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穿越小说>1255再铸鼎> 后17章 圩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后17章 圩阳(1 / 2)

共和2295年,8月14日,康斯坦丁尼耶。

牛渡海峡中,突厥海军的旗舰阿提拉号以昂扬的姿态驶入金角湾,在拖船的引领下逐渐向南岸港区泊去。

阿提拉号是近二十年前突厥汗国安条克造船厂制造的主力战舰,排水量两万两千吨,配备320mm主炮,标志着突厥人与罗马人争夺海权的雄心。但现任可汗奥拉德赢得内斗上台后,改变了军争大策,把大部分精力重新放到陆地上,专注于新兴的装甲战车和战斗机,海军预算长期停滞,这艘老船也就一直把旗舰的旗帜扛到了现在。

在之前的战争中,由于整体实力比罗马海军弱了太多,阿提拉号及突厥地中海舰队的其它成员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母港里避战。直到不列颠国参战,把先进战舰开进了地中海里,突厥海军才有了跟着出来转几圈的机会。等到联军彻底将新罗马城拿下,打通了地中海与黑海的联系,阿提拉号也终于得以来到梦寐以求的目的地,已亡之敌的旧都,也就是已经被登记为突厥名康斯坦丁尼耶的这座巨城了。

“这下子总算是进城了。”

阿提拉号的舰桥上,一名未配军衔的年轻人抬头望向南方的古城墙和远处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圆顶,愉悦地说道。

这年轻人来头着实不小,乃是当今可汗之子奥罕。奥拉德早就将奥罕视作继承人重点培养,近年来身体不好,更是将大部分军政要务交给他去处理。之前,奥罕就曾漂亮地主持了入侵埃及的战斗,在前不久的围攻城区战役中也全程参与。在大多数突厥人眼中,这个年轻人已经威望卓著,是当之无愧的领导核心了。

他身边的亲信扎干诺斯立刻恭维道:“现在它是殿下的城了。”

奥罕笑了笑,又惋惜地抓紧了栏杆:“可惜,到现在也就只有这座城才算抓住了,别的还要去跟友盟去争抢。嗬,比起在谈判桌上浪费口水,我宁愿去真刀真枪抢敌人的。”

在边缘联合的两面夹攻之下,历史悠久声势显赫的罗马帝国已近灭亡,但现在还不是安享战利品的时候。根据战前密约,只有小亚细亚半岛和城区周边土地已确定是突厥国的新领土,其余的巴尔干半岛上的土地要跟盟友瓜分,具体的分配比例就要在一系列会议中慢慢确定了。今天奥罕乘船过来,主要为的就是此事。

扎干诺斯不无嘲讽地说道:“他们能有什么资格跟我们争抢?要不是我军围住了罗马主力,金帐人哪有那么容易从北方边境攻过来?就这样都还打的磕磕绊绊的,给他们半个达契亚就差不多了。不列颠人海上再强,也不过是开了几炮助助威罢了,在希腊给他们两个岛也该满足了。更别说了,接下来开辟新战线,主力不还是我们?大部分罗马土地,就该是我们的,也只能是我们的。”

奥罕露出会心的笑容,道:“本该如此……但也不能太落了他们的面子,毕竟真正的大敌还没有打倒,还需要他们的力量。就这样吧,谈判就慢慢谈,先给他们留着念想。而实利……正好开辟新战场要往北调兵,就先把地方圈下来再说。”

扎干诺斯露出钦佩的表情,道:“殿下英明!”

奥罕摆摆手,又转头看向北方:“说到底,战争还远未结束啊。”

……

战争全面打响一年多后,罗马帝国已全境沦陷,战争正式成了边缘同盟与华盟的大战。

目前,双方主要在三条战线上展开战斗:一是在黑海与里海之间,九州军与突厥军隔着高耸的太和岭对峙,战事长久处于僵持之中;二是在大陆中部的沙漠地带,九州军已经取得了对联军的一定优势,但受限于补给困难也进展缓慢;三则是天涯洋上的海战,优势暂时在不列颠海军一方,而九州海军主要靠游击战术对敌方进行骚扰。

这三条战线短期内都看不到发生重大变化的希望,而这一点对于边缘联合很是不利。虽然他们如今获得了整个欧洲的资源,但将其转化成战争实力尚需要不短的时间,而与此同时九州军的力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强。海量的装备被各地的工厂生产出来,武装了以百万计的新兵,与此同时还时不时出现令人头疼的新式武器。这样下去,不用多久,联军就会被彻底压倒了。

因此,就在八月底,还没等从城区撤出来的部队休整完备,突厥军就又把他们投入了新的战场之中,与蒙古军一起,向斯拉夫莽林发起了进攻,并在南部的东达契亚河间地一带爆发了激战。

斯拉夫莽林是华盟的西部边界地带,北起波罗的海,南至黑海,内部遍布多年自然生长的森林和沼泽,极难通行。即便华盟只在沿线布置了少量兵力防守,穿越这道莽林仍是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车辆无法进入无道路的天然森林之中,而人员就算强行穿越,也会很快弹尽粮绝。唯有在它的南段,也就是原先罗马帝国与华盟的边界一带,由于两国交流较为频繁,留有较多的道路,森林也相对稀疏一些。

在年初的战争中,金帐军从北方攻入罗马境内,在达契亚行省的平原地带(罗马尼亚一带)长驱直入,将罗马部署在边境的兵力拦腰截断。其中,被拦在西边的罗马军在后续战斗中不断败退,而东边的友军由于跟华盟接壤,状况要好很多,在九州军的帮助下逐步退到临近边境的河间地(摩尔多瓦)重建了防线。

联军将这一地区选作了重点突破方向,但在具体的战术执行上,出乎罗马军的预料,他们在几处正面关键点上都只是佯攻,主力却反而冲入了北方非重点防守的森林地带,强行穿越了这处传统上认为不适合战车通行的自然屏障。

突厥军和蒙古军打出了出色的配合,突厥军引以为傲的重型战车部队将敌军击溃,而蒙古军的轻型战车则迅速向纵深展开穿插。值得一提的是,在战车出现后本已逐渐式微的骑兵在这场战斗中打出了亮眼的表现,虽不能与敌方重火力正面对抗,却能在恶劣地形中迅速移动部署阵地,出色地配合了己方战车的推进。

九月五日,在罗马军匆忙调兵回援的时候,正面战场上的突厥军却突然转佯攻为强攻,成功夺取了普鲁特河中游的安娜大桥,突入河间地带,打通了对深入敌后的友军的联系。

大量的突厥军从这个缺口涌入,将罗马军分割成两部分围困了起来。与此同时战车部队继续向东突进,一方面是主动打击援军,另一方面则是试图趁敌不备夺取华盟境内的港口城市圩阳(尼古拉耶夫)。

如今不列颠舰队已经掌握了黑海制海权,只要再拿下这个港口,便可以迅速向前线输送大量补给和兵力,稳固占领区。而且圩阳有发达的冶炼业、机械工业和造船厂,拿下之后对边缘联合不无小补,为进一步东侵增添助力。接下来,联军便可海陆配合拿下华盟黑海舰队所在的克里木半岛,继而向东威胁太和岭防线的侧翼,一步步迈向伟大胜利——

然而,还没等这个计划完成第一步,他们就遭遇了意料之外的阻碍。

九月九日,圩阳西北,刺槐县。

突厥军第九装甲师昨日推进到刺槐县,实现了形式上的占领。这个占领很不充分,虽说九州军已经撤离,但城乡之中到处是充满了敌意的华夏人,冷枪冷炮一时不停。因此第九师甚至不敢大举入驻城区,只能在县城东郊临时驻营,在几处开阔地设置哨戒,等待后续步兵抵达后再试图控制秩序。

前几日他们的突进还算顺利,但到现在九州军已经明显反应了过来,阻击强度增大,空袭时常发生,无线电也受到了干扰。指挥部不敢冒进,命前线部队暂停,一边整备一边收集更多情报,等准备充分后再出击。

由于通信干扰,各部之间不得不依赖传统的人员通信,师部所在的临时营地不断有车辆马匹进出,将外部信息送进来、命令送出去。

一辆保安屯牌的小汽车以超过六十的高速从北而来,营门口的哨兵立刻紧张起来,甚至抬枪准备拦截。但汽车接近后逐渐减速,车盖上临时喷涂的突厥军徽显眼起来,气氛有所缓解。不久后车在哨卡前停了下来,哨兵确认开车的是师直属侦察连的胡克中尉,就将他放了进去。

第九师进入华盟境内后,最大的收获是缴获了不少民用车辆,但突厥军中会开车的不多,只有一部分能利用起来。这胡克就是少数会开车且懂车的人之一,从缴获里选了最好的一辆,在各驻地间风来风去的,羡煞旁人。

胡克把车开进营地停下,径直冲进指挥部所在的一座乡间别墅中。别墅一层中,师部参谋们正对着地图紧张地作业,其中一人抬头见到胡克匆匆而来,调笑道:“铜榔头回来了,这次又是那间厂炸了啊?”

胡克所率的队伍负责的方向是城北的工业区,里面的大量先进设备本是上面指定的优先目标,但由于第九师人力有限,没法面面俱到,时不时被反抗势力破坏,因此闹得突厥人焦头烂额。

“不是。”胡克走过来,将一个小袋子从包里掏出来,“是北方蒙二师传来的通信,他们的通信车半途遭遇空袭被炸了,被我们发现,发现是紧急文件,赶紧送来了。”

“嗯?”立刻有人接过袋子,确认过后打开开始译码,很快发现里面的内容非同小可。“葵花坡那边出现了华盟的装甲部队,蒙二师对付不了,要我们支援。”

这个消息立刻引发了参谋们的重视,在图上做出了标注,然后讨论了起来。

“208铁路不是被我们切断了吗,他们怎么转移这么快的?”

“不一定是前线撤下来的,也可能是后方增援过来的。蒙古人办事怎么这么不靠谱,连个番号都没查到。”

“会不会不是用铁路转移,而是自己开过来的呢?所以到的都是战车。”

“开玩笑,一路跑这么远,履带不都得断了?”

“不,如果是30式的话,还真有可能……不管怎么说,敌军确实是出现了,还是赶紧告诉师长吧。”

现在联军的攻势如同一支箭,箭头很锋锐,侧面却处于很微妙的平衡状态。在真正攻入圩阳、打通海上补给线之前,还是要尽量确保阵地的稳固。由于通信不畅,前线部队被授予了很大的自主权,师部很快做出了判断,根据信中情报,调拨一个中型战车营和一个重型战车连北上助战。

这批增援部队与蒙古军第二装甲骑兵师汇合后,接受师长马克西莫夫的指挥,与一个混成团一同向葵花坡推进,试图夺取这个之前被九州军占领的战术要地。但是,在途中的一处森林周边,他们遭遇了伏击。

“果然来了。”

卡拉少校从他所乘坐的指挥车中探出身来,望向东北方的林地。

虽然遭受了伏击,但他并不意外,毕竟这个位置的公路正好从森林间穿过,既然周围有九州军在,不在里面布置伏兵才不正常。所以这批联军也提前做出了应对,一批轻装部队提前进入林区侦察,其余部队分散徐行。现在遭遇了攻击,与其说是中伏,不如说是己方的侦察逼得对方不得不发动攻击了。

虽然中了一轮炮,但损失的只有蒙古军的两辆蒙古马轻战车和几辆运输车,不算严重,而大多数战斗单位都戒备了起来。

现在不是战车发挥的时候,卡拉与上级交流了几句,便静待起来。

很快,随队行进的各式迫击炮和榴弹炮对着林地开始了轰炸。林海茫茫,这未必能造成多少有效伤害,但现在是看谁先沉不住气的时候,如果对方能死扛着不动,联军就只能想办法绕远路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