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章 重新开始(1 / 1)

“这是什么?”坐上车的陆尔淳随手拿起旁边的袋子看一眼里面的药盒。

“你的药,回去以后,爸爸一定会问你昨晚的事情,我会说,我陪你在医院挂点滴,这些是药,药瓶里面装的,是维生素。”陆泽熙看着陆尔淳很认真的回答。

陆尔淳眨了眨眼睛,“还是大哥想的周到。”

“尔淳……”陆泽熙低下头顿了顿,许久才开口,“我还是习惯你叫我名字。”

陆尔淳诧异,狐疑的看着陆泽熙,陆泽熙却避开了她的视线,陆尔淳苦笑,“原来是我一厢情愿,想来你也不喜欢有这样的妹妹吧?”

陆泽熙没有辩解,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只是习惯了你叫我名字而已。”

陆尔淳想要学小女生对着陆泽熙撒娇一下,憋了半日后,也没能学成,只是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纠结,直到车子开进了陆公馆。

陆尔淳站在花园中央,环视这个前世已经在记忆中渐渐模糊的地方,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最终却因为她的愚蠢而拱手送给了别人。

陆家在江州这边地界上,虽谈不上数一数二,但也是有头有脸的。

“走吧!”陆泽熙走到陆尔淳的身边,比起之前的淡漠,这会儿的他多了几份温润,或许他一直都是如此对待陆尔淳,只是她不曾发现而已。

陆尔淳点头,乖巧的跟在陆泽熙的身边穿过花园走进正厅大门,还没进门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哀嚎声和哭诉声,在看到陆泽熙和陆尔淳出现的时候,那女人蹭的站起身,瞪着陆尔淳的目光仿佛是要吃人。

“尔淳,你去哪儿了?”开口的是陆旭阳,陆尔淳的父亲。

陆尔淳看着父亲,一瞬间感慨万分,前世陆泽熙死后,陆旭阳大受打击,一下子病倒了,那时候的自己忙着嫁给宋仲轩,完全没有真正关心过这个父亲,直到有一天陆旭阳不知道为什么从楼梯上滚下来,中风瘫痪了,没能熬多久也死了。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昏了头,陆旭阳怎么会莫名其妙的从楼上滚下来,分明就是被人害的,偏偏那时候的自己被宋仲轩三言两语的就打发了,完全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爸爸!”陆尔淳一开口,声音就哽咽了。

陆旭阳顿了一下,他原本是要板着脸教训一下这个女儿的,但是看到她现在这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反而就心软了。

陆旭阳这个人,什么都好,又有经商头脑,只可惜太过仁慈,优柔寡断了一些,这是商人的大忌,当断不断,前世陆尔淳就知道陆旭阳的这个性格,可以说,陆旭阳的悲剧有一半也是自己性格造成的。

不过没关系,这一世若是一定要有一个人做恶人,就让她陆尔淳来做。

原本在哭闹的女人看到陆旭阳心软的态度,立刻大声哭起来了:“先生,你可要为欣茹做主啊?尔淳,欣茹待你如亲姐妹,你怎么可以那样对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