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夜阑京华> 第六章 未察尘缘起(1)(何未几次困得要睡着,凌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章 未察尘缘起(1)(何未几次困得要睡着,凌晨...)(1 / 2)

何未几次困得要睡着,凌晨两点时,她轻声问:“你睡着了吗?”

屋子角落的人,迟钝了几秒,低低地说了两个字:“没有。”

她觉察他有异样。旁人就算了,他一个军人,守夜的警惕性该很高,回话不该如此慢。何未下床,摸着黑过去,见他坐姿比先前更懒散。地毯吸声的效果极好,他却辨得出有人靠近,缓缓睁开眼:“什么事?”

“不舒服吗?”她轻声问。

他摇头。

何未想摸他的手判断温度,半途收回,转而试他额头。谢骛清将头偏到一侧,但她已碰到他了。烫的惊人,还有许多汗。

她心惊肉跳,压低声音,急着说:“快跟我上床,我扶你过去。”

早应想到,刚受伤的初夜最易发烧。

谢骛清见她靠近自己,低声说:“没关系。”天亮就能降温,他有经验。

他感觉女孩子柔软的手,从自己身前滑到后背,试图撑他坐起来。那只手在租界口曾搂过他同样的位置,眼下灵活多了,也急多了。他一笑,轻叹口气,将她的手拉开。

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的划到手臂,亦或是烧到顶的幻觉。他没在意。

她眼瞅着谢骛清在黑暗里撑着扶手,立身而起,走向浴室,烧到这种程度仍是背脊笔挺,步子稳当得很。她筹谋了许多话,想劝服他。

万幸,从浴室洗脸出来的谢骛清没再硬撑着,直接去了床上。她将绣金的被子盖了他半身,不敢多碰他,怕动多了,他嫌逾礼,不肯再睡。

倦夜不可寐。

谢骛清躺归躺,本能让意识醒着。天亮前有人叩门,他睁眼瞧,何未拉莲房进了洗手间。没多会儿,洗手间的门被轻推开,她来到床畔,耳语问:“要还醒着,和我说一声通行证在哪儿。不然,我只能自己找了。”

他慢慢地把身子调成侧卧,从裤子口袋掏了一张被四折的纸。

“我让他们先走。”纸被抽走。

那之后,房间再无大动静。

由暗到明。

他汗湿了衣裤,绑带早湿透了,黏在脖后不舒服,懒得动。等终于舒服了些,睁眼,天已大亮。视线里,她微微低着头,正靠在床边沿,对着窗帘缝投进来的一道亮光,握着一把小剪刀,聚精会神地剪着小指指甲。

屋里鸦雀无声。

她剪指甲都透着小心,不造成一点点动静。

金色铜制的剪刀极小,工艺复杂,把手是只展翅的金蝴蝶,蝶翅藏在她手心里。

“醒了?”她见他身子动,一抬头,笑了。

恰好被晃了眼,她躲开那束光,笑着问:“扶你坐起来?”

何未将手帕收拢,兜住碎指甲,连同蝴蝶剪放到一旁。再回身,谢骛清已靠到了床头。

“我见你一直没醒……”她替他在腰后垫了枕头,指那些小物事,“无事可做。”

其实是见他手臂上的指甲划痕,领悟到自己的指甲划伤了他。她见书桌的托盘里有这把剪刀,便想修短指甲,刚剪了小指,他便醒了。倒是及时。

“船开了,”她为他宽心,“你四姐姐和外甥顺利登了船。还有他们。”

谢骛清微微点头。

“我们吃了午饭再走?”她想拿餐单。

“有人在利顺德等着,”他整夜未开口,话音发涩,“不能多留。”

“有事要办吗?”她更内疚了,“等我叫茂叔准备车。”

她穿着拖鞋,穿过窄窄的一束金光,开门而去。

凌晨在租界口,副官带给茂叔一套干净衣裳。谢骛清在洗手间换上,再不见颓废的样子。同样带回的那张通行证上被中文标注过,已走四人,确实是严丝合缝对照人数来的。

车过租界口,被法国兵拦下,人出去,车子被里里外外翻查,连装维修工具的木匣子都被打开,修理工具要被挨个摸过,登记在册。她看在眼里,庆幸这回有谢骛清出手相助。

回到利顺德,久候多时的军官迎上来,在谢骛清身边说:“在泰晤士厅。”

她猜是等他的人。

“我上去了。”何未说。

他没回答,直接指舞厅门口,引她看。何未这才见到泰晤士厅门口的竟是白谨行。

白谨行欣慰笑着,看两个归来的人,不急不缓走到他们跟前,笑着同谢骛清玩笑说:“你我是该打一架,还是去外头用枪分个胜负。”

谢骛清也是笑,倦意浓,自然惜字如金:“完璧归赵,记账上。”

他吊着伤臂,对何未微颔首告辞,走向电梯。服务员为他拉开铁栅栏,将电梯按下“2”,哗啦一声,关上。

电梯上升的机械声,淹没在了舞厅飘出来的探戈舞曲里。

“他昨晚通知我,”白谨行说,“我赶不及过来,怕耽误你的事,他便冒险先去了。”

她“嗯”了声,轻声问:“你什么时候到的?”

白谨行答:“昨夜,三点多。”

“一直没睡?”

“你们不回来,我如何睡得下。无法在租界口等,太显眼了不好,只能安排照应的人乔装在外面等。”

白谨行知她整夜未睡,让她先回房休息,等晚饭再见。

何未回房间,莲房已在浴缸里放满水。

何未躺到热水里,被暖意包裹住,却分神地想,他的身体是否大好了?

莲房说到今晨,谢二小姐据说到了码头,没露面,见船开便来饭店,为谢骛清换了二楼最大的套房。那房间她曾住过一回,是饭店最奢华的一间,有个会议室。

“他们家,几个姐姐倒真是疼弟弟。”莲房评价。

她左手捧水,玩儿着水。

“他胳膊的伤,有说如何来的吗?”莲房轻声问。

她停下:“你知道?”

莲房低声道:“我送他们登船,说谢四小姐极不高兴,我便问了两句。昨夜他见了一位故友,红颜知己。”

这她晓得。

“两人因情起了争执,对方不满他只肯同眠共枕,决口不提婚姻,闹起来。谢公子让了几回,被刀扎伤了。”

何未仿佛见到了场景在眼前,佳人梨花带雨地扔掉刀,掩面哭倒……

“后来饭店想把人送去警察局,被他喝止,说是小情趣,不值得计较。最后谢家二小姐派来人,把女孩子接走安抚去了。”

还真是惊心动魄。但他昨夜烧得厉害,完全不是“小皮肉伤”的程度,想来是怕女孩子被追究,随便应对过去了。

“被刺伤还护着对方,看得出不是个无情的,可风流……也是真的。”莲房感叹。

“风流么,”何未轻声说,“还不是因为情太多。”

泡过热水澡,她以为躺到枕头上,能立刻睡个畅快,不想翻身数次不见困意。莲房为她拉满窗帘,退出卧室。

门一关,她便下床,趿拉着拖鞋,去了阳台。

风一吹人清醒,更不困了。

“先生在电报里骂了人——”

凭空出现一句话。

她扭头看。右侧的大阳台上,有几把藤椅,唯一一个被人占了的藤椅垫着厚羊毛毯,躺着个喝咖啡的人,可不是就是谢骛清。说话的男人立在谢骛清身边,见是何未,退回了房间。

方才莲房说他换房间,该没想到在隔壁的。

谢骛清像早看到她,只是没打招呼,此刻两人互相瞧见了,逃不掉寒暄。

“什么时候换过来的?”她问,仿佛不知前因。

“刚刚。”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