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十六章 曹小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六章 曹小芳(2 / 2)

“我不是让你不要再去嘛?”

大儿子语气很硬,曹小芳也皱起了眉头。

“我说了,有些事要去商量。”

“有啥子好商量的?我说了好几次了,这回儿拿到赔偿就该收手了,凭你们斗不过洪岱海的!”

“赔偿?!”

曹小芳本就心情郁郁,这一下,更是点燃了怒火。

“我是为了钱么?我是为了少彬!”

可是,这次一向言谈不多的大儿子,居然也没让步结束争吵的意思。

“少彬早就死了!”他一下站了起来,“妈,你不能为了死人折腾活人!”

这时。

玄关突然响起一声“叮咚”的门铃声。

儿媳妇推了把大儿子,可情绪激动的母子俩都没有理会。

“啥子叫活人?啥子叫死人?”

曹小芳也扔下筷子,从椅子上起身,脸上每一条皱纹都随着愤怒而颤动。

“少彬是你兄弟,是我儿子!”

“少彬是你儿子,我就不是?”

他红着眼。

“这十年来,你没扫过一次屋,没煮过一顿饭。少芬坐月子那会儿,你不在;二妹出嫁那天,你也不在;前几年,我出车祸住院,你还是不在!每天就是东跑西跑,这个家对你就是个旅馆!”

曹小芳心中的怒火,好似被一盆凉水浇了个通透。

“我晓得,但只要扳倒了……”

“你晓得?那你晓不晓得我店里生意不好做,隔个十天半个月,就有人检查,有人捣乱;你晓不晓得,少芬在公司就是个受气包,加班最多,奖金最少;你晓不晓得,洋洋性格孤僻成绩差,是因为他在学校受同学孤立,遭人欺负?”

曹小芳一时沉默。

她当然知道。

近几年来,自打她接触到真相,越来越触及红茅的痛脚后,这些明里暗里的排挤与打击,就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它们有的直接来至于洪岱海的狗腿子;有的来自于讨好洪岱海的人;有的来自于恐惧洪岱海的人;更有甚者,是来至于跟风作恶的人。

她自己咬紧牙关不屑一顾,这些排挤与打击,就自然而然地转向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曹小芳知道,因为这个,周围的人笑他,儿子怨她。

可是。

追求真相有错么?讨公道有错么?做正确的事情有错么?

即便有错,十年来,这事已然成了她的执念,成了她活着的动力。如今,眼瞧着一切都将圆满,她又怎么可能放弃,怎么舍得放弃呢?

她无言以对,只得生硬地转换了话题。

“洋洋呀?”

这是她可爱的大孙子,是她与儿子的关系愈加僵硬间的润滑剂。

“卧室的,睡咯。”

儿子也生硬地回了一句,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直到。

“叮咚。”

门铃声再次响起。

这次不需要儿媳再推,他便起身开门去了。

曹小芳不自觉松了口气,她捡起筷子,却因着心烦意乱没法子下箸。她隐约听得门口简短而莫名其妙的对话。

“在不在?”

“在。”

随后,就是一阵凌乱的脚步。

她诧异回头看去,瞧见儿子木着脸回到了饭厅,在他身后是四个穿着白大褂疑似医生的人。

之所以是疑是,是因为这四人都是身材壮硕的大汉,而且头发很是茂密。

在曹小芳打量这四人的时候,这四个白大褂也冲着她笑,露出四副白森森的牙齿。

没由来的,有股子颤栗感从她的尾椎一路蔓延上了头皮。

她问儿子。

“他们是作啥子的?”

“他们是医生。”

“医生?洋洋生病啦?”

“妈,是你病咯。”

“我哪点儿病咯?”

“你脑壳生病了。”

………

半个小时候后。

徐大华木着脸,独自坐在饭桌前。

一个白大褂去而复返。

“签字嘛。”

他把一页表格放在徐大华面前。

徐大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盯着那盘甜烧白。冷腻的肥肉上,撒着一层白糖,一口都没有动过。

白大褂笑了笑。

“你放心。”

他说道。

“钱已经打到你卡上了。”

“你那个店,从此以后,再没得人骚扰。”

“你老婆明天就可以到集团上班。”

“你儿子可以转校到市重点高中,读尖子班。”

徐大华微不可查地“嗯”了一声。

在这张抬头为“红茅精神病院”的表格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