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八章 撕破脸(1 / 1)

陆旭阳不了解女人之间的这点儿弯弯道道,在他眼里,孔欣茹始终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乖孩子,委屈你了,还是让佣人送吧。”

“没关系的,我也想去看看尔淳,听说她病了,我也很担心。”

林珊有些听不下去了,淡淡的微笑,“尔淳的病是小事,你的身子才是更让人担心的。”

孔欣茹的脸色惨白的吓人,咬着嘴唇,陆旭阳看不得她委屈的模样,“罢了,你要去就去吧!若是尔淳给你气受,你就告诉我,我教训她。”

孔欣茹离开后,陆旭阳有些责怪林珊,“你为什么要提起她的伤心事呢?”林珊笑了笑,没有反驳,她很清楚这时候不适合多言,刚才自己也是多嘴了,可能人家并不领情。

陆尔淳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膝盖,打算起来休息一会儿,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连忙又跪好了,孔欣茹走进来的时候,看到陆尔淳果真还跪在地上,眼底掠过一抹怨毒,随手关上门,将饭菜重重的丢在桌子上,陆尔淳也察觉到来者不善,扭头看到了孔欣茹近乎扭曲的面孔。

“欣茹?听说你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我听得糊里糊涂,不如你给我讲讲详细经过如何?”陆尔淳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有时候越是天真无邪的笑容,越是邪恶刺骨。

“陆尔淳,这里没有别人,你装什么装?分明就是你陷害我,根本就是你打晕我的……”

“欣茹,说话可要有证据,我那会儿喝醉了,是你扶我去的那个房间,你给我开的房间为什么会有男人?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解释。”

“你胡说,哼,陆尔淳,你也说了,凡事要有证据。那天晚上,你一个人到底和谁在一起,别说在医院,我不信,吃了药,还能安然走出酒店。”

“怎么?不继续装了?看来你承认你给我下药了?孔欣茹,我自问我带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毁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陆尔淳步步逼人。

孔欣茹也退缩,仿佛就是要故意惹怒陆尔淳,“我就是讨厌你,讨厌你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姿态,你有什么好,我什么都比你好,只怪我没有一个好的出身,没有你,我可以成为爸爸最宠爱的女儿,至少我不会给爸爸脸上抹黑。”

陆尔淳挑眉,诧异的看着孔欣茹,前世孔欣茹是在精神病院对自己说这句话的,没想到这辈子,丑闻对象调换后,孔欣茹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本以为陆尔淳会发怒,等了半天都没等到陆尔淳的反应,孔欣茹不安了,感觉陆尔淳越发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想了想便是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眼角撇过桌子上的饭菜,伸手就打算将桌子上的饭菜泼在自己的身上,陆尔淳早就猜到了她的意图,前世她也是如此,当时自己心情不好,所以即便知道自己被冤枉了,也没有狡辩,大家也没有太责怪她,毕竟那次丑闻对象是自己,所以陆旭阳抱着宽容的态度,只是对孔欣茹更加怜爱了。

孔欣茹刚碰到汤碗,陆尔淳已经先一步打翻了碗筷,孔欣茹的手被汤水给溅到了,她尖叫一声,缩回手,一低头就看到陆尔淳半边身子都湿了,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门已经被打开了,首先冲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都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了,便是上前抓住孔欣茹的手大声道:“欣茹?你手怎么了?被烫伤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