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穿越小说>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千八百四十六章 上下离心寄奴忧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千八百四十六章 上下离心寄奴忧(1 / 1)

刘裕的眉头一皱:“我们自己的京八兄弟都没还没全认字呢,让鲜卑人学?虽然我有意赦免鲜卑人,化解这些仇恨,但也不至于说让他们先用上这些印刷本吧。”

刘穆之微微一笑:“不管怎么说,如果攻破了广固,鲜卑人不管是作为民众还是奴隶,都不会有好日子,你那种把他们三户两户分给各村各庄的想法,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这些鲜卑人连汉话都不会说,又如何在未来生存呢?”

刘裕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不会说汉话?不太可能吧,我认识的鲜卑人没哪个不会说的,哦,不,草原上的那些鲜卑人除外。不过,中原的这些鲜卑人都是在汉地生存多年的,说不识字没问题,要说不会说汉话,或者说听不懂,有点过了吧。”

刘穆之摇了摇头:“因为你接触到的中原的鲜卑人,都是慕容兰,慕容德,慕容垂这些鲜卑的贵族,他们从小会给训练认汉字,说汉话的,可这不代表普通的鲜卑族人也会啊。就象拓跋珪会说汉话,但是草原上的那些部落族人,几乎没人会吧。”

刘裕喃喃自语道:“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啊,就象我们普通的汉人百姓,也不会说鲜卑话,我还是到了草原上才学会的呢,而且他们各个部落的话也不太一样,宇文部这些原来匈奴系的部落,语言就跟普通的鲜卑部落差别极大,跟咱们吴越语和关中话的差别差不多。”

刘穆之笑道:“这就是了,所以,你得让普通的鲜卑族人会说汉话,最好会识汉字,这样才有让他们融入的可能。这回你给将士们超过平时军饷三十倍的重赏,还有军功计算也是加以优惠,就是为了给北伐设个高额的样板,告诉全天下,以后如果是北伐灭胡,就会有大大的好处,甚至这个赏格,不比京口建义时的差。”

刘裕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虽然说我也是刚知道这次很多老兵肯来是信了那个什么慕容家宝藏的鬼话,但其实,我开出这些赏格,也是为了刺激勇士从军,毕竟,北伐是高危险的事,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

刘穆之正色道:“所以,你用高额奖赏来激励将士们从军北伐,也应该在鲜卑人战后的处置问题上,作出同样的表率。北伐不是打赢了仗,攻下城,灭了国就完事,战后对于胡人民众的处理,更是你必须要慎重处理的,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埋下再次动乱的根源。又或者是会激起别的地方的胡人在下次北伐中的拼死抵抗,这两样,恐怕都是你不想见到的吧。”

刘裕叹了口气:“老实说,刚才看到众位兄弟们多数是真的想杀光鲜卑人,也着实吓了我一跳,这次临朐一战,我们损失也很大,眼看着这么多同袍兄弟战死,每个人都有仇恨之心,那些素未谋面的百姓被杀,只不过是他们一个想要大开杀戒的借口罢了,又或者,他们是真的想象以前在吴地干的那样,杀人越货,然后毁尸灭迹,以逃过军法的处罚。”

刘穆之点了点头:“这些是军队的本质,本就是虎狼野兽的集合,而杀戮带来的刺激,会让人平时能遵守的法规,道德都扔之九宵云外,经历了生死之后,人是很难控制住的,会变成野兽。寄奴啊,我们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当手上有了绝对的武力的时候,想要只靠法律或者是道德约束自己,是很难的事,这也是历代都视军队为洪水猛兽,而视兵为国家大事,不可轻动的原因啊。”

刘裕正色道:“胖子,多谢你的提醒,我现在是主帅,更是要保持绝对的清醒,以前我以为刘镇北是因为自己的野心才要招揽和安抚这些盗贼马匪,现在我才渐渐地明白,他自己也会给这种杀戮的刺激所吸引,不能自拔,战后就纵兵掳掠,享受那种可以掌控一切,包括千万人生死的感觉。胖子,现在我其实有点担心,我一步步地走上高位,大权在手,但可能我自己的改变,连我本人也不知道。”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是因为今天你知道了你已经有些不了解基层士兵的想法,不知道大晋吴地庄园的现状?”

刘裕叹了口气:“是的,当我是个队正的时候,队里每个人一天吃了多少饭,睡了几个时辰我都知道,当我是个幢主的时候,全幢每个人的籍贯,姓名,特长我了如指掌,当我是个军主的时候,我大概就只能知道每个队正的情况,还有每个队里有哪些特别突出和拔尖的人,不可能知道全军两千人的情况了。现在我成为全军的大将,我突然发现,我只能对这些军主以上,甚至是一军主将的兄弟们了解,连每个幢的幢主是谁,何时入伍,何时晋升,立过什么功劳,也只是在文书里了解,让他现在就站在我面前,我可能都叫不出名字!”

刘穆之微微一笑:“十万大军,可是有几百个幢主,又不是原来的同队兄弟,跟你成天同吃同住,你们甚至连见面的机会也不多,能叫出他们的名字,才叫奇了怪。寄奴,这是因为你的地位提高,按军制不可能跟底下人太过亲密,你有更多,更重要的军务要处理,也不象以前那样只需要跟将士们同吃同住,每天一起操练,到战时只需要听从号令冲锋陷阵就行了。”

刘裕叹了口气:“可不管怎么说,我身居高位,已经越来越脱离底层了,无论是军士,还是百姓,以后我大概都很难象以前那样直接接触了。这其实是件挺可怕的事,我突然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将士们在想什么,而我要做的决定,会不会让他们满意,甚至是会不会侵犯到他们的基本利益!”

刘穆之点了点头:“历代的恶政,往往就是这样产生的,只有牢牢地掌握了基层的情况,才会了解外面的一切,这也是我为何成天要跟贩夫走卒,三教九流一起吃饭聊天的原因,是我为何要遍布眼线掌握情报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