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罪全书.3> ◎第二章微博杀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章微博杀人(1 / 2)

凶手是一个恋臀癖者。

特案组以前接触过各种各样的变态行为,恋臀癖还是一个很新鲜的词汇。这个群体更隐蔽,也许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癖好。街头漫不经心地一瞥,一个职场丽人的背影,从而聚焦视线,引发深度呼吸,内心里潜伏的小兽蠢蠢欲动。

那些美丽性感的屁股,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灭吗?

苏眉换上了警服,不再穿OL(officelady,办公室女职员)白领制服,也不再穿丝袜高跟鞋。分局里一些爱美的警花,平时喜欢穿紧身翘臀的长裤,现在也全部换上了宽松的警服。

分局长说:我强调过多少次,警察上班必须穿警服,我的话还不如一个变态凶手有效!

梁教授安排并分配任务,苏眉负责对死者的每一条微博进行分析,从中找出蛛丝马迹。凶手用死者的手机拍照,发布尸体照片,说明他对微博的功能很熟悉,有可能长期关注死者,评论柯柯的照片,转发她的日常琐事。尤其是涉及住址、作息时间的微博,应该格外注意。

警方清点死者财物时,发现银行借记卡和信用卡并未丢失,金银首饰、手机、现金,以及名牌包和高档礼品被席卷一空。

梁教授要求画龙联合电信部门,追查死者的手机的下落,查访市区金店,确认是否有人销赃。

重案队王队长负责对凶器——那把磨尖的螺丝刀——进行全面的调查。搞清楚规格、型号、销售网点,以及加工、打磨的方式。

法医病理室与痕迹学专家负责作出凶手咬痕模型和报告,咬痕如同指纹一样,每个人都具有不同的特征。女尸屁股上的牙齿排列、齿间距离、牙齿磨损程度、咬合力、咬合动作,这些对于识别凶手的身份信息至关重要。

现案队刘队长召集所有警力,在死者居住小区内进行大范围细致摸排,凡是案发前后三天出现在小区里的人员,都作齿痕对比,从中发现与凶手相似的咬痕。并派出警员,对柯柯的前男友以及骚扰过她的上司,还有近期追求她的男人,进行全面的调查。

包斩重新检查死者房间,掌握凶手入室的方法。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感到恐惧的是:在睡梦之中,被闯入家中的凶手杀害。

面对入室的歹徒,女人比男人还要多一层恐惧,除了担心被杀,还害怕被强奸。

入室杀人案案犯杨新海,流窜四省,残杀67人。这个杀人恶魔选择的是农村偏僻简陋的房屋,没有围墙,或者围墙很低。他采用拨门或撬锁的方式,在夜深人静时潜入住户家中,用锤子、刀或者绳子作为凶器,杀死家里的每一个人,制造多起灭门惨案,有的一家人是在睡梦中被杀死的。抢劫完毕后,这个恶魔对幼女尸体进行性侵害,有时也包括男孩。

雷国民作案时间长达10年,专抢银行或信用社的金库,这些地点防范严密,他使用电气切割设备进入夜间值班室,用锤头杀死保安和看守人员。10年间,实施抢劫作案15起,共杀死20人,劫得港币10万元、人民币353万余元。为了练习犯罪本领,此人曾每天坚持长跑三四十里,还特意学会驾驶汽车以及切割技术。

警方刑侦工作全面展开,只需要找到凶手入室的方法,这个案子也就突破了瓶颈。

包斩人手不够,他对苏眉说:小眉姐,能不能耽误一下你的工作,请你帮个忙?

苏眉:什么?

包斩:我们进行犯罪模拟,我扮演入室凶手,你扮演死去的那女孩。

苏眉:可以,这还不简单嘛。

苏眉答应帮忙后,就开始后悔了。包斩为了让一切都接近真实情景,为了让犯罪过程更逼真,并没有安排其他民警,模拟时间也和案发时间一致。苏眉要在晚上九点回到死者的住处,一个人待在刚刚死过人的房间里,等待着“凶手”的出现。苏眉是特案组成员,但她也是一个女人,有着女人所有的弱点:胆小、怕黑、怕鬼、怕杀人凶手。

晚上九点,苏眉一个人重回凶杀现场,防盗门虚掩着,和案发当晚一样。

苏眉心中叫苦,极力假装镇定,立刻关上防盗门,跑进卧室,经过黑暗的客厅时,她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卫生间里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这使她头皮发麻,一阵凉意从脊背升起。她反锁卧室房门,摸索着打开灯,卧室里的血腥味还未完全消散。

苏眉拿出手机给包斩发短信:你在哪儿?小包,我不玩了,卫生间里好像有个人。

包斩没有回复。

苏眉壮着胆子,坐在电脑桌前,电脑已经搬回分局检验,桌上空空如也。苏眉想到那个遇害女孩柯柯当时也是坐在这桌前,和她一样胆战心惊。苏眉偶然一瞥,梳妆台上有一面镜子,苏眉想起恐怖片里常有的画面:往镜子里看时,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身后。

苏眉坐不住了,她站起来,惊慌失措。墙上挂着柯柯的艺术照,照片中,这个女孩的眼神显得非常恐怖。苏眉觉得房间里的东西都透着诡异,独自待在刚死过人的凶杀现场,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她索性躺到床上,闭上眼睛,不敢去看靠墙的衣柜,不去看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如果凶手藏在房间里,那么只有两个地方:床下和衣柜。

连日来的工作让苏眉感到很疲惫,她闭着眼睛,暂作休息,心里又突然想到,那女孩就是死在她此刻躺着的这张床上,血液染红床单,凶手还拍下了尸体照片。

床单已经被警方拿走取证了,苏眉仍然觉得身下黏糊糊的,她意识到这是自己的错觉。

卧室门传来轻微的声响,苏眉觉得一个人悄悄走进来了,还轻轻地关上了门。

苏眉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房间里没有了声音,她猛地睁开眼睛,赫然看到一个人正站在床前,低头看着她。那人面无表情,脸色蜡黄,眼睛中布满血丝,目光呆滞。

那是一个陌生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