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十三章 雨后清凉暑气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三章 雨后清凉暑气消(2 / 2)

道士也不着急,紧紧等着她的回答。

但也没过多久,她从兜里掏出了几颗薄荷糖,昂起脸冲道士咧开嘴笑。

“我请你吃糖。”

道士愣了愣,便笑着松开了抓住她的手,去接薄荷糖。

可那糖果刚落在手里,小慧就一下子蹿了出去,一溜烟儿跑到了对面的田埂上,远远喊着。

“呸!人贩子!”

留下李长安一手提着牛奶,一手捏着几颗薄荷糖,简直是哭笑不得。

好嘛。

今天贫道就要当一回“人贩子”!

…………

华灯初上,夜色清凉。

正是呼朋唤友夜市撸串的好时辰。

一张大折叠桌上,烤串、啤酒、小龙虾、卤肉拼盘琳琅满目,李长安、袁啸川、刘卫东、邹萍四个人团团坐下吃得正欢。

李长安找到小慧后,本打算直接离开綦水,但袁啸川知晓后,却表示道士帮了这么大一忙,怎么着也得请上一顿饭。盛情难却,道士也就答应了。后来不知怎的,刘卫东两口子也掺和了进来。正好上次撸串因为天降肥猫告吹,这次干脆也定在了刘卫东家边的烧烤摊上。

正是七八点钟的光景。

小地方夜生活结束得早,人们已然陆续归家。

李长安一桌挨着楼道口,进进出出的邻居们总会打个照面。

可道士却慢慢发现,这些邻居撞见自己一桌人时,神态、动作多多少少有些怪异,甚至带着些影影约约的恶意。道士本以为是因着邹萍那张嘴,但渐渐发现,这恶意好像更多是冲自己来的。

“那是他们心虚。”

邹萍冷笑着说。

“因为你曝光了采石场,红茅那伙人要垮台了!”

这李长安就更不明白了。黑恶势力垮台,不是对地方更好么,这些人又心虚个什么?

邹瘫瘫用自己唯一能动的手臂,灌了一大口酒,然后嘿嘿笑了起来,笑声尖利而又透着畅快。

“他们当然要心虚,不仅心虚还要害怕。”

“我家对门那个周老太婆,她娃儿就是在红茅公司上班;我家楼上那个男的,就在外面给红茅跑销售;我家楼下那个王老头,他就是红茅公司的退休职工;还有底楼那个贾老练,是专门跟到红茅集团修房子的包工头;还有二楼那个风车车,在红茅工厂里面开食堂……”

“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洪岱海养的狗!现在狗主人要完蛋咯,那些当狗以后只有夹起尾巴吃屎啦!”

邹萍越说越痛快,越说越大声,引得周围人频频瞩目。

刘卫东性子软,一边赶紧安抚自己的老婆,让她小声些,一边聪明地转移了话题。

“李老师,你何必现在就走?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话问得实在。

如果把打击洪岱海一伙这事儿看作一场足球比赛。李长安现在离开綦水,就算回家了继续保持关注,也好比比赛进行到精彩处,却离开现场,回家看直播一样。

李长安慢条斯理地剥着小龙虾,神色轻松。

“我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留下不留下,都没得关系。这件事结果如何……”

他指着袁啸川。

“那就是你们的事咯。”

“老李,你放心。”

袁啸川喝得有些上头,当场就拍着胸脯吆喝。

“别的话我不敢说得太满,但至少你抓住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通通都要坐牢。”

话说完,他又想了想。

“哦,不对。”

“里面有个小娃儿,头发五颜六色的,叫啥子……”

“方墩儿?”

“对。”袁啸川一拍桌子。“就是那个杀马特,年纪小,又是刚加入团伙,没来得及犯啥子事,估计坐不成牢。”

他刚咕噜灌了一大杯冰镇啤酒,又美滋滋嘬了口烟。

“但我觉得,这种人放出去早晚也是个祸害,还不如关他几年。”

“可能嘛。”

李长安随口应付。

……

酒过三巡,醉眼惺忪。

桌子上杯盘狼藉,这场宵夜也到了尽头。

最后,李长安问起了那些被他救出黑牢的人们的状况。

袁啸川酒足饭饱,摊在椅子上,拿牙签剔着牙,懒洋洋回到:

“那就要问老刘咯。他这几天都没去抗议,天天往医院跑,帮着照顾那些证人。”

“他们都还好,最严重那个年轻人也救回来了,可能有些后遗症要慢慢修养。”

酒喝到这时候,刘卫东胸腔里也积攒出几点豪气。

咋咋呼呼让老板拿来白酒,倒了满满一杯,站起来对李长安敬道:

“这一杯是医院那些证人的。他们来不了,我替他们敬你。”

他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

“这一杯是我婆娘的。车祸以后她脾气很坏,但我晓得,是因为她心里苦。”

他抹了把发红的眼眶,喝完再倒了一杯。

“这一杯是我的。大恩不言谢,这辈子要照顾我婆娘,下辈子我给你当猫当狗!”

这话倒也别致,不愧是开宠物店的,别人当牛做马,他就当猫当狗。

李长安也站了起来,拿起手边的凉茶。

“我还要开车,以茶代酒。”

“保重。”

“一路顺风。”

…………

宵夜结束,各自散去。

刘卫东背着醉醺醺的邹萍回家,袁啸川要去警局继续守着,李长安则要去停车的地方。

两人顺路,一起到了车旁。

突然。

一张脏兮兮的脸“啪”的一下摊在了车窗上。

袁啸川酒都给吓醒了。

“你借我车,就是为了拐卖妇女么?”

晓得他在开玩笑,道士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说啥子哦,她就是我给你说那个小慧。”

李长安把今天在村里见到的事儿简单说了一遍,解释道:

“她如今在村里也待不下去了。”

“双庆有家福利院,他们那点儿搞了个残障人士康复中心,我想把她送过去。”

袁啸川还有点懵。

“送残障人士进福利院,要监护人同意吧?你是她的监护人?”

李长安当然不是小慧的监护人,不过正好他在那家福利院有熟人。

他打开车门,把打包的食盒递给眼巴巴的小慧,说了句拐弯抹角的话。

“中国人好就好在讲人情,坏就坏在不讲规矩。”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