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夜阑京华> 第五章 灯下见江河(3)(“车灯光……”她轻声和他...)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章 灯下见江河(3)(“车灯光……”她轻声和他...)(1 / 2)

“车灯光……”她轻声和他交谈,装着小情人的语调,“原来能做躲避物。”

那一束束灯光真是好东西,照的敌人睁不开眼,还能隐蔽自己。

“没见过?”他笑问。

她“嗯”了声,头回见深夜对峙。

“晚上给你慢慢讲。”

谢骛清不逗留,背对栅栏,走向租界深处:“车在哪里?”

她指右侧路口,刚才的逢场作戏让她不自然了两分钟。但很快她就自我开解,只当是老同学之间的交流,新时代了,碰上格外热情的同学,如此拥抱也有可能……

他始终没回头看。她留意到,租界外的汽车灯光还在,他的部下们想必担心他,不愿离开。“我没想让你过来,”她以为来得会是接电话的男人,“你现在太特殊了,独自一个人在租界,没人能保护你。”

他倒不是很在意这个。

老头子们留他在这里,是想封他父亲的口,如果他死了,不止没了牵制的东西,还结下了生死大仇,不合算,所以必然会想办法保护他。而那些藏在暗处,想借此机会让他客死异乡的魑魅魍魉,应该来不及闻着血味追过来,毕竟此刻,想出入法租界难如登天。

“别人来,未必能解决你的困境,”他告诉她,“我来,最方便。”

“一个谢骛清就是一个团?”因为他冒险而来,她心里待他更亲近了,不觉开起玩笑。

谢骛清摇摇头,侧过头,看着她的眼睛说:“至少值一个师。”

她被引得笑了。

他言归正转:“先找住处。”

谢骛清同她并肩而行,始终保持着一人距离,用礼貌划清了距离。

茂叔等得焦急,见她带着谢骛清出现,难免惊讶。何未轻声说:“今夜没人能出去,我们需找一家饭店住。”

茂叔领会,为他们打开轿车门。

何未同他坐进车里,隔开了外头的严寒和租界口窥视的目光,她放松了,关心他的胳膊:“你这伤怎么来的,严重吗?”不是见佳人吗?何至于伤到。

“小皮肉伤,一个意外。”

他简单说,无意多谈。

“去法租界最好的饭店,”车刚启动,谢骛清就对前面茂叔说,“务必定一个情侣房。”

茂叔方向盘险些没握住,但还是很快领会了意思,顺便从后视镜仔仔细细看了一眼未来姑爷的这个有名的谢家独子老同学……

茂叔虽因为货物的特殊,不便动用太多人脉关系出租界,但找个饭店还是极方便的。

他们只开了同楼层的两间房,一间给她和谢骛清,另一间则住着两箱货物和全部跟随而来的何家人。大家一夜不睡不重要,人不能分散开,避免人或货物有事。

法国人的酒店内装潢,远比英租界的浪漫。

满室贴着金浮雕的家具,墙角有鎏金座钟,抬头是水晶吊灯,窗帘也是暗金色。窗帘下坠着长长的绳穗,如同被人洒在地毯上……更别说那张看上去就能睡四个人的柔软大床了。

窗边的墙角,有一个深紫色的丝绒沙发,单人的,沙发背上以金线绣成了一朵绽放到极致的玫瑰。谢骛清仿佛看中了这个沙发,从进门就坐定,再不去别处。

一为避嫌,二不想离太近,让她察觉身体的热度。这一次似乎烧得格外凶狠,酸痛从骨头缝里蔓延开,不过,有伤口的疼压制着,还算好。刚被去了不少腐肉,正疼得兴起。

何未要人送了水果和茶水来。

人走后,见他没挪动的意思,给他倒茶:“这家具,像上世纪的。”

“要再早些,”他陪她聊,“像路易十六的喜好。”

何未惊讶看他。

“以为我只会打仗?”谢骛清靠在沙发背上,完好的那只左臂撑在扶手上,远远望着她,说,“你还在咬糖葫芦的年纪,我已经开始上列国君主制被推翻的课程了。”

想了解他们为什么被推翻,先要摸透他们的奢靡习性。君主制的集权,举国财富都被打造成了宫廷摆设,这一点,中外相通。

她抿嘴笑着,小声揶揄:“你是不是只知道北京有糖葫芦。”

说完,又道:“这桩事办完,我带你吃遍四九城。”

谢骛清微微颔首,轻声笑回:“多谢”,言罢,补上称呼,“何二小姐。”

这话在何宅说过,此番是第二次,却因情形不同,轻松了不少。

“来。”他忽然说。

何未领会他要谈正事了,走到他面前,靠着床边沿坐下来。那处,正对着小沙发。

“许多话用电话不好问,”他低声道,“而且让他们问,你未必肯说。”

他说的没错。

“你想带出去的货物是什么?”他直接问。

他处在这样的境地,知道的事越少麻烦越少……何未犹豫着。

谢骛清仿佛看穿她的心事,轻声说:“虽有特许通行证,但要带货出去,须开箱。除非你是法国大使本人。”

谢骛清再道:“这批特殊的货想出去,需拆分,分批带走,从现在开始安排,完全来得及。但你要告诉我,那里边的是什么。”

他最后说:“当然,既然我在这里,想连箱子带走也有方法。只是为了两个木箱子闹出一个大案,是否值得?何二小姐要考虑清楚。”

木箱确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装着的东西。

“我的货,”她想了想,轻声说,“是两个人。两个箱子,装了两个人。”

“活人。”她补充。

他没露出丝毫意外的神色,似在来前就设想了全部的可能:“如此最好办,让人从箱子出来,跟着我们的车走。留两个你的人在法租界,等事情过去了,随时离开。”

没这么简单。

何未轻摇头:“他们不配合……是被迫的,被绑来的,不是自愿上船。”

他难得没估算到,反而有了几分兴趣,没说话,等她揭晓答案。

她没想过,这桩事要从自己口中讲出来。

“先给你倒杯茶,”她两手端茶壶,倒了红茶,端到他跟前,“喝口水,你看着挺累的,应该早睡了,被我叫起来的?”她隐晦地表达了,把他从鸳鸯被里吵醒的内疚。

谢骛清似乎默认了,不答,径自接了茶杯。

但右臂受伤了,如何能重温鸳梦……她走神地想了几秒,又想,总有办法的。

她不再想人家卧室的事,回到原处,挨着床边沿坐下,在灯影里,轻声说:“我哥哥走之前,把我托付给了一个人。”

谢骛清端着那杯茶,向她看过来。

“现在他是我姐夫。”她说。

何家不孝女离经叛道的名声,从登报断绝关系开始,其后接二连三,出了不少让人咋舌的事,这便是一件。传闻里,本该娶何未的召家公子阴差阳错下,娶了她姐姐。她一怒下设计,把召家的四子召应升、她曾经的同学设计绑走,送去战场,生死未卜。这事传过一阵,被何召两家合力压下了下来。在京外的人,未必知道。有人说这是一笔交易,何二为此花了不少的钱才摆平。

“召应升发表了许多的文章,骂军阀乱局,得罪了人,”她给他讲着传言下的真相,“当时有叔叔的朋友提醒我不要再和他联系,说有人做了计要杀他和他朋友,而且指定了下月必须死。我想救他,但能力有限,”二叔白手起家,除了钱,在北京没有什么大根基,“于是就……买人把他们绑了,交给宫里的太监,藏了起来。”

现在的紫禁城是一个过时的世界,无人关注,无法自由出入,最适合藏人。何未给了太监许多钱,藏了他们一段日子。她对外故意让流言四起,掩盖真相,只等着大家相信传言,再想办法把人送走。宫里筹备婚礼庆典,每日进出车辆物品多,都要开箱详查,反而不如先前守卫宽松,找不到机会将人送出来。

她不敢冒险,慎而又慎,把何家客轮最后一班的日期一拖再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