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都市小说>此处风雪寂静> chapter02(青荇的潭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02(青荇的潭水...)(1 / 2)

大白天,席樾的家里却拉着窗帘,屋里一股潮湿气息。

冷气不知道开得有多低,黄希言进门的瞬间竟然打了一个冷颤。

和楼下不一样,702这套房子装修得很符合黄希言的审美,木地板,皮质沙发和燃着的落地灯,角落里一盆齐人高的绿植。黑铁书架上书都放满了,多出来的直接堆在茶几和地上。

黄希言没空多看,见席樾往洗手间去了,也跟过去。

里头水龙头没关,出水口的阀门关着的,洗手盆蓄满,流到地上,汪了两三公分。

席樾关掉水龙头,手探进洗手盆按下阀门,水哗啦啦地旋流下去。

他洗个手,说:“好了。”

站在黄希言身后的何霄睁大眼睛,“这就好了?”

席樾看他一眼。

“这么一地水,啥时候能排下去。”何霄挠挠头,“至少拿拖把拖一下吧。”

席樾站着没动,表情隐约的不大耐烦。

黄希言轻轻推一推何霄,笑说:“走吧走吧,我们下去吧。”

何霄却仿佛一定要帮忙帮到底,“你家有拖把吗?”

“阳台上。”席樾抬手指一指厨房那边的生活阳台。

何霄拎了拖把过来,挽起裤脚,赤脚蹚进去,挥着拖把将水扫往角落的地漏处。

黄希言站在门口往里探身,“要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一会儿就好了。”

黄希言关心着何霄的动静,忽听席樾喊他。

席樾站在靠近沙发的地方,游离于事态之外的神色。

席樾说:“你们自便,弄完了把门带上。”

说完,转身进了靠里的房间,一并关上了房门。

何霄嘴张得能塞进个鸡蛋,“要不是他是你朋友,我要骂人了。”

“也算不上朋友……熟人吧。”

“早说呢,早说我骂他了。”

“他性格一直是这样的,有点……”

“情商低。”

“嘘!”黄希言笑了,“不是。他比较活在自己的世界。”

“那不就还是情商低——他做什么的?”

“原画师。”

“画家啊?那难怪了。”

没一会儿,汪着的水就排得差不多了,何霄将拖把洗干净,放回到生活阳台上。

走之前,黄希言打声招呼:“席樾哥,我们走了,门替你关上了。”

毫不意外,席樾没有回应她。

黄希言关上门。

楼道里一样的阴冷,但一走出席樾的屋子,她有种从飘着青荇的潭水里浮上来的顺畅感。

她怀疑他家的窗帘可能安上之后就再没打开过。

何霄这一趟耽误很久了,怕超市里需要用人,不再跟黄希言进屋,“我下去了,有事微信上找我。”

“今天真是太麻烦你了。”黄希言笑说。

何霄挠挠后脑勺,“没事,客气什么。”

-

下午,黄希言将东西归置,打扫了一遍屋子,就坐在沙发上拿电脑整理采访录音。内容多,三四个采访对象个个都带方言口音,有些句子听上三四遍才能准确确定。

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才整理完毕,通篇检查两遍,没再找出错别字,黄希言将文档发到了郑老师的邮箱,又在微信上说了一声。

郑老师回复她收到。

黄希言放下电脑,伸个懒腰,休息了几分钟,准备下楼去找点吃的。

拿上手机,背上一个小包,出门。

刚一打开门,吓得退后一步。

席樾就站在门口处,抬手准备敲门。

席樾也被她吓了一下。

黄希言笑了:“找我有事?”

“白天在画画,没招呼你。”

所以这会儿来补打招呼?黄希言微笑摇头,“没事没事。”

席樾还是穿着白天的那一身黑色衣服,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支烟,那头过了耳朵的中长发束起来了,露出他侧脸清瘦的轮廓。

他可能是黄希言认识的,唯一一个留这么长的头发,却一点不显得娘,不显得邋遢,只有一种清寥冷寂感的男人。

黄希言看他片刻,觉得他和七年前一样,依然有一张毫不世故的面容,那种与现世世界不相容的游离感都没有分毫改变。

“我准备下去吃饭,你去么?”

席樾思索了一下,才问:“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附近应该都有。”

“不知道。”

“那你中午吃的什么?”

“中午……”席樾低下头,好像在计算什么,片刻,才说,“我昨天晚上吃的泡面。”

这是今天整天都还没吃东西的意思?

黄希言惊了,没多想,伸手去拽他胳膊,“赶紧走吧。”

席樾那么高的个子,竟然被拽得踉跄了一下,黄希言怀疑再不吃东西,他都要直接晕倒了。

一边往下走,黄希言一边问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老家。”

“我以为你还在加州。姐姐说你在加州的游戏公司做原画。”

“很早就回国了。”

“现在是自由职业么?”

“嗯。”

席樾说话语速不快,声音也清清冷冷的。他让她联想到初冬的清晨,整个世界都还在沉睡时,落在针叶上的白霜。总之,和健谈、开朗这一类的词语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总是一问一答的形式,让黄希言也不知道怎么继续话题,就沉默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倒是是席樾主动开口了,“你过来是……”

“实习。”

“在哪里。”

“报社。”

席樾点点头。

又是沉默。

黄希言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

过了好久,席樾才又说:“很巧。”

黄希言笑了,“是呀。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熟人。”

总算,席樾露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个微笑,淡得捕捉不及。

到了楼下,席樾脚步停了停,掐灭手里没抽完的烟,折断后丢进了垃圾桶里。

黄希言注意到他的手,手指修长,腕骨分明,苍白的手背皮肤,血管都清晰可见。

拐一个弯,一整条街都是商铺,不乏各式餐馆。

黄希言看见一家潮汕砂锅粥店,问席樾:“喝粥么?”

她怕他饿了一天的胃遭不住重油重辣。

“都行。”

已经过了晚餐的高峰期,六张桌的店面只坐了一半。黄希言几乎没来过这一类的苍蝇馆子,进门看见灯光油黄油黄的,有些无措。

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去,挑了一张桌子坐下,扯卫生纸擦拭桌面,鞋尖将桌子底下用过的卫生纸和塑料包装都踢拢到一处去。

他们点了一锅海鲜砂锅粥。

黄希言拿服务员送过来的塑料一次性杯子,给她和席樾各倒了一杯热茶,她小口抿着,看了看席樾。

奇怪,她觉得他像是黑白漫画里的人物,可坐在这样有点脏闹的小餐馆里,却意料外的并不违和。

可能因为头顶暖黄的灯光给他苍白的脸照出一些深浅变化的色调。

“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不是还是七年前。”

席樾想了一下,“嗯。你那时候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