人看来高目深鼻,留着一嘴大胡子,穿着件蓬松宽大的袍子,施施然地往舞台上一站,身边别无其他道具,只有七个不同颜色的鹅颈罐子。

只瞧见他双手结成莲花印。

手腕翻转,十指勾动之间。

白色的罐子里便钻出一缕白烟汇聚在他的掌心上方,随着他手势变换,那汇成团的烟气竟然变成花苞模样,正在徐徐绽放。

待花开到盛时,手势再变,花瓣一合又变成一只纯白的小鸟,扑腾着翅膀绕着他盘旋一圈,落在肩膀,轻盈地跳回手心。

雀跃顾盼,每一个动作,每一根翎羽都显得生趣十足。

他又手指连动。

各色罐子便吐出相应颜色的烟气,汇聚向他的掌心。

来了灰色,掌心的鸟儿就变作了麻雀;汇入黑色,麻雀又成了燕子;镀上黄色,燕子换成了黄鹂;再染上蓝色,黄鹂又成了百灵鸟……

到了最后,烟气汇聚成个五彩斑斓模样。

他却一打响指。

“啪。”

小小的雀鸟忽的长开,变作个大孔雀,抖擞起七彩的翎羽,而后张开双翼扶摇而起,在满街华灯映照之下,羽翼间渲染出醉人的流光溢彩。

忽的。

石火罗双手一压。

孔雀无声啼鸣,随即俯冲而下,一头撞在甲板上。

身子顿时散归烟气,烟气又变成盈盈水波模样,漫过舫上舞台。而其翎羽则变作许多鳞片斑斓鱼儿,在水中摇头摆尾缓缓游动。

石火罗抬起手来。

水中鱼儿立即蜂拥着跳出水面,变作一个个天女模样,或抱琵琶,或提花篮,或捧长笛,衣带当风,姿态妙曼。

而水波也随之涌起、啸聚,聚拢成一座山峰模样,上边满是佛塔、庙宇,烟气淼淼,似有无数小人在其中焚香叩拜。

而那石火罗双手又一合什。

山上浩渺的雾气就幻化出一个宝相庄严的佛陀,嘴唇开阖,似在布道讲经。天女纷纷环绕飞舞,周边的烟气里还模模糊糊掩着许多菩萨、罗汉。

赫然是一副活过来的灵山讲法图。

…………

石火罗的烟幻术诚然精彩,可看多了也难免审美疲劳。

最直观的表现,便是岸边的喝彩与掌声渐渐疲软。

边上的看客们,本就隔着水面与灯火看个囫囵,再加上大半夜过去了,老是花、鸟、鱼、虫、佛陀、灵山的,一来二去,也就渐渐厌倦感到无聊了。

等不到新的看头,人群就要散去。

冷不丁的。

画舫上一阵喧哗,让人们打住脚步。

接着,就瞧见烟笼雾罩的舞台上,突然就撞进了两个不速之客。

一个短发的道人提着长剑,剑法精妙;一个鬼面女子拿着短剑,身法鬼魅。素麻道袍逐着艳丽红裙,一长一短两柄利剑反复绞杀。

霎时间。

剑光纵横,把灵山、天女、佛陀一并绞得支离破碎,骇得幻术师手脚冰冷,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岸上被这突然的变故唬住,楞了半响。

俄尔。

“好!”

竟是欢声雷动。

“就该这么演!老是鸟呀、花呀、和尚啊,有甚看头?”

“没错,和尚念经哪儿有道士斗妖女来得好看?嘿,你瞧那身段。”

“是极!是极!仔细听,哟!还有声咧。”

人堆里也有较真的。

“不对呀,那两人好像是从别的地方蹿上去,不像是烟气变出来的。”

旁边立时有人笑他大惊小怪。

“这是幻术晓得么?你瞧幻术师,剑都快砍到脖子了,动都没动一下;你再瞧那鬼面人,在烟里飘来荡去的,可不跟先前的天女一般模样?”

“这不是幻术又是哪般?”

较真的随即释然,加入了喝彩的人群之中。

……

照着祭典的惯例。

画舫上的节目到了精彩的节点,可使人划着小船到岸边,说上几句吉祥话。

这时候,岸边的看客们就会视节目的精彩程度与自个儿的荷包大小,掏出赏钱投进船里。

通常。

若是节目精彩。

不待天明,这船肚子里就能累上一堆黄灿灿的铜钱,要是运气好,遇上出手大方的,还能夹杂上一些白晃晃的银子。

再被船头挑着的花灯一照。

亮澄澄一船煞是好看!

于是,这讨赏的小船就有了个好听的名堂,叫做“聚宝船”。

石火罗这边,安排去划船聚宝的是他的小徒儿。八九岁的稚子,正是嗜睡的年纪。盛夜过了泰半,小家伙已然迷迷糊糊、半梦半醒。

冷不丁的。

让看客们的掌声吓跑了瞌睡虫,赶紧抹掉嘴角的梦口水,支开小船到了岸边,昂着脸儿没说上一句吉祥话。

便茫然发现,岸上的喝彩、掌声以及打赏投钱的动作都戛然而止。

他扭头一看。

原是方才船上砸烂了白色的罐子,一时间涌出大量的白烟,把整个画舫都给笼罩住,眼下雾蒙蒙一片,啥也看不清楚。

观众们面面相觑。

这是……节目的一部分?

但没让他们多等,只听得白烟中“哐”、“哐”、“哐”……一阵脆响。

霎时间。

黑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各式烟气一同涌出,而后纠缠汇聚,在画舫上热热闹闹幻化出各种奇葩古怪的形象。

譬如,孔雀没了翎羽,露出光秃秃的屁股;一头肥猪穿着羽衣,反抱琵琶,作飞天舞;庄严的佛陀没了脑袋,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硕大的鱼头;佛头却长在一条黄狗身上,一会儿摇尾撒欢,一会儿抬脚撒尿,一会儿又摁住飞天肥猪,哼哧哧干起那活儿……

乱糟糟的怪像直看得岸上人瞠目结舌。

正经人已然骂着“伤风败俗”掩面而走,奈何,不正经儿的占了多数。

所以么,顿时间,掌声伴着笑声轰然而起。

小徒儿这边,更是投钱如雨,不一阵,小船的吃水又紧上了几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