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罪全书.3> ◎第五章 恋臀癖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章 恋臀癖者(1 / 2)

我们常常看到这样一群人。

他们衣衫破旧,聚集在路边,有的趿拉着鞋,露出黑糊糊的脚后跟,身上散发着浓重汗味和劣质烟草的混合气味。男人的人造革包里有各种工具:斧子、锤子、凿子等,女人手里拿着一卷铁丝或者刷墙用的滚刷。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个纸牌子,上面写着:瓦工、木工、油漆工、水暖工、封阳台、干零活儿、疏通马桶。

一个妈妈领着儿子路过时,她指着这群农民工对儿子说:“你要是不好好儿读书,长大了就会和他们一样。”

农民工蹲在路边,每当有用工者上前攀谈时,就会一窝蜂地冲上来,商讨价钱。更多的时候,没活儿可揽,他们聚在一起闲聊或者席地打牌来消磨时光。下雨时,会像燕子一样缩在钟楼的房檐下,看着天空发呆。

他们在钟楼下避雨,钟楼是不愿意撑开的伞。

阴三儿用纸牌子挡雨,耳朵上夹着的香烟被雨淋湿了。

伍小柒靠墙坐着,从脚板上撕下一大块死皮,塞到嘴巴里咀嚼,他觉得很筋道,有嚼头。

阴三儿突然扔掉了揽活儿的纸牌子,对伍小柒说道:我的手痒痒了。

伍小柒说:我也是。

一个打伞的美女从兄弟俩面前走过,美女穿着一件淡粉色豹纹紧身套裙,翘臀巨乳,黑色丝袜包裹着修长美腿,香肩袒露着黑色的乳罩带子。多年前,街上流行一种真丝的白色上衣,就是好像在给人说自己戴了乳罩的那种;后来,开始流行透明的乳罩吊带;现在,街上的美女索性抛弃了伪装,故意把鲜艳的乳罩带裸露出来,展示给路人。

美女的高跟鞋踩在路上,溅起水花,背影性感迷人,高跟鞋嗒嗒的声响踩在兄弟俩的心上。

兄弟俩的老家在陕北,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了性意识的觉醒。

有一次,兄弟俩在农贸市场游逛,两个小孩子去了一个批发商场的楼顶,楼顶有个小亭子,刚刷了油漆。他们看到一个男的在亭子里坐着,怀里揽着一个女人。那男人用小剪刀还是什么东西,在柱子上刻字,女的很害羞,低着头不好意思看那行字。这对谈恋爱的男女走了后,兄弟俩跑过去看柱子上刻的什么字。

那是一句话:打炮不算坏,为了下一代。

两个穿拖鞋的脏孩子站在楼顶,咬着手指,这句话给他们带来了强烈的震撼。

因为一句话,他们的童年毁了。

20世纪80年代,农村计划生育工作搞得如火如荼。在他们的陕北老家至今能看到这样的标语: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他们的父母共生了七个子女,七个子女都是80后,老大和老二不幸夭折,所以,伍小柒一直喊阴三儿为大哥。父母为了躲避计划生育,东奔西走,他们住过水泥管子,在工地上筛过沙子,修过桥,筑过路。

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他们的家。

在一个县城,父亲贩卖水泥,母亲在手套厂打工,一家人租房住了十年。

他乡成为故乡,孩子们长大成人。

1999年,阴三儿和伍小柒因盗窃、抢劫被关进了监狱。

父母欣慰地说:吃公家饭去了。

他们犯罪绝不是因为贫穷,而是因为无法改变贫穷的生活。

监狱是一所学校。几乎每所监狱的监规中都有一条:禁止交流犯罪技巧。这说明犯人们时常交流自己的本事,正如写有“禁止大小便”的墙下肯定有人大小便。盗窃自行车的小偷丁新军在监狱里学会了盗窃汽车,毒贩唐海波在狱中拜师学会了制作毒品。

阴三儿在监狱服刑期间,一个抢劫犯对他说:“别抢银行借记卡、信用卡,自动取款机有监控,银行门口和路口也有,能看到你的脸。抢了手机后,要把卡扔到水里。”

阴三儿对手机不太懂,他进监狱的时候,街上正流行BP机,使用手机的人寥寥无几。即使有,也是那种砖头似的手机,俗称大哥大。

他出狱的时候,街上的人已经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机,而他兜里揣着一个BP机。

入狱前,监狱扣押了随身物品,出狱时,狱方会交还给刑满释放人员。除了BP机,阴三儿的兜里还有两块钱一盒的人参烟,这种烟现在涨到了六块钱。

10年前,煎包卖1块钱7个,现在涨到了1块钱2个,猪肉由5块钱一斤涨到了18块钱。

阴三儿走在街上,觉得恍如隔世。

很快,伍小柒也刑满释放,两人一起去燕京打工。

兄弟俩去应聘保安,工作人员说:有过服刑史的人不能录用。

他们去搬家公司找工作,负责招聘的人说:不要你们,万一你们再偷东西抢东西呢。

刑满释放人员在就业上属于弱势群体,这一群体出狱后非常希望能够回归社会,然而在社会上备受歧视,很多招聘单位要求求职者必须有无犯罪记录证明。

出狱的少年犯,即使考上大学,但是由于档案中的犯罪记录,一般不会被大学录取。

报考律师,或者从事金融、司法职业,需要无犯罪记录证明。

出国办理签证手续有时也需要当地派出所开出无犯罪记录证明。

《钱江晚报》载:要买房、看房,先开张无犯罪记录证明。

《重庆晚报》载:奥运期间,为加强治安管理,旅行社要求观看奥运比赛项目的游客,都应到所属辖区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在接受应有的惩罚之后,是否还要背负社会的不公和一生的耻辱?

很多罪犯都是“二进宫”“三进宫”,出狱以后,整个世界都与他们格格不入,他们无法融入社会。司法部门的统计数据表明,刑满释放人员的重复犯罪率在8%左右,其中特大或者重大刑事案件达到了70%。很多有犯罪前科的人员再次作案,犯罪手段往往更残忍,性质更恶劣。

兄弟俩找不到工作,便在路边揽活儿,有时,找到活儿结算了工钱之后,两人就去出租屋附近的一个大排档饭摊喝酒。

大排档饭摊老板曾经也是一个劳改犯。

兄弟俩问他在劳改队做什么。

老板没有说话,模仿了一个铲东西的动作。兄弟俩惊讶于他模仿这个动作时的惟妙惟肖:他的手中空空如也,但仿佛能看到他握着大铁锹,一下一下铲起煤,装进板车之中。

饭摊的地面污水遍布,痰迹斑斑,餐巾纸团扔得到处都是。女服务员系着油腻腻的围裙,用一块脏得看不出颜色的抹布擦桌子,她像一艘船那样缓缓地转身,将屁股对着喝酒的阴三儿,悄悄地放了个屁。阴三儿闻到一股浊臭,他看着那个刚刚放过屁的大屁股。

那一刻,阴三儿爱上了她。

那个屁,穿梭于莲藕的空洞之中,徜徉在花生米的边缘,弥漫向昏黄的灯泡和兄弟俩的鼻孔。渐渐地,就像低空的乌云散尽,这乌云就在两腿之间。风起于青萍之末,屁也是天空的一部分。

老板抽动鼻子说:谁放屁了?

阴三儿替女服务员掩饰尴尬,他说道:我。

女服务员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露出一丝感激。

阴三儿喜欢屁的味道。对于放屁,他甚至能够收放自如。冬天的时候,他先在被窝放个热乎乎的臭屁,被窝就暖和了,然后,他的头钻进去,再把被子蒙严,自己在里面独吞。

人有逐臭之癖,喜欢吃臭腐乳、臭干、臭咸鱼、臭鸭蛋的人不在少数。

在南方许多省份,很多人爱吃榴莲。

每个妈妈都喜欢自己家小宝宝的乳臭味。

有多少大学生脱下臭袜子,不是放进洗衣机里,而是先放在鼻子前。

很多女生喜欢咬指甲,有的男人喜欢吃自己脚掌上的死皮,还有的不讲卫生的人,常年不刷牙,喜欢用指甲刮牙齿上的黄色污垢,然后放鼻子前闻,那个味道对他来说真是好极了。

女服务员爱放屁,阴三儿暗恋上了她。

他很渴望去闻闻她臭烘烘的屁股,幻想着扒开她的屁股沟,把鼻子凑上去,使劲闻臊气味和臭味。如果她在椅子上坐一会儿,等她离开后,小饭摊里没有人,他就会趴在她大臭屁股坐过的地方使劲地闻,还要舔几下她坐过的地方。

有一次,大排档老板和女服务员开玩笑地说:我看得出,阴三儿喜欢你。

女服务员捂着嘴笑道:三儿,你喜欢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