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24(久疏的问候...)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24(久疏的问候...)(1 / 2)

宿舍十一点熄灯,熄灯之后,大家都还没睡。

一个室友誓将笔记本的电量耗尽,一个室友在阳台和男友语音电话。

黄希言和丁晓都已经爬上了床。

她们两个铺位在同一侧,两张床挨着,以床帘隔开。

黄希言在床帘制造的完全的黑暗里睁着眼睛,没有睡意。

她小声地问头顶,“丁晓,你睡了吗?”

“没。”

“我可不可以过来找你说话。”

丁晓笑了声,揭开了她那边的床帘。

黄希言越过床头的护栏爬过去。

丁晓的床帘里放了一盏充电台灯,枕头边盖着一本翻开的书。她将台灯放到脚头去,腾出来一点位置。

不过八十公分的单人床,很挤,两个人只能坐着,像挤在帐篷里。

丁晓问:“想说什么?”

“我问你一个问题。假设,有个你很喜欢的人,你和他没有可能,你会选择和他彻底断绝来往吗?”

丁晓看她,思索的模样,“……送你雕塑的人?”

“嘘!”黄希言笑了,“有这么明显吗?”

“收到快递就开始魂不守舍,还是挺明显的。”丁晓做沉吟状,“你问的问题,在我的知识盲区啊,我又没谈过恋爱,你要不问她们。”朝着床帘外扬了一下下巴。

“……说不出口。”

“那我帮你说。”

黄希言赶紧:“别别,就当我没问过好了。”

“那还要听听我的建议吗?”

“你说吧。”

“如果是我,会保持普通朋友的正常联系,毕竟朋友圈点赞又不要钱。”

“他没有朋友圈……”

“老古董吗?比你大很多?”

黄希言笑了,“不是……不用管他,你继续说。”

“说完了。”

黄希言睁大眼睛,“……有更具实操性的建议吗?”

“发个微信,说你收到快递了。”

黄希言怂成一团,“我发过誓不会主动找他。主动发消息很打脸。”

“是基本礼貌。”

“……丁晓姐姐你再多说两句,你快要说服我了。”

丁晓笑了,“眼一闭就发出去了,越多想越犹豫。你现在就把手机拿过来。”

“不不不我还是再想想吧。”

丁晓耸耸肩,“恕我多嘴问一句,你们因为什么不可能?他有女朋友了?”

“没有……我家里的一些原因。”

“哦,世仇?”

黄希言笑了,“这么说吧,假如,我跟你前男友在一起了,你会跟我绝交吗?”

丁晓几乎没有思考:“虽然我是母胎solo,但是,会。”

“所以……”

“但是,如果爱情和友情注定只能二选一,我会选理论上比较长久的那一个。”

“那……亲情和爱情呢?”

丁晓看她,“恕我直言,无意冒犯,你不是和我一样,无所谓亲情不亲情吗?我找男朋友不会管家里同意不同意,因为他们不配。”

黄希言沉默。

-

黄希言还是没有发消息。

丁晓说得对,越想越犹豫,错过了刚收到快递的最佳时间点,拖延了两天,彻底没勇气发。

周三丁晓有早课,她大二有一门选修课挂科,大四重修补学分。

黄希言也被她的闹钟震醒,下意识地摸枕头边的手机,眯缝眼睛看时间,才七点钟。

想继续睡一下,但丁晓起床之后,陆陆续续的各种声响,让她睡不着了。

再度拿起手机,通知栏里有新微信消息的提醒,她解锁了点进去。

以为自己看错地愣了一下,揉一下眼睛,确定浮在消息列表最上面,仅次于被置顶的“文件传输助手”的,是席樾的名字。

她拉被子盖过头顶,低头,把手机藏在被窝里,手指在屏幕上停了一下,才点开来。

只有一句话,发自于凌晨十二点半,问她:快递收到了吗?

其实,那个快递的收件地址很不详细,填的是新闻学院。

他们学校新传院院楼和宿舍很近,快递点都在一个地方,因此才能顺畅寄达。

不知道是不是担心没有精确到宿舍楼号,以至于寄丢快递,席樾才要跟她确认?

或者,她能不能,把这个问题想得更复杂一点?

黄希言好久没有动作,犹豫该不该回的时候,先把被子里氧气耗尽。

她探出头来,呼吸新鲜空气。

心里平静不了。

好半天,才再度解锁手机,回复道:收到啦!你费心了。

黄希言上午没课,眼下彻底睡不着,干脆爬起来,想做一点论文的文献综述。

丁晓已经洗漱完,背上背包,小声说:“我上课去了,中午一起吃中饭?”

“好,等你回来。”

丁晓挥挥手,开门走了。

另外两个室友也陆续起床,一个出去跟男朋友约会,一个去泡图书馆刷题。

上午九点钟,宿舍里就剩下黄希言一个人。

她一手捏着打印出来的参考论文,一手执荧光记号笔,三心二意,看两行划一行,实际并没有看进去。

手指不断上划刷新聊天界面,一直没有新消息。

席樾是不是还在睡觉?

心浮气躁得不行,干脆将其调成静音,反扣在桌面上。

总算,勉强地看完整篇论文,把有用信息复制进文档,记载来源。

她目光一斜,看到手机,犹豫了一下拿起来。

通知栏有新消息。

心里鼓动,赶紧解锁。

此刻十点半左右,十分钟前,席樾回复:没寄丢就好。

俨然没有更多余的话,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回复,好像,不需要她回复一样的,话题结束式的语句。

叹气,把脑袋轻轻地靠在桌沿上。

头发滑落遮住小片阴影,即便如此,她从缝隙间看见手机屏幕亮了。

愣一下,赶紧再拿起手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