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二十章 血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章 血池(2 / 2)

他皱着眉头撇过头去,瞪着那个油头粉面的斯文败类。

“杨三立,你来这里做啥子?!”

…………

门口那个西装革履的金丝眼镜可不就是杨三立。

他原本还呆在门外面,拿个帕子掩住鼻子,一脸的嫌弃。听了袁啸川的质问,反倒笑呵呵跨了进来。

“吔,这不是交警队的袁队长吗?”他一副刚瞧见袁啸川的模样,把“交警”两自字儿咬得重重的,“难不成这屋头出车祸啦?怪不得场面这么刺激!”

“是啊。这家人车祸的肇事者不就是你们洪总么?”老袁死盯着对方,“怎么?你是来替他指认现场的?”

杨三立嗤笑了几下,摆了摆手。

“办案要讲证据的,你袁队长也不能开黄腔撒。”

说着,指向角落的大黄狗。

“我是老刘喊过来取狗的。”

“人遭憋死了,狗都不放过。”老袁只是抱臂冷笑,“还真是你们的作风,鸡犬不留!”

“袁队长你又说错了。”

杨三立不以为意,推了推眼镜框子,慢条斯理地说道:

“可能你也晓得了,刘卫东主动找我们和解了。既然误会已经解除了,那大家就又是朋友。周围人都知道,我们洪总最爱养狗,而刘卫东吖就养了一条好狗。当时,我们就顺口提出能不能买他这条狗,为表诚意,我们也是出了高价,刘卫东讲了一哈价,顺势也就同意。”

他从怀里取出一纸合同。

“你看,白纸黑字签了合同哩,绝对不是豁(骗)人撒。”

袁啸川却看也没看那合同一眼。尽管认识时间不长,但老袁却知道,对于刘卫东而言,除了老婆邹萍,就数大黄狗是他的心尖尖儿,怎么可能卖给洪岱海这个仇人?

可他嘲讽的话没来得及出口,黄狗就不知何时溜达了过来,亲昵地蹭了蹭杨三立的裤腿。

袁啸川顿时哑然,杨三立却笑着摸了摸狗头。

“这条狗就是聪明,认得清哪个是主人家,不像有些狗理不清状况,只晓得乱咬人。”

袁啸川深吸了一口气。

人是软怂,狗也是白眼狗。

他不再和这斯文败类磨嘴皮子,指着房门。

“这里是犯案现场,无关人员立即出去!”

可是。

话声刚落。

“我看你才该出去!”

门外进来个老警察,肩膀上扛着两杠三星。

袁啸川见了,搓了搓牙花子,不情不愿叫了声。

“周局。”

这老警察嗯了声权作回应,背着手踱步过来。

“你来这里做啥子?”他开口就一点不客气地质问,“你是交通警,不是刑警。”

“刘卫东是我的朋友。”

“朋友又怎么样?就能私自闯进犯罪现场?亏你还是警校出来的,还讲不讲纪律?”

完全不听袁啸川的解释,指着房门。

“你给我出去!”

袁啸川终究是个警察,心里再气愤,也只是敬了个礼,气冲冲下了楼去。

…………

李长安对这一切恍然未觉。

他的心神都被脚下的“血池”所吸引。

说是血池,但其实血量并不多,只是因为客厅较为狭小,再加上血被故意涂抹满整个房间,以及血色艳丽给人的错觉罢了。

李长安剑下尸骨累累,凭借自身经验,可推断出房间的血约么也就4升左右,也就是一个成年男子大半的血量。

可是为什么要用血涂满地板呢?

李长安在客厅角落,血液涂抹不及的地方,找到一些歪歪扭扭的血痕,看起来好像是……

“李记者!”

道士回头看去,瞧见个老警察满眼阴沉。

“我最后说一次,请你离开现场。”

李长安懒得与其争辩,只是出门前,惊鸿一瞥间,窥见那尊神像虽然多了几分颜色,但却少了十分神韵。

…………

袁啸川是个无可救药的老烟枪,缓解情绪的唯一手段就是抽烟,使劲地抽烟!

李长安下楼找到他时,这么点儿功夫,脚底下已经散着好几个烟头。

“亏你丫还是公务员,讲不讲素质。”

“少说这些没用的。”

他嘴上说着,还是摁灭了手上的烟,把地上的烟头胡乱拢到一起,捧进了垃圾箱。

“有啥子发现没得?”

道士确实找到些怪异之处,但过于玄奇,也不便对其明说,只能把两手一摊。

老袁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可见着道士同样一无所获,还是忍不住皱紧眉头,又翻出一根烟来。

这时候。

楼道口里。

刚才匆匆赶到的几个法医,又黑着脸“噔噔”下了楼来。

这么快?

袁啸川一楞,赶紧撵了上去,逮着个法医,批头就问:

“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你们鉴定出啥子了么?”

“妈哟。”

法医顶着一对黑眼圈,骂骂咧咧。

“几口袋狗肉检定个铲铲!”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