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九十五章 秤恶量善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五章 秤恶量善(2 / 2)

他终于得到了最后的判决。

“恶。”

“罚抽其魂魄作灯芯,燃500年。”

……………………

兴许是书生的干系,也或许是李长安几个没有轻举妄动,三人倒也免了铁索穿身的待遇,但平生的善恶却免不了被秤量一番。

那边白莲教里勾得了几个魂魄,这边一位判官拖动着大袖走向了三人。

“两位不用慌张,这阴间的官儿不比凡间的官儿,只要生平不做亏心,那就不比怕这鬼神秤量。”

书生嘿嘿笑道。

“这注意既是我出的,那便由我第一个来吧!”

说罢,他竟坦然迎向判官,更是张开了双臂,任凭这判官秤量平生罪业。

“铲奸除恶。”

第一个砝码取出来,泛着白色的微光。

书生冲两人咧嘴一笑,这模样分明在说:你们看,就像我说的一样……

兴许是判官看不惯他这轻佻模样,第二枚砝码却是黑色的。

“操弄口舌。”

书生不以为意,还有闲心冲两人眨巴眼睛。

然而。

“贪杯好色。”

“狂悖无礼。”

……

一连串的黑码让天平代表“恶”的一头越来越重,也让书生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最后更是来了一个。

“欺神谩鬼。”

直接让天平“恶”的一头沉到了底儿,这下子他是丁点儿笑不来,一张脸上冷汗直冒。

好在黑码已然取尽,接下来的都是白码。

“济贫扶弱。”

“急公好义。”

……

到了最后,善恶两头将将持平。

书生也得了个不好不坏的评价:“平。”

无奖也无罚。

他擦着冷汗走回来,但汗水没擦干净,人又变回了轻浮模样,笑嘻嘻说道:

“侥幸,侥幸,想来府君不缺酒罐子。”

“你这人……”

燕行烈笑着摇摇头,也没说个究竟如何,只转口说道:

“燕某人就来作第二个吧。”

说着,他已越众而出,大步走到判官跟前,先是拱手作了一礼,便挺直了腰杆,任那判官秤量平生善恶。

“尽忠职守。”

“一偌千金。”

“杀人无算。”

“除暴安良。”

……

到了最后,大胡子得到了迄今为止,场中十几号人中唯一的一个正面评价。

“善。”

至于有何奖励,判官却没大声宣告,只在大胡子耳边悄声说了几句,然后递上了一封纸函。道士虽然好奇,却没功夫去询问,概因那判官已经扭头把那黑布对向了他。

最后轮到李长安了。

他瞧着步步靠近的判官,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倒不是他害怕审判,只是觉得眼前人太过诡异,以及有那么点儿恶心。

这判官迈步时姿势很怪,总只有脚尖触底,脚根却从不落下,整个人轻飘飘的,好似个被风卷过来的纸人。挨得近了,可以窥见其尸帘下,灰白干硬的肤质,以及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掩盖在香烛气味儿中的尸臭。

他在道士身前站定,抬起手臂探向李长安的胸腹,袖口随着动作滑落,露出干枯的皮肤,暴起的骨节以及乌青的指甲。

道士一阵恶寒,下意识地伸手一捉。

出乎意料,这白莲教众竭尽全力都阻拦不住的手臂,居然就被他给徒手抓住了。

没有哗然,场中似乎先前还要安静亦或死沉沉了几分,李长安从短暂的惊讶中回过神,就暗自道了声“糟糕”,小心扫了周围的鬼吏,只见着一双双眼珠子幽幽向着他,手中的铁索哗哗作响,已是蠢蠢欲动。

道士讪讪一笑,赶忙将这判官的手臂放开,强忍着一剑砍下去的冲动,只侧过脸权当看不见,就同小孩儿打针似的。

可判官由此也没有接着动作,他只是绕了两圈,停下来朝着车撵又快又急地说了些什么,然后俯首侧耳倾听了一阵,竟然就直接离开了。

无论如何,李长安还是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吐尽,白莲教那边变故突生。

一道烈焰冲天而起!

………………

焰火化作一朵庞大的不断扭曲变形的莲花,花瓣上火舌吞吐着一张张焰火幻化的人脸。

在火莲的最中央,白莲左使脸上青筋密布,眼白赤红宛若滴血。

作为传承数百年的邪道第一教派,哪怕是面对神祗,白莲教也有与之对抗的底牌,譬如用众生欲念与罪业炼制的业火。

这法术本是用来对抗道家仪轨降神之术,今儿撞上了鬼神,也整好派上用场。

不过白莲左使毕竟年轻,修为尚浅,施展这般法术,难免需要准备的时间以及……薪柴。火势波及范围颇广,不仅有几个不慎的鬼卒被火舌吞吃,就连残存的白莲教高手也一并被卷入其中,连身躯带魂魄都化为火焰的燃料。

“少主……”

老者挣扎着向左使伸手求助,他的修为最高,燃烧得也越久。

可白莲左使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竭尽全力维持住业火,寻了个空档,就要跑路。他可没胆子继续留在这儿,触泰山之神的虎须,更何况此行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么?

他抱紧了怀中的白莲圣女,操动火焰便要遁走。

可一抬头。

一个短发的道人拦在前方,正是李长安。

“自寻死路。”

白莲左使神色狰狞,心中冷笑不已。他这业火连鬼神都要畏避三分,你区区一个凡夫俗子也敢螳臂当车?

正好!眼下情况危急,没功夫寻燕行烈的麻烦,这道士自己送上门来,倒也能略消心中郁恨。

他催动业火,就要这道士连魂魄带躯壳焚烧殆尽。

可刹那间。

一道青光灿若银河垂落九天。

眼前浩瀚的火海立时一分为二。

“这不可……”

惊愕的话语还没说完,一只沾着泥点的拳头已经结结实实印在了脸上。

来得有多猛,回去就有多快!

白莲左使拖着鼻血倒飞而回,没了主人驱使的业火也随之熄灭。人还没落地,无数的锁链已经攀咬上来,眨眼间就将其穿成了个仙人掌。一直慢悠悠的判官们一改常态,蜂拥而上。

“滥杀无辜。”

“背信弃义。”

“妄用邪术。”

……

“恶。”

“罚抽其魂魄作蹄铁,昼夜践踏800年。”

…………

眼瞅着白莲左使身死道消,李长安这才归剑入鞘。他活络几下酸疼的腕子,心想这白莲教的少主人就是不一样,鼻梁骨都要比正常人硬一些。

他嘿笑几声,打量场中,这才发现经过那白莲左使最后的努力,剩下的白莲教高手是一个不剩死了个精光。

也就是说一夜之间,在三人……不,准确来说,是韩知微的一番设计下,几百号白莲教喽啰以及几十号白莲教高手,就此一扫而空。

瞧着完成任务,正在退场的判官们,李长安忍不住感叹一句,书生那个“欺神谩鬼”来得委实不冤。

正当他以为此间事了。

“且慢。”

书生忽然开口,拦住了一名判官。

面对大胡子与道士投来的咨询目光,书生却是拱手告了一声罪,便转头冲那判官说道:

“尊使是否遗漏了一人?”

说着,他抬起手,手上所指赫然是白莲圣女所化的羊。

原来如此!

李长安恍然大悟。

敢情这书生打的是一石二鸟的主意。

道士差点就忘了,这书生一开始是要刺杀白莲圣女的,只是一来两人本领高强,二来都是侠义之辈,不好下手罢了。此番将众人引到这鬼城,一是帮助燕行烈除掉白莲教的人马,二也是借着机会杀掉白莲圣女。

那判官闻言竟真就转过身,冲着那羊手指隔空一点。

羊身就开始变形膨胀。

“啪。”

羊皮破裂,冒出个曼妙可人儿。大片细腻的肌肤在脏乱的废墟反衬下,是刺目的白。除了破裂的羊皮,她浑身却再无其他遮掩。

燕行烈垂下眼睑,非礼勿视;李长安眼中这装束只是稍显清凉,何况一开始这人就是他亲手塞进羊皮的,眼下更是不以为意;书生倒是紧盯不放,只是眼中只有凝重,无有阴邪。

而判官已飘身而上,重新举起了天平,一只手探向圣女胸前。

燕行烈捉住了剑柄,但书生却似有似无拦在了中间,大胡子其人终究是江湖义气重了些,嘴唇蠕动了一阵,到底没说出阻止的话;而李长安本就是顺路帮个忙,此刻也就在旁边看个热闹了。

可是,判官的手指刚触及神女,就好似触电般缩了回去,然后便头也不回地退回了车队中。

大胡子松了口气;李长安满头雾水;书生到是遗憾地道了声:

“果然如此。”

……………………

次日清晨。

初升的太阳,自雨后清朗的晴空上,投下暖洋洋的光。

李长安还多少有些恍惚。

雨夜,背叛,厮杀,鬼城,刀光血影,城隍索命,府君审罪……这短短一夜间纷至沓来的光怪陆离,难免让人顿生恍然若梦之感。

他出神地看着眼前的湖泊。

不同于昨夜在水下看见的清澈,竟夜的雨水带来大量的泥沙与草木,水面上浪荡着层层叠叠的浮沫与渣滓,浊浪翻滚间吐出一具又一具泡得发白的尸体。

“相公!”

耳边忽的听得一声惨嚎。

已经变回人形的白莲圣女踉跄地冲向水中一具衣饰华贵的浮尸。

可半道上,就被大胡子毫不留情地逮了回来。

“你这妖女,往日不晓得害得多少人家家破人亡,今日又何必惺惺作态?!”

女人愣愣地盯着浮尸,又或者说那白莲左使,许久,才一点点转头看向大胡子,又是许久,娇俏的脸儿忽的笑了起来,又作出我见犹怜的哀婉模样。

“燕世叔说话何必如此无情?”

燕行烈眉头一蹙。

“哪个是你世叔?!乱攀什么交情!”

“唉,原来世叔不记得了。”圣女眉眼流转如钩,“我是青儿啊,我的名字还是你给我取的……”

大胡子脸上的冷肃渐渐变成不可置信,庞大的身躯好似承受着剧烈的冲击而微微颤抖。

“想起来了么……”

白莲圣女笑得畅快而又恶毒。

“对呀,我就是你最好的兄弟李魁奇的女儿,李青儿。”

“锵。”

燕行烈双目赤红,拔剑出鞘。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