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04(强烈的界限...)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04(强烈的界限...)(1 / 2)

黄希言自感上来一趟真是给席樾添了不少的麻烦,这会儿,席樾又在翻箱倒箧地给她找备用牙刷。

他很肯定家里一定是有的,刚来时采购物资,多买了好几把,只是一时半会儿忘记了把它们塞到哪儿去了。

“找不到就算了。”黄希言跟在席樾身后劝说。

席樾说没事,一面打开了餐边柜的抽屉,终于,在那里面找到了,连同包装都未拆封的干净毛巾。

黄希言抱着它们,有些犹豫,“你洗过澡了吗?”

“还没。”

“那你先洗吧,然后你就忙你的去,不用管我了。”

席樾用浴室的时候,黄希言自发去阳台上待着。

这房子向南的阳台是打通的,和客厅连作一体。阳台的角落里,放着一张藤椅,椅子腿边的地板上也堆满了书。

黄希言坐在藤椅上,随意拿了一本。艺术理论之类的书,英文的,她读不大懂,随手翻到其中一章,只管欣赏里面荷兰小画派的油画。

没多久,浴室门打开了,席樾换了一身衣服,仍然是黑色的。一头湿发,还在滴水,他走到茶几这边,拿上搁在那上面的香烟和银质打火机,抬手指一指书房,“你随意,我一般不会出来。”

黄希言记得,从前姐姐没少诟病席樾这人情商低。她现在发现,他只是不世故罢了,不代表他不懂情理。譬如这句话,就是叫她放心,他会避嫌。

黄希言笑说:“谢谢,今天真的麻烦到你了。”

“还好。”席樾低头,咬一支烟在嘴里,滑下打火机盖子。蓝色火苗腾起,他凑近点燃了,而后朝她点了点头,就往书房去了。

黄希言洗漱完毕,仍然穿着白天的衣服。

走进沙发才发现,那上面放了张毛毯,不知道什么时候席樾给她拿过来的。

她关了客厅灯,去沙发上躺下,抖开毛毯盖上,给手机定个闹钟,放在沙发扶手上,翻个身,一阖眼就睡着了。

-

早上黄希言醒来,留意了一下书房里的动静,静悄悄的,不知道席樾是还在画画,还是已经休息了。

没有贸然打扰,洗脸刷牙之后,拿上背包就走了。

一关上门,她突然意识到,席樾送她的那尊雕塑,她忘了带走。

总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敲门吵醒席樾,下回再拿,总有机会。想了想,便就走了。

赶在上班之前,黄希言去了一趟报社,取了钥匙,又回到住处,洗了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再下楼去买早餐。

超市对面有个早餐铺子,赶时间的时候,黄希言就会去那儿买一个馒头和一杯豆浆,拿在路上吃。

早上生意好,要排队。她等在队伍里打着呵欠,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头一看,是何霄。

何霄手里拿着一盒牛奶,笑眯眯地递给她,“早上好啊。”

“给我的么?”

“请你喝的。”

“那我请你吃包子。”

“我已经吃过了。”

“那就下次请你吃。”

“你不要这么客气,请你的就是请你的,几块钱的事。”

“好吧。”黄希言笑着挥了一下牛奶,“谢谢了。”

何霄并没有立即回去,仍然跟她一起排在队伍里。

他个子算不得特别高,刚过一七五而已。但是黄希言个头也不高,骨架小,又瘦,基本款的白T恤被她穿在身上,也显得宽松得很。

她头发捋作了两半,垂在身前,他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她发间露出的白皙后颈,以及她低头时后颈上微微突出的脊柱骨骨节。

他不得不将视线避开。

黄希言转头,看何霄两臂抱在胸前,微微仰头看着铺子上方的招牌,笑了,心道他这是个什么姿势,“你不是吃过早餐了么?”

“我……我找你还有点事!”

“什么?”

“嗯……”何霄眼珠直转,先编瞎话,“你英语怎么样?”

“还可以吧,六级过了。”

“能不能帮我辅导一下完形填空。”

“我不一定有时间。”

“我也是说有空,有空的话,你来超市,或者我帮你送货,你顺便帮我讲讲错题就行。”

“可以呀。”

“说定了?”

黄希言点头。

对面超市里,何霄他爸在叫他了,“给老子回来送货!”

何霄冲黄希言摆手,“我忙去了,拜拜。”

“拜拜。”

-

又一周过去,黄希言仍然按部就班地实习。

报社有食堂,中饭和晚饭,黄希言一般都是吃食堂。有时候单独去,有时候跟同部门的其他编辑姐姐,有时候跟着郑老师。

黄希言平常总是笑脸对人,说话也慢条斯理有礼貌,从不跟谁红脸;吩咐下去的任务,都能不折不扣地完成,从不眼高手低。部门大部分人对她印象都挺好,凡事也都愿意照顾她。

部门除黄希言之外,最年轻的一个女员工叫赵露璐,大黄希言四岁。赵露璐去年结婚,现在刚有了四个半月的身孕。因为岁数相差小,黄希言和赵露璐走得很近,也会主动帮她分担一些任务。赵露璐特别喜欢她,周末会约她出去一起逛个街。

这个周六,黄希言去了赵露璐家做客,直到晚上十点钟才散。

她经过楼下超市的时候,想起答应过要帮何霄看完形填空的错题,这一周都在忙,一次也没有抽出过时间,就临时起意,进去看看。

何霄穿了件深红色的T恤,坐在收银台后面打手机游戏,抬头看一眼,立即锁了屏,笑说:“正好,找你有事。”

“帮你看错题么?”

何霄摇头,“昨天早上,我给你楼上那位朋友送了一箱水,今天傍晚,我去给对门的701送东西的时候,发现那水还在门口没搬进去。”

黄希言愣了下,“昨天早上到今天傍晚,那不是……”

快两天了。

“不知道他是出门去了,还是这两天都没出门,反正以前中间没耽误这么久过。我晚上前前后后去敲了三回门,没动静。”何霄望她一眼,“要不你去看看,别出什么事了。”

黄希言心脏一悬,转身就往外走。

何霄跟上来,“我跟你去吧。”

两人到了702门口,不管是敲门,还是给席樾打微信电话,都没人应。

何霄挠头,“是不是压根就不在家……”

黄希言当然无法放心,想了想,当机立断,联系张姐。

张姐照常在茶馆里,牌桌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