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九十八章 2018年的最后一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八章 2018年的最后一更(1 / 2)

白莲左使死了。

这个消息短短几日便哄传天下,从朝堂到江湖,不晓惊掉了多少人的眼珠子。

也无怪人们为之咂舌。

你说堂堂白莲教少主人,带着数百名教徒,几十号高手,愣是让势单力孤的燕行烈逆转翻盘,自个儿身死道消不说,连带着几百号白莲教精英也浮尸水中。

情节如此曲折,结局如此难料,就是评书也不敢这么写。

于是乎,有人不信,有人惊叹,有人咬牙切齿,更有人欢喜若狂……但无论如何,“燕行烈”这本就赫赫有名的三个字,更添上了一抹传奇的色彩。

“那燕行烈当真好运道,不声不响做了好一件大事!这个白莲左使也是废物,平白让人赚了这偌大的名声。”

鹅城,镇抚司千户驻所。

后院书房内,一个络腮胡的肥壮汉子大剌剌说着闲话。

在他身前的书桌后,坐着个白白胖胖的男子,正是这鹅城的千户。千户旁边陪站个蓄着鼠须的干瘦男人,却是这千户聘请的师爷。

听了这肥壮汉子的大言不惭,师爷眼里冒着讥笑,嘴上却连声附和。

“二爷说得极是!平白让那燕大胡子得了名利。”

唤作二爷的汉子听了却是面露嘲弄

“名利?呵。名声倒是有了,哪儿来的利?别看白莲教的花红一直挂着……”他啐了一口。“朝廷没钱啊。”

可师爷却是摇起了头。

“二爷这次可说差了。我有一同乡正在龙骧卫做事,前几日与我书信中透露。为此这件事,朝廷专门拨下了真金白银,就在龙骧卫府库里压着,白莲教的匪首们个个明码标价,光是那白莲少主……啧啧……”

“多少?”

“死活不论。”师爷伸出个巴掌。“这个数!”

“娘希匹……”

二爷嘴上嘟囔,眼睛跟饿惨了的狼似的,直冒绿光。

师爷捏着鼠须嘿嘿一笑,继续说道:

“岂止如此,二爷可晓得白莲教在燕行烈身上悬赏了多少?”

“嘿!”

二爷闻言怪眼一番。

“好贼子,哪儿有做贼的悬赏起当官儿的?!”

只是末了,也耐不住好奇。

“有多少?”

师爷伸出了两个巴掌。

“嘶……”

二爷这回是骂也骂不出声,只往嘴里吸着凉气,好半天缓过嘴来,瞧了眼一直施施然饮茶的千户,忽而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大人?”

胖千户眼皮一抬。

“讲。”

二爷连忙抖擞起精神。

“龙骧卫那帮子人,打几天前进了咱鹅城辖内,就呆在那破地儿没动弹过。俺……属下寻思着,定是为了接应燕行烈。这鹅城可是咱们的地盘,龙骧卫那帮人如何灵醒过咱们?到时候,只要燕行烈一冒头……嘿!咱们就抢先把他扣住……”

这馊主意!

师爷差点儿没笑出声,千户一张胖脸上更是直抽抽,只有二爷还在洋洋得意地继续说着。

“到时候,咱们把燕行烈送给白莲教,再把白莲圣女送给朝廷,如此这般,岂不是两头获利,又两头都不得罪……”

“放屁!”

话没说完,胖千户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

“两不得罪?我看是两头都得罪!”

一顿唾沫星子喷得二爷是落荒而逃。胖千户这才掩了怒容,摇头骂道:“这个牛二,当真蠢材。要不是看他有几分勇力,早就撵回去当山贼了!”

旁边的师爷赶紧重新斟了杯茶水。

“那也是大人您知人善用、胸怀宽广,有您这上官,是那牛二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一记马屁拍得胖千户分外舒坦,他含笑点了点头,这才瞥了师爷一眼。

“说吧,你今儿撺掇这牛二,为了哪般?”

“大人您慧眼如炬!”

师爷伸出个大拇指,嘿嘿一笑。

“这番白莲教丢了少主人,可算是遭了重创,少不得要龟缩个十来年,咱这鹅城里可有几处白莲教的产业……”

师爷话没说完,千户却也心领意会。

别以为白莲教只会惑弄愚民,其在敛财上更是一把好手。产业与教徒一般遍布天下,就是鹅城之内,也有几处赌档勾栏,可谓日进斗金。

胖千户早就眼馋许久,师爷当下一提,一时间他便有些意动。但转眼一想,白莲教虽然丢了左使,损失了大量精锐好手,但教内还有右使,还有教主,更是有遍布天下的教徒,根基犹在。

更何况,他隐约听到些风声。别看镇抚司与白莲教这两个庞然大物闹得轰轰烈烈,但双方大部分高手实际都在各地对峙。否则,龙骧卫也不会放燕行烈一个人孤军奋战,白莲教也不会让自个儿的少主轻身赴险。

可以想象,倘若动了贪念,待到此番事了,保不齐打了小的找来老的。介时,他这三百多斤的小身板可顶不住。

“不成。我说过多少次了。”

“我坐稳这千户,只四个字……”

他竖起四根萝卜也似的手指。

“和气生财。”

“大人……”师爷心有不甘,还待再劝。

“咚咚咚。”

府衙大门方向忽的传来一通鼓点。

“何人鸣鼓?速速来报!”

不多时,一名差役小跑着前来禀告。

“回禀大人,门外是……”

“呔!”

话没说完,上头的师爷就是一声呵斥。

“懂不懂规矩,捡紧要的说……”

来镇抚司鸣鼓求助的,不是坟头窜了僵尸,就是山里出了妖怪。师爷晓得千户不耐烦这些小事,直接问起了最重要的一点。

“递银子莫得?”

差役一愣。

“没有,但……”

“但什么但。”师爷闻言,立刻不耐甩手。

“没诚意。不见!不见!”

打发了差役回去,鼓声倒是停了,但喧闹反倒更大了。

没一阵,还是这个差役连滚带爬返了回来。

“大人啦,鸣鼓那人闯进府衙了!”

“什么?!”

师爷拉高了嗓门。

“门口值班的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