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修真小说>地煞七十二变> 第六十章 口信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章 口信(1 / 2)

厨房死寂,没有刀剑交鸣,也无嘶吼呐喊,唯有虚掩柴门下,暗红的血水混着尘埃杂物淌出门外。

走廊上,连串的血脚印延伸出去。

血印尽头,短发的道士提剑逼近三个残存的贼人。

一名食人贼把手中大刀仍在脚下,“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

他不住磕头,涕泪横流。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截迅速而又决绝的剑尖。

雪亮剑光乍起乍灭,鲜艳血花绽放于喉间。

道士从容迈过倒下的尸体。

“啊!”

另一名食人贼忽然一声大叫,挺着长枪冲了上来。他来势凶猛,似乎一往无前,但眼中却淌出泪水,沿着因恐惧而扭曲的面部褶皱流动。

道士只是微微侧身,便让过了枪头,同时用手臂夹住枪身。这贼人腰间还有一把佩刀,但却因恐惧丧失了理智,只是哭喊着抓着长矛往前送。

李长安举起剑,一剑劈下将枪身断作两截。

这贼人收势不住往李长安这边倒了下来,道士顺势用手中的断枪迎上去,尖锐的断茬刺入他的腹部,连带着将背后的皮甲顶出高高一块。

李长安将他随手推到廊边栏杆上,这栏杆早已被时间与蠹虫蛀空,顿时就被压得折断崩坏,于是这贼子便混着破木头一并倒在廊外的尘土中。

还剩最后一个。

李长安转回头来,看着对面那个面目苍白,嘴唇哆嗦的男人。

“孙仲。”

李长安向前一步踏出,这孙仲便哆嗦着退后几步。此时,却没注意到已经退到走廊的尽头房门前。他绊在门槛上,身子一个趔趄就滚进了房间,连手上的猎刀也没抓稳,滚到了一边。

他还想捡起猎刀,眼前便是一暗,他抬起头来,道士提着仍在滴血的长剑立门口。

傍晚的阳光自他身后投入室内,勾起血色轮廓。在这逆光中,孙仲看不清道士的面容,只瞧得脸部的轮廓上,两道垂下的目光,冷冽如同剑锋。

他猛地打了个冷颤,连地上那唯一的武器也顾不得,连滚带爬地躲远了些。

李长安却没有追上去,只是呆呆站在门口,定定看着房中。

这间房大抵就是这帮贼人的屠宰场了吧。

房梁上悬挂着许多铁钩,铁钩上挂着些人的躯干和肢体,在空气中微微摇晃,有的甚至还滴着血。而在墙边,用石头和门板铺成一个台子上,台子上放着一具胸腔到腹部俱被剥开的尸体,尸体上某些部位已经不翼而飞。而在尸体旁,还放着一个大木盆,盆子里盛满了肠子、心、肝、脾、肺、肾……

良久,李长安才长舒一口气,转头看向孙仲,一字一句说道:

“死有余辜,罪无可恕!”

说罢,将地上的猎刀一脚踢还给孙仲。

那孙仲没有趁势捡起这聊胜于无的防身武器,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容扭曲而怪异,好似把恐惧、惊讶、愤怒……许多情绪夹杂在一起。在暗淡的光线下,辨认不清究竟含着多少种,只听着他的声音尖厉得歇斯底里。

“原来你来杀我们,就是因为我们吃人?”

他的声音蓦地拔高,语速更加急促。

“罪无可恕?吃人算个什么罪?吃这么点儿人算个什么罪?”

“当年,‘人屠子’领着兄弟们围菜州,一围就围了大半年,城里城外粮食都吃完了。粮食吃完了,仗还是要继续打。你说怎么着?”

孙仲裂开嘴,露出稀疏惨白的牙齿。

“咱们围城的,就吃城外的人;守城的官军,就吃城里的人。这一场打下来,好的么,菜州人都被我们给吃绝种了。”

他嘻嘻笑着。

“道士,你想杀吃人的人,那就去杀呀,城里城外加起来也有个十来万。你有本事,一个个逮出来,都杀了呀!”

这孙仲说着说着,瞧得李长安的神色略有变化,心头一喜,以为有了生机,还待摇动口舌。

“这乱世,弱的不就是给强的吃……”

忽的。

剑光旋起旋灭,孙仲的头颅冲天而起,正落在那木盆中。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