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夜阑京华> 第八章 未察尘缘起(3)(谢骛清满手的血,全是赵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章 未察尘缘起(3)(谢骛清满手的血,全是赵予...)(1 / 2)

谢骛清满手的血,全是赵予诚头上的。他在自己的白衬衫上擦了两下,猩红血迹一道道划在白布料上,惊悚刺目。

随后,他用干净的手,擦掉赵予诚脸上的泥,捡起脚边的眼镜。

他越做得有条不紊,越让人害怕。

何未看得难以呼吸,扭开车门,被莲房拉住:“别下去了。”

她轻声喃喃:“没关系。”

她眼下是谢骛清的前缘,下去没什么可让人非议的。

何未脚一沾到泥土地,迎上了周遭全部目光。

不管是跟着谢骛清来的人,还是围杀赵予诚的,甚至茂叔和何家员工都惊讶她下车。何未看着赵予诚,还有在用衬衫一角擦拭眼镜片的谢骛清,带着哭后的虚弱,柔声叫:“清哥。”

那个单膝跪地的男人,轻轻抬眼,望向她。

两人对视着。

火车站外冬日的风如刀,就着咸湿的泪水,割得她面颊生疼:“这里人多眼杂……不是个好地方。你先让人……”

她话哽在喉咙口。

谢骛清不再看她,立身而起。

跟着他来的十几个人上前,其中几人脱下军装裹住赵予诚的身体,想要将人抬走。围杀赵予诚的那拨人虽不敢招惹谢骛清,但还是怕要紧的叛徒被带走,当中官职最高的一个上前,对谢骛清恭敬道:“谢公子,这个是我们要紧的犯人……”

谢骛清把眼镜塞进长裤口袋。

“什么罪名?”他平静问。

说话的军官误会了他的态度,笑脸迎上去:“他私通我们参谋长的四姨太——”

谢骛清凝视这个军官。

七八声上膛的动静,除了抬着赵予诚的人,余下跟着谢骛清的武官全都举枪,一言不发逼上来,一双双的眼都像被淬了血似的。

那人惊得倒退两步:“这不是卑职说的……”

外围的人看到自己长官被枪指着,不晓得情况,立时有人要摸枪,被谢骛清揍过的官员冲过去,大声呵斥。开什么玩笑,万一谢骛清有个好歹,今日里在这儿的有一个算一个全要陪葬。

“什么罪名?”谢骛清再次问。

那人嘴巴发干:“卑职……不、清楚……”只怕说错一个字被崩了。

……

“告诉你们参谋长,”谢骛清说,“赵予诚是我谢骛清昔日的长官,他只能战死,也必须是战死的英烈。”

正阳门的风裹着沙尘,撞到她眼睛里,把好不容易压下的泪催了出来。

谢骛清没再多说,沿着来时的那条路往外走。为他引路的官员立在那儿半天,踌躇再三……实在不敢追上去,对车旁的何未轻声问:“何二小姐……不跟着去劝劝吗?”

何未轻摇头,多一个字不想和这些人说,回身上了车。

跟着谢骛清的副官跑到车头处,对着车内何未敬了礼,比了个板正的手势,为车开路。茂叔审时度势,趁着谢骛清的余威未散,启动车驶向围成圈子的那群人。全部人仿佛没了主心骨,溃散开来,放他们走了。

一行人回了何宅。扣青坐在抱厦的坐塌上,剥着一小碗核桃仁,要问前姑爷走得顺利不,瞧见何未眼睛红肿,被吓着了。莲房不让他们跟着,但仍坚持要热水,给她擦身。

她任由莲房折腾,往床上一躺,魂魄散了似的,缩成了一团。

至深夜,茶几上自鸣钟连敲了九下。没大会儿,有微黄的光落到她的眼皮上。

她眯着眼看,微光是远处的壁灯,莲房怕晃她的眼,以床帐遮着。

“谢公子的人来了。”莲房柔声说。

屋里太静,恍惚听到回声似的。

莲房接着道:“送了几盆海棠,说开得好,让人拿给你看。”

何未合上眼,努力醒过来。花必然是托词,恐怕找她有事。

她撑起身子,坐到了床边沿。莲房递过一块热毛巾,见何未擦完脸,为她换了能见客的衣裳。她离了卧室往小书房去。

“不在书房,在院子里。”莲房说。

“为什么不请人进书房?”她问,嗓子哑得很。

“不肯进,说……今日特殊,不大好进屋子里。”

何未走到抱厦,见来的是个极年轻的陌生面孔,不是常见的副官。年轻人一见何未便低头,叫了声:“何二小姐。”

年轻武官招呼完,上前两步,两手捏了一长条叠起来信纸。何未就着抱厦里的灯,将信纸一折折翻开,不晓得是写信的人心事重重还是为什么,信纸叠了许多折。

纸打开,字因折痕走了形——

吾兄落难,唯二小姐施以援手。此一恩,没身不忘,日后必以命相酬。谢山海。

她险些掉了泪,真真切切感觉到左胸一窝一窝地疼着,像被刀剜着肉。什么都没做到,人没救出来,却见到这样的话,让她难过更甚。

“他……”她轻声问,“你们公子平安到六国饭店了吗?”

晚九点有谢老将军的禁足令,他外甥讲过。

年轻人摇头:“没回去,人在百花深处。”

说完,年轻军官小心看何未的面色,低声又道:“林副官说,何二小姐若方便,去个电话陪他说说话。这不是公子爷的意思,是我们私下里议的。”

“他是不是回去发火了?”她担心。

年轻人摇头:“没有的。”

“我见他下午打那个人,以为……”

“那是有缘由的。公子爷这个人,笑有笑的缘由,动手有动手的道理。他从不会因生气做什么,”年轻人似极崇拜谢骛清,话多说了两句,“林副官先前就说过,公子爷对他说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一个连私人情绪都戒不掉的将领,难堪大任。”

他最后道:“我们是觉得,他守了几小时的赵参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怪可怜的。”

何未轻点头,要了号码,嘱均姜带年轻官员到厢房里等着,她则去了小书房。

她在台灯的光里,取了听筒。

“晚上好,请问要哪里。”听筒那头的接线员柔声问。

“一九二。”

“请您稍等。”

坐塌的矮几上,放着早晨她翻看的一叠船客名单,她怕看到赵予诚的名字,卷起名单,塞到矮几下。

听筒里,有了电话被提起的回音,连接了另一个空间。

没人说话。

她想开口,电话那头林副官先低声问,人家参谋长亲自来了,车在护国寺东巷的胡同口。仍无人出声,想是他用手势屏退了副官。

他为什么不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略低的声音问了相似话。

她欲启口,他又道:“你可以继续说,但我未必有耐心再听下去。”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